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移動藏經閣 漢寶

第兩千一百二十七章 推導

    東林華從東林滄的莊子里出來,臉色已經陰翳下來。

    莊子外等候的手下立刻上前行禮:“少主,三少爺怎么說?”

    “他能如何,當然是退讓,不出所料。”東林華淡然說道。

    東林華當然沒有窮極無聊,跑到東林滄的莊子里,要搶東林滄的私人莊園。

    在不久之前,他得到了一個消息,東林滄提著一個斷臂的老人回到莊子里,然后將這個斷臂老人關在地牢之中,幾日來一直在折磨那個斷臂老人。

    東林華在這個莊子里,也有他自己的人,通過這些隱蔽的線人提供的情報,東林華做出一些猜測。

    首先就是東林滄這次出門回來,原本隨行的手下失蹤了,這其中有兩個是東林華的人,而他們到現在都沒有與自己聯絡,那就說明在東林滄的這次行程中發生了意外。

    當然了,也有可能是他們的身份被發現了,然后被東林滄滅口。

    其次就是東林滄對這個斷臂老人非常的重視,而且不允許其他人進入地牢之中,他這么做的目的顯然是為了防備自己。

    這個斷臂老人又是誰?

    東林滄要防備自己什么?

    這個老人有某種東西是東林滄需要的,而這個東西對自己也有用,所以東林滄才會防著自己。

    有什么東西是自己和他都需要的?

    錢!很多的錢!這是他們共同需要的東西,不管是收買家族內的族老,還是在外面發展自己的親信黨羽,都需要用到錢。

    東林滄帶著斷臂老人回到莊子里的時候,被自己人看到了,不過那個人并不知道這個老人的身份,唯一能肯定的是,那個老人不像是富足之人。

    而東林滄又要防備其他人看到,也就是說這個斷臂老人的身份比較特殊,應該有不少人認識他。又有可能是少部分人會認識他。

    不像是富足之人,卻能夠給東林滄帶來金錢上的彌補,那就是綠林中人,這也符合東林滄的一貫作風。近來東林滄一直在拉攏綠林中人,甚至是暗中培植綠林中人,暗中劫掠生財。

    綠林中很少有年歲上去的老人,一般五六十歲的老人都很少見,并且這些老人都是綠林巨孽。就算是東林滄也未必招惹的起。

    而在數年之前,綠林巨孽匪王禍無庸遭蒙部眾背叛,生死不明。

    綠林中有傳言禍無庸是因為獨吞嵐山家財寶而遭致部眾背叛!

    東林華的腳步輕緩,雖然他幾乎沒什么線索與證據,不過通過自己的推導,有三成的把握那個獨臂老人是匪王禍無庸。

    東林華不像是東林滄那樣的鋒芒畢露,他行事更為低調,東林家內的人知道東林華很出色,可是具體卻不知道東林華如何出色,卻能夠知道東林華這些年。壓著東林家的同輩抬不起頭,就算是東林滄也總是差他一籌。

    東林華最擅長的就是推導,更準確的說是心術。

    他擅于抓住一切的細節,然后將這些細節利用起來。

    別看他只有三成的把握確定那個獨臂老人是匪王禍無庸,實際上這三成的把握,卻是通過幾乎模糊的線索推導出來的。

    東林華回頭看了眼東林滄的莊子,摸了摸下巴:“倒是個好地方。”

    東林華與親信出了莊子的范圍,正要回南臨城,遠遠的卻看到幾個人特別的扎眼。

    當然了,最扎眼的還是那頭塊頭巨大的野豬。而真正引起東林華注意的還是那個野豬旁邊的女人,冰冷的目光讓東林華不禁想起了東林滄,可是又不同于東林滄。

    在東林華的眼里,自己的那位弟弟只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笨蛋而已。太過鋒芒畢露并非好事,如果不能靜下心來,他永遠都成不了自己的對手。

    可是這個與自己的弟弟目光相似的女人,卻又給東林華完全不同的感覺,她在觀察,用那雙冰冷的目光觀察。

    東林華相信。那個女人看到了他,而她在瞬間,已經看出了自己的身份。

    這個女人不簡單!東林華立刻在心中產生這樣的念頭。

    這個女人有著東林滄的冷酷,又有著自己的敏銳直覺。

    東林華又開始觀察這個隊伍的結構,那個坐在野豬背上的男孩應該是最尊貴的,那個被自己視為威脅的女人應該屬于這個男孩的護衛或者保鏢。

    另外兩個人是姐妹,她們雖然穿著不錯,可是從她們的行動來看,應該只是平民。

    她們應該是中途加入隊伍的,隊伍來的方向是坤城,坤城最近在打仗,這對姐妹的手腳有些傷口,她們是逃難的流民。

    而后被吸收入隊伍,為的是照顧這個男孩。

    那么最該注意的就是那個男孩了,不過那個男孩一直都在看書。

    東林華微笑的走上前去:“小兄弟,你這是去南臨城嗎?”

    白晨看了眼東林華:“嗯。”

    收回目光,白晨又繼續看書。

    東林華有些詫異,這個孩子沒有同齡孩子的天真,對于自己這個陌生人沒有警惕,不過看起來是沒將自己放在眼里,可是也沒有大氏族子嗣的傲慢無禮。

    “你是東林家的人?”姬鳳瞇起眼睛看著東林華。

    “在下東林華,敢問姑娘如何稱呼?”

    “與你何干。”姬鳳冷冷哼道,她最不愿意的就是別人提起她的身份,畢竟作為姬家的子嗣,被人當作奴隸,這可是奇恥大辱,如非必要,她是絕對不會自報家門。

    東林華微微笑起:“在下失禮了。”

    東林華就是這樣,在外人的眼里,他就是一個謙謙君子。

    他不會無緣無故的與人為敵結仇,哪怕對方對他出言不遜,特別是在他沒有弄清楚對方的身份與實力之前,他是不會貿然的表現出敵意的。

    “這里距離南臨城還有多遠?”白晨問道。

    “這位小兄弟,這里距離南臨城已經不足半日的路程了,小兄弟是來游玩還是尋親?”

    白晨看向東林華:“你喜歡探究人的底細嗎?”

    “額……小兄弟誤會了,在下是覺得諸位一行人略微異于其他人,所以升起幾分好奇心,若是小兄弟覺得在下冒犯,在下只能說一聲抱歉。”

    “真會做人,這么看來我們結仇的可能性不大。”白晨收回目光:“姬無,東林家是大氏族嗎?”

    姬鳳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妹妹當初作為奴隸的時候用的假名,所以她委求白晨,在外人面前也用這個名字,避免被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不是,東林家在南臨城算是大家族,不過還算不上氏族,介于二三流之間吧。”姬鳳說道。

    “哦,地頭蛇。”

    東林華始終笑而不語,對于姬鳳和白晨略微失禮的對話,就像是與他無關一樣。

    “姬無,看來這人比你的心性強上不少。”

    “主人,我想您搞錯了,像他這種家族的子嗣其實是很尷尬的,別看他們在南臨城順風順水,可是一旦出了南臨城,卻未必人人買他們的賬,即便是在南臨城也不敢說只手遮天,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老實做人,本分行事,他們的家族是不會允許一個行事張揚,到處招惹是非的人作為繼承人的,如果等他搞清楚了我們的身份,覺得我們好欺負了,我想他會毫不猶豫的讓我們消失。”

    姬鳳這句話其實就是對東林華說的,東林華微笑著說道:“姑娘說的有理。”

    就憑姬鳳這句話,東林華就不會對付他們。

    “諸位遠道而來,是否有落腳的地方,如若諸位不嫌棄,在下倒是可以幫上些許小忙。”

    “正好,上次讓老鬼把錢全帶走了,現在是什么錢都沒有,難得有個冤大頭。”白晨說的倒是很坦然,也不拒絕東林華的邀請。

    既然打算在南臨城待上一段時間,那么與東林家勢必會有接觸,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所以初步的接觸,也能增加一下彼此的認識。

    當然了,最好就是大家相安無事,你做你的土皇帝,我過我的小日子。

    “那老鬼也不知道把事情辦的怎么樣了。”姬鳳不屑的說道:“主人,要是這點小事都沒辦好,您該好好的懲罰一下他。”

    “老鬼雖然心術不正,不過能力還是有的,不然我也不會留他在身邊。”

    “希望如此吧。”

    “主人,南臨城有好吃的嗎?我這幾日天天吃烤肉,吃的膩了。”皌女雙眼水汪汪的看著白晨。

    “問這個大哥哥,他做主。”白晨笑著說道。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東林華滿臉和藹可親的笑容,沒有因為這個小女孩的身份就對她有什么態度上的變化。

    “我叫皌女,這是我姐姐,姝女。”

    “皌女嗎,你喜歡吃什么?”

    “我也不知道,姐姐,什么好吃?”

    “閉嘴,你還想回到以前那種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嗎?主人沒說話,你在這胡說什么。”姝女看白晨似乎有意與東林華保持距離,她做奴仆的,自然不敢過分親近,不過對她來說,東林家還是不得了的大家族,所以她也不敢得罪:“這位公子,不好意思,舍妹年少無知,多有得罪。”

    “姝女姑娘嚴重了,皌女小妹妹天真浪漫,不可能會有人與她置氣的。”(未完待續。)
qq捕鱼达人3d技巧 五分彩万位五码计划投注必胜法 哈尔滨手机版真人麻将 fg美人捕鱼辅助工具 海南琼崖麻将2019最新版 捕鱼游戏赢钱的平台 好运南京麻将下载正版 意甲什么时候恢复 哈尔滨2毛钱麻将微信群 天天捕鱼2 微乐吉林长春棋牌长春麻将 大圣闹海捕鱼游戏中心 富贵棋牌源码 东方财富网首页 北京麻将规则和打法 捕鱼达人3各版本 南宁麻将技巧与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