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移動藏經閣 漢寶

第兩千三百二十章 邪惡的盟約

    “愣著做什么!給我干活去!”白晨在一聲咆哮中掃飛三人,三人驚駭的在半空中飛著,可是他們發現自己的傷勢在快速的恢復,特別是重傷的遂良,原本他已經是強弩之末,可是卻在這攻擊中,傷勢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愈合著。

    不多時,天羅就帶人來了,關山馮、軟玉、蘭若女、永年、伯倫,還有呂門候和呂門青。

    “石頭……現在是什么情況?剛才在這里的戰斗……”

    “都解決了,是神諭的人。”白晨看了眼天羅:“天羅,你哥哥跑了,你現在就是神諭的老大了,春秋易他們現在聽你的了。”

    “天羅……你不是寸頭山小神醫嗎?”關山馮愕然的看著天羅。

    天羅看了眼關山馮:“我不是……老師才是寸頭山小神醫。”

    關山馮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愕然的看向白晨。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你們立刻進去,盡快的將巫妖鏟除,關山馮,你需要等到見到巫妖后再召喚莫亞,明白嗎?”

    “為什么?”關山馮不解的問道。

    “激烈的戰斗,是會縮短召喚時間的,除非你能夠直接把他拉扯到這個世界來,不然的話,召喚是有時限的,而且戰斗越是激烈,時限就越短,如果你在進入封印后就召喚莫亞,途中就會浪費召喚時限。”

    “那途中……”

    “途中就交給他們處理,他們有能力保護你。”白晨說道。

    關山馮沒有反駁,不過被學生保護,的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那么這外面呢?”

    “神諭的人已經在我的命令下,進行清理了,他們的人數眾多。而且不乏強者,比學院里的人更具有戰斗力。”

    “石頭,是不是封印出了什么事?所以這么趕?”關山馮擔心的問道。

    “剛才天羅的哥哥打破了封印。雖然只是一個窟窿,而且我也已經修復了封印。可是我擔心的是巫妖的靈魂匣已經不在封印之內了,不過我估計著,靈魂匣應該還未離開大奧城范圍,如果你們在里面擊殺了巫妖,巫妖就會在靈魂匣附近重新復活,這樣一來,倒是方便我進行定位,如果巫妖在外面復活的話。那么我可以更輕松的找到靈魂匣。”

    “這么說來,這個窟窿反而幫了我們?”

    “如果你們能夠盡快的擊殺巫妖,的確對局勢有所幫助,可是如果你們再拖拖拉拉的,等到靈魂匣被送出大奧城,那就麻煩了。”

    在眾人都準備好了之后,白晨在封印壁壘上打開了一個入口。

    眾人魚貫的進入封印之內,白晨則是守著封印壁壘。

    畢竟剛剛被打破了一次封印,誰知道還會不會有人冒險,再過來打破封印。

    在事情沒結束之前。必須守住這個封印。

    這也是白晨沒殺春秋易等人的原因,白晨既然無法離開這里,只能讓神諭的人。代為清理黑禍。

    因為封印的存在,白晨也不知道里面的情況如何。

    不過白晨在他們的身上做了重重的防備,所以相信他們也不會遇到生命危險。

    不過他們的速度顯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快,漸漸的,太陽升起了。

    白晨原以為一個晚上的時間,就能夠結束戰斗,可惜這一切還是不在白晨的控制之內。

    大量的殉難者和殉道者包圍著幻獸學院的外圍,上萬的殉難者,以及上千的殉道者。組成了一個防御網,讓外泄的魔尸控制在最少的數字內。

    同時幻獸學院內的導師也已經組織起了清理隊伍。開始大范圍的清掃魔尸。

    可是他們清掃的速度與魔尸出現的速度完全不成正比,魔尸的密集度還在不斷的上升。

    即便有神諭的人一起清掃。整個過程看起來依然毫無進展。

    這主要是因為,大部分的殉難者和殉道者都要守在外圍,避免魔尸外流的緣故。

    少部分參與輕掃的人手,并不足以對大局夠產生影響,并且因為這里是幻獸學院,大量的學員與導師的存在,所以就算其中有強者,也無法使用大范圍的攻擊。

    白晨此刻倒是顯得有些無聊,坐在封印壁壘外圍,看著低坡下雜亂的戰斗。

    太陽已經升到了高處,就在這時候,大鷹和獨孤找到了白晨。

    “石頭,你怎么在這里閑坐著?你沒看到學院都亂作一團了嗎?”大鷹一上來,就帶著幾分興師問罪的語氣。

    白晨無奈的看著大鷹:“昨晚封印被打破了一次,現在院長他們已經進入封印內,我必須守在這里,在巫妖沒有徹底消滅之前,我不能離開這里。”

    “封印被打破了?難道出現了神一般的存在?”大鷹愕然的問道。

    白晨搖了搖頭:“雖然不是神,打破的也只是一個窟窿,不過實力倒是不差,我擔心還有圖謀不軌的人。”

    “那學院內怎么辦?現在魔尸正在學院內肆虐。”

    “學院的人加上神諭的幫手,難道還不夠嗎?”白晨詫異的問道。

    “我原本以為,只要局勢控制住,那么就可以一點點的把魔尸驅逐回到黑死地,可是隨后就有消息顯示,黑死地的出口被擴大了,比原本的出口要大上十幾倍,現在每時每刻,都有成千上萬的魔尸從黑死地涌出來。”大鷹擔心的說道。

    “這還不止,先前學員內出現了異王,我與幾個神諭的人聯手,才擊殺了那只異王,我估計,這次的黑禍會出現更多的異王……有可能會出現更強大的魔尸。”獨孤說道。

    “我也沒辦法,你們不能完全依靠我,而且這個封印的危險程度,比黑死地對這個世界的威脅更大,這個封印必須確保萬無一失。”

    “石頭,你看我來鎮守這里怎么樣?”獨孤主動說道。

    “你嗎?”白晨稍稍猶豫了一下。

    “我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及你,不過如果有人來攻擊封印的話,就算我不敵,至少也能抵擋一會。”

    白晨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那好吧,這里就暫時交給你,我前去黑死地的入口看看情況。”

    ……

    姬旋站在高樓上,看著遠處的幻獸學院,幻獸學院內黑壓壓的一片,盡是看不到盡頭的魔尸。

    姬旋看了眼災厄:“你的力量恢復的怎么樣了?”

    災厄的語氣依舊的冷酷:“恢復了一點,可是看起來并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似乎幻獸學院的傷亡很小,魔尸完全被控制在學院內部,并沒有外涌的跡象。”

    “你不是說已經動用全力發動災禍了嗎?為什么看起來效果這么一般?”姬旋不滿的說道。

    “我早就說過了,我可以發動災禍,可是我不能影響結局,幻獸學院的實力比我想象中的強大太多了,這么可怕的災禍,他們居然能夠控制的住。”

    “你真是讓我失望,太讓我失望了。”姬旋不屑的說道。

    災厄沒有辯駁,雖然心中非常的不滿,可是姬旋畢竟還是他的主人。

    而且姬旋說的也沒有錯,兩次發動的災禍,都沒達到姬旋的預想,甚至也沒達到自己的預想。

    災厄其實非常的奇怪,因為連續兩次發動災禍,按理來說,災禍的危險性以及后果,都該以幾何倍數的增加才對,可是現在看起來,也就死了一些人,根本就不是這種級別的災難應該有的影響力。

    就在這時候,外面進來一個侍女:“小姐,外面有人找您。”

    “什么人?”

    “不知道,那個人不愿意透露身份。”

    “那就不見。”姬旋頭也不回的說道。

    突然,那個侍女露出古怪的笑容,聲音也變得非常的沙啞,就像是換了一個人:“呵呵……姬小姐,你就是這么對待來客的嗎?”

    姬旋猛然轉過頭,看向那個侍女:“你是什么人?”

    “我果然沒有猜錯,災厄。”那侍女的眼中露出一道充滿邪惡的光芒,直指姬旋身邊的災厄。

    “你是誰?你怎么知道我的?”

    “在那深淵之中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你的力量,正是借助你的力量,讓我更糟的破開了封印。”

    “你……你到底是誰?”姬旋皺著秀眉,臉上露出不滿之色。

    “稍安勿躁,小姑娘,我們不是敵人。”侍女淡然說道。

    “魂王!?”災厄有些不肯定的問道。

    “桀桀……看起來你還記得我,沒錯,就是我!一萬年了,我終于出來了。”

    “奇怪,你的力量好弱……”

    “因為這不是我的本體,只是我的一個分身。”

    “你來做什么?”

    “結盟。”

    “結盟?我們是曾經的敵人,我不認為我與你有什么好結盟的。”災厄不以為然的說道:“更何況,你有資格結盟嗎?”

    “我了解你,災厄,你讓我打開封印,為的就是制造災禍,可是你也看到了結果,我的本體被禁錮在另外一個封印之中,根本就沒有得到發揮的機會,而這樣一來,你的所作所為就顯得非常的徒勞,畢竟你是依靠著災禍的影響力從而回去那些不幸的力量的,在這點上我們非常的相似,我需要的是死亡的力量,而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的利益沖突,所以我不覺得我們不能結盟……你說對嗎,小姑娘。”(未完待續。)
qq捕鱼达人3d技巧 英超赛程多少轮 太行山西麻将临汾版 香港黄大仙精选资料网站 特马是啥意思 安徽快3彩票软件 江苏7位数走势图 股票软件免费版 天津麻将开门口诀 2019平码规律原理公式 广东36选7开奖11057 掌上街机捕鱼无限钻石金币版 香港麻将规则 六平码计算公式 麻将来了 辅助 捕鱼又来了下载 qq棋牌游戏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