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移動藏經閣 漢寶

第兩千九百五十四章 暴露?

    血族的未來嗎?

    魑的確是沒想過,她是個很自私的人。

    或者是自我的人,她覺得全世界都應該圍繞著她轉動。

    她不會去管其他人,哪怕是自己的子嗣,她只關心自己,對他們采取的則是自生自滅。

    當然了,她的這份自私是理性的,她不會天真的以為,自己真的是這個世界的中心。

    “你為什么這么問?”魑看向白晨,她相信白晨的每一句話都是有深意的。

    “我的背后是武唐,你與我現在有共同的敵人,可是一旦教廷倒下了,你覺得我下一個要對付誰?”

    “你應該了解我,我是不會與你為敵的。”

    “可是武唐的皇帝不了解,她不會容忍不受約束的治外之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那你想要我怎么樣?”

    “給自己一個身份,就如狼人那樣。”

    “你要我受武唐皇帝的驅使?”

    “不,我只是要你在自己的身份上加一個國籍。”

    “這有區別嗎?”

    “如果你不加國籍,未來我們也許就是敵人,而你加上這個國籍,我們永遠不會是敵人,你不需要受到任何人的約束,你唯一要遵守的就是,不能危害武唐。”

    “不需要受到凡人的驅使?”

    “沒有人會驅使你,這點我可以保證。”

    魑凝視著白晨許久:“我以為你會提出更過分的要求,而且你也有這個資格,我也已經做好了妥協的準備。”

    “我們認識的時間不算短了,我以為你對我的行事作風有所了解了。”

    “蠻橫、霸道?”

    “原來我在你心目中就是這樣的形象。”

    “或者是陰險?”

    “我實在是想不明白,為什么梵蒂岡不能如卡塔赫納那樣,直接強攻。”

    “因為我想知道教廷的計劃,如果不能完全了解他們的計劃,即便把梵蒂岡的人都殺光了,難保他們沒有后手準備,我要的是斬草除根,特別是那個所羅門王的寶藏,要么被我獲取,要么就被我毀掉,我所做的不是一時的勝負,我要的是教廷永無翻身之日。”

    “就如我先前對你的評價,你的行事風格太霸道了。”

    “我們的目的不同,你所追求的是現在,我要的是未來。”

    回到莊園中,米修帶著幾分異樣的眼神離開。

    “你先前說這個莊園里剛剛死過人?”

    “嗯,徘徊在這里的靈魂告訴我的,教廷想要獲得這個莊園,可是這里的主人卻不愿意出讓,悲劇就此發生。”

    “真蠢,難道他們不明白,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那就不要去與一個龐大的勢力對抗嗎?”

    “他們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愿意相信,你能想象一個虔誠的信徒,突然發現上帝的使者變成魔鬼嗎?”

    “他們以為教廷會和他們將道理,可惜……”白晨搖了搖頭。

    伊瑞爾和羅莎還是如雕塑一樣,在房間的角落定著。

    雖然白晨暫時還未對她們怎么樣,可是這種無法挪動,就像是石頭一樣的狀態,讓她們充滿了恐,這種感覺比死了更加難受。

    ……

    “陛下,準備獻祭的貨物不夠了。”

    “差多少?”教皇皺起眉頭,為了這個計劃,他們已經準備了非常久的時間,他不想在這時候出現問題。

    “大概差了十萬。”

    “十萬?”教皇皺了皺眉頭,又問道:“梵蒂岡如今的平民有多少人?”

    “大概七八萬吧。”

    教皇輕輕的撫了撫胡須:“把他們都送去幽閉山里。”

    “可是還差兩三萬……”

    “我們梵蒂岡不是還有很多人么,信徒、教兵、騎士、修女、神父……這些低級的教眾,都是可以犧牲的,想必他們知道能夠為了這么偉大的事業而獻身,應該非常的榮幸吧。”

    “是,小人這就去辦。”

    “盡快,明天晚上就是儀式的時候,我不想出什么差錯。”教皇又叮囑道。

    一個命令下去,原本平靜的梵蒂岡立刻變成了人間煉獄。

    梵蒂岡的平民停過很多關于教廷的傳言,不過他們畢竟是居住在梵蒂岡,一直以來都是相安無事,所以他們從不相信那些傳言。

    他們為自己的身份感到驕傲,因為他們是距離上帝最近的人。

    這里的每一個人幾乎都是虔誠的信徒,他們曾經是那么的相信上帝,可是現在上帝的使者卻將屠刀伸向了他們。

    教廷的人開始了最后的瘋狂,美麗的梵蒂岡,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他們的尸體被送入梵蒂岡的幽閉山,這里之所以被稱之為幽閉山,是因為教廷之前放出消息,在這座山的深處,被封印著一只惡魔。

    梵蒂岡的居民雖然不知道真假,卻不敢貿然接近,不過現在他們終于有機會進入幽閉山了,卻是以尸體的身份進入其中。

    在幽閉山的深處是一個巨大的魔法陣,整個魔法陣直徑正好六千六百六十六尺,陣紋是以鮮血涂抹而成的。

    魔法陣中間是一個石門,大量的教兵在提著一桶桶的鮮血,澆注在石門上,將整個石門染紅。

    也許是分量不夠的緣故,石門始終沒有動靜。

    教皇看著這個計劃的進展,始終面無表情的注視著這一切。

    “教皇陛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明天晚上就是月圓之夜,并且明晚的月亮將會是最近幾十年來,最大的時候,如果錯過了這個機會,恐怕又要再等幾十年了。”羅生奈良認真的說道。

    “嗯,你這邊準備的怎么樣了?”

    “所羅門王的封印還是沒有動靜,看來還要更多的血。”

    “已經這么多血了,還不夠?”教皇皺眉問道。

    “這也沒辦法,畢竟這是所羅門王的封印,里面可是封印著七十二個魔神,當然需要大量的凡人獻祭,再說了……您在乎這些平民嗎?”

    “為了這個計劃,我已經殺了很多人了,雖然我不在乎,不過現在周圍已經沒有人口了,如果去遠方掠奪的話,又趕不及明天晚上的儀式。”

    就在這時候,外面突然進來一個主祭,腳步匆匆臉色凝重。

    “陛下,出事了。”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卡塔赫納消失了。”

    “什么?什么叫做卡塔赫納消失了?”

    “卡塔赫納城被夷為平地了,整個城池只剩下廢墟。”

    “這怎么可能……那里可是……”

    教皇臉色微微一變,那里可是裁判所所在,有維拉斯坐鎮。

    維拉斯不管是手腕還是實力,都是僅次于自己的存在,怎么可能會讓卡塔赫納城以為平時?

    “難道是維拉斯干的?”

    “不是,根據幸存者的回答,似乎是卡塔赫納遭受了狼人與吸血鬼的襲擊,維拉斯大人似乎也遇到了強者的襲擊,大戰之下,波及了卡塔赫納城。”

    “那么維拉斯呢?他現在在哪里?”

    “失蹤了。”

    “這不可能,狼人與吸血鬼是天敵,他們怎么可能聯手?更何況維拉斯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敗北。”

    “我們的人裝作平民,在卡塔赫納城的廢墟中尋找了很久,發現了半山腰的一處戰場,那個戰場散發著邪惡的氣息,還有幾個魔王的氣息。”

    “幾個魔王?卡塔赫納的確有一個魔王,可是哪里來的幾個魔王?”

    “小人還打聽到,當時卡塔赫納城來了一個來自東方的小男孩。”

    站在教皇身后的羅生奈良臉色微微一變,教皇的臉色也是驚變:“東方的小男孩?”

    “是的,有傳言說,所有的變故,全都來自于那個東方的小男孩。”

    教皇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張面孔。

    “是的,根據幸存者的回憶,在戰爭結束后,吸血鬼就化作蝙蝠群,朝著海上飛去了。”

    “海上?卡塔赫納的海岸線……是面向地中海的吧?與我們隔海相對。”

    “是的,據說狼人隨后也征收了卡塔赫納的船只出海了,他們很可能是朝著梵蒂岡而來的。”

    教皇的心中升起幾分不安,在聽到卡塔赫納城的隕落后,這種感覺就涌上心頭。

    雖然他和維拉斯不和,當年他們為了爭奪教皇之位,更是爭的你死我活,最終現在的教皇獲勝,維拉斯則是奪取了裁判長之位,從此雙方形同陌人。

    可是不管是卡塔赫納還是梵蒂岡,都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現在卡塔赫納的隕落,似乎是在喻示著一個不詳的未來。

    “陛下,是否要做好防備?也許狼人與吸血鬼的大軍,正在朝著梵蒂岡的方向過來。”

    “不用了,繼續你們的事情。”教皇的臉色陰沉無比:“也許……他們現在已經來了。”

    教皇抬起頭,看向天空中的方舟,半天才收回目光:“羅生奈良,我可以相信你吧?”

    “信與不信,全憑陛下一念之間,何必問我呢。”

    “東瀛陷落,你被驅逐出自己的領土,你比任何人都要恨武唐,所以我相信你。”教皇頓了頓,又道:“我需要你來負責備用計劃,一旦儀式受阻,你就離開開啟備用計劃。”

    “備用計劃?”羅生奈良疑惑的看著教皇,自己居然完全不知道,教皇居然還準備了備用計劃。

    事實上,就連目前的這個主要計劃,他都是在三天前,才被告知的。

    看來教皇的人手已經不足了,不然的話,他是絕對不會使用自己這個外人。(~^~)
qq捕鱼达人3d技巧 福彩开奖号码今天 免费下载大嘴棋牌 英超视频直播 我爱玩山西麻将下载安装 2011中超 至尊棋牌安卓版 湖北11选5遗漏 真准网 11选5体彩十一运夺金 吉林11选5开奘结果 手机网赚app 快乐是什么 刮刮乐好运十倍中奖图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 美女捕鱼视频最新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小鸡飞蛋 股票明天*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