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移動藏經閣 漢寶

第三千六百六十九章 入門

    滅合在白晨的手中不安的顫動起來,它在發出恐懼的劍吟聲。

    它在恐懼!一道裂痕在那晶瑩剔透的劍身上出現了。

    緋月和一眾年輕修士俱都瞪大眼睛,滿臉的不敢置信。

    這可是開天至寶啊!萬古以來,從來沒有任何一個開天至寶被毀。

    所有人都認定,開天至寶是不可能被損毀的,因為開天至寶是無法損毀的。

    可是現在,他們的信念動搖了。

    滅合出現一道裂痕的同時,蒼穹之上也出現了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白晨手上的力道加大了兩分,又一道裂痕出現了。

    與此同時,天空中又具現出一道裂痕。

    一陣尖銳的噪音從滅合上傳來,它在祈求白晨的寬恕。

    “前輩……不要……”緋月駭然大叫。

    這時候她哪里還不明白,眼前這人是個非常非常恐怖的修士,根本就不是她這個合道期修士能夠比擬的。

    這個修士能夠破壞開天至寶,這到底是什么境界的修士?

    天外境?天外天?還是傳說中的天元至強修士?

    還是說,這個世界上還存在著比天元至強修士更高境界的修士?

    這時候的緋月不敢想象,她只知道,這次他們得罪了一個不得了的敵人。

    白晨考慮了一下,終于還是放開了滅合,滅合猛的鉆回頤和的神海之中,頤和感受到滅合的恐懼,此刻的它哪里是一件開天至寶,哪里是那個神光萬丈,斬破一切的神劍,根本就像是一個嚇破膽的小孩子。

    白晨之所以放過這件開天至寶,也是考慮到后果,如果破滅這件以開天碎片為核心的滅合,那么就相當于親自破滅一道規則。

    所以白晨終歸還是沒有出手,緋月此刻已經不復從前的那種淡定從容。

    她感覺自己面對白晨的時候,連呼吸都變得壓抑。

    白晨抬起頭看向天空:“還不散去。”

    剎那間,天地重現光明,種種異象都在剎那間煙消云散。

    這句話可不只是對上蒼所說,也是對緋月等人。

    “晚輩……晚輩告退……”

    白晨沒再理會緋月等人,緋月帶著門下晚輩匆匆離去,或者說是逃離更為恰當。

    脫離了耀光青山的范圍后,頤和這才戰戰兢兢的出聲:“師叔……那人……”

    “什么都別說,回太遙上蒼。”

    太遙上蒼,穹天大荒最為頂級的門派,門內有開天至寶滅合,又有天外境大修士,立派三十萬年,門下十萬修士。

    耀光青山與太遙上蒼比起來,簡直就和螞蟻與大象的對比一樣。

    緋月先前跟著一眾小輩來的時候,她也沒覺得有什么大問題。

    哪怕是不敵對方,她也有把握在援軍趕來之前護住小輩。

    哪怕對方的修為再強,終歸也只是一個人。

    可是這一刻,她的心在顫抖,太遙上蒼再強大,可是真的能夠與這樣的敵人面對嗎?

    緋月心頭凄苦,因為她的道心亂了,若是這時候天劫落下來,絕對是有死無生。

    如果要重新鞏固道心,怕是沒有百年的時間,根本就無法完全穩固道心。

    可是以自己現在的境界來看,恐怕是沒有百年的時間給自己了。

    白晨在耀光青山待了十天的時間,翻遍了所有典籍,在把所有典籍放置原位后,終于動身離開。

    繼續一路向北,沿途要么是靈山大川,要么就是窮山惡嶺,少有人煙,偶爾有一兩個宗門,白晨停駐了幾日,想著怎么混入這些宗門。

    白晨倒不是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去,只不過按照這些宗門的藏書量來說,除非自己躲上三五年翻閱書籍,不然的話是無法完全翻閱的。

    讓自己天天跟做賊一樣躲三五年的時間,那自己還不如回山睡覺去。

    不過沿途還是遇到了幾個修士,也把白晨當作同輩修士。

    彼此倒是有些交流,沒什么沖突。

    從其中一個修士的口中得知,在十萬里外的大澤黃門,不日就要招收新弟子。

    白晨在打聽清楚大澤黃門的方向后,便朝著大澤黃門過去。

    大澤黃門,一個小型門派,位處于大荒澤的中心地帶,這不是魔門也不是玄門,最初的開宗祖師只是一個合道期散修,屬于那種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可是就這樣一個小門派,卻能屹立十萬年之久,其立身的原則就是誰都不得罪。

    再加上大荒澤實在沒有靈脈,靈氣稀薄,又沒什么資源,所以也沒人吃飽沒事干來打擾他們。

    大澤黃門招收弟子的對象主要都是那些普通人,當然了,如果有些散修帶藝拜師,他們也不會拒絕。

    可是但凡有點功法底子,有點見識的修士,瞎了眼才會跑這來拜師。

    大澤黃門就純粹是三無門派,沒底蘊,沒資源,沒靠山。

    一陣大風刮過來,估計都能讓門派晃三晃。

    當然了,對于那些求道無門的普通人來說,大澤黃門又是一個不錯的去處。

    白晨到達大荒澤的時候,遠遠的看到幾座不大的城池,可是與先前其他地方的城池比起來,更像是荒廢的城鎮。

    算了一下時間,與先前打聽到的消息,差不多已經到大澤黃門開始招收弟子的時間了。

    白晨刻意的放慢了飛行的速度,同時還找了一柄下品靈劍駕馭著,慢悠悠的朝著大澤黃門過去。

    到達大澤黃門外的時候,下面已經聚集了數百個人。

    白晨落下的時候,周圍那些人立刻就讓開一條路,這里九成九都是普通人,他們都是來報名的,所以面對一個修士,都會盡可能的露出敬畏,如果得罪了一個修士,不管是進入門派還是沒進入,都不是什么好事。

    白晨直通向一個報名處,負責接待報名的是個女弟子。

    在白晨走過來后,這個女弟子明顯是愣了一下:“你是來報名的?”

    “是,這位師姐,請問要怎么報名?”

    “怪事了,每次報名都是我負責,已經兩百年了,也沒有一個帶藝的修士來報名,你確定要加入我們大澤黃門?”

    “是的,有什么問題嗎?還是說師姐擔心我別有所圖?”

    “呵呵……別有所圖?如果你真的是別有所圖的話,那我勸你最好早點收了這心思,來我們大澤黃門別有所圖,純粹是浪費時間。”

    白晨一陣無語,有這么說自己的宗門的嗎?

    “我沒有什么圖謀。”

    “我相信你。”女弟子說道:“瞎了眼才來圖謀我們大澤黃門。”

    “不知道拜入門內,需要什么考驗嗎?”

    “你現在什么修為?”

    “筑基初期,因為家里祖傳了一篇練氣的功法,僥幸筑基成功,可是沒有繼續下去的功法,所以想拜入大澤黃門。”

    “這靈件是你自己煉制的?”

    “不是,是花錢買的,花真金白銀買的。”

    “看的出來,這玩意太粗糙了,不過這材料好像不錯,要不回頭我幫你重新祭煉一下,不過材料我收一半走?怎么樣?”

    “那就有勞師姐了。”白晨坦然接受了這位師姐的提議:“那考驗……”

    “沒什么考驗,反正我們門派也沒指望能收到多高資質的弟子,所以只要檢查能不能修煉,能修煉的就收進來,不能修煉的話,貢獻一些金銀,也能做外圍弟子,你能有筑基的修為,那肯定是能修煉了,我這就幫你登記一下,回頭直接成為內門弟子。”

    “謝謝師姐。”

    不得不說,小門小派的規矩少,而且交流起來也輕松很多,沒有大門派弟子的那種傲慢。

    大澤黃門的山門在枯葉山上,枯葉山顧名思義,就是萬物枯死,整座山除了零星的幾個建筑之外,山壁還有幾百個洞,看起來就像是蜂巢一樣,這些洞都是那些內門弟子的洞府。

    幫白晨登記的這個女弟子名叫周冰,四百歲,結丹初期。

    按理來說,正常水平下四百歲至少能有結丹大圓滿的修為了,而結丹初期也絕對不可能能有四百年壽元。

    只不過周冰年幼的時候服食了一顆長生果,這才有了四百年壽元。

    在辦完事后,周冰就親自帶著白晨進了山門。

    兩人都是御劍飛行,周冰指著枯葉山:“你是打算找個沒有人的洞府,還是打算自己開辟一個洞府?”

    “如果我自己開辟一個洞府,有什么限制嗎?”

    “只要不在峰頂開辟洞府,其他的位置自己選擇,沒什么限制,不過每個洞府不能距離其他洞府太近,有些師兄弟不喜歡和人住的太近。”

    “哦,那我就自己找個位置吧。”

    白晨看了幾眼,就已經確認了一個位置,兩人來到山壁前,白晨抬手直接打穿了一個三十米深度的洞窟。

    “咦,你這是什么術法?威力不弱啊?”

    周冰驚奇的看著白晨,要知道她現在結丹期,也才堪堪勉強能達到這種威力。

    可是白晨才筑基初期,差了一個大境界,居然能有這威力的術法,讓她不免有些心動。

    “哦,這是破勁氣,師姐要學嗎,我等下拿個玉簡記錄一下給你。”

    “額……這怎么好意思呢。”周冰搓著雙手,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又非常的意動。

    “沒什么不好意思,師弟我剛剛加入本門,將來還有諸多事物需要勞煩師姐照顧。”

    “好說好說。”
qq捕鱼达人3d技巧 快乐扑克三走势图 波克捕鱼官方最新版 安徽11选5第18080757期 微信捕鱼达人 分分彩漏洞获利2000万 优乐精江西麻将最新版 青海11选5最大遗漏 大圣闹海李逵劈鱼下载 十一运夺金最大遗漏 南宁友友麻将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址 西甲联赛时间 浙江十二选五快乐彩 武汉斗地主下载 幸运赛车软件下载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