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移動藏經閣 漢寶

第三千六百八十七章 黃天

    一  天空中正有幾個身影正在斗法,白晨認得出其中一些人。

    其中兩個正是大澤黃門的化神老祖,此二老交手的對象也是化神老祖,可是卻是四個。

    雙方斗的非常激烈,幾乎是拼死一戰,完全不計后果的。

    不過他們之所以如此拼命,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因為襲擊他們的人,根本就不給他們活路。

    而在化神老祖的戰場更高的地方,還有兩個身影。

    其中一個是年輕的紅衣女修士,腳踩飛劍,臉上帶著笑意,修為不過結丹中期,卻滿臉的高傲,居高臨下的看著戰場,仿佛這只是一場大戲而已。

    紅衣女修士的身邊還立著一個中年修士,這中年修士就那么懸立在高空之上,目光比紅衣女修士更為冷酷,那眼神就仿佛是高高在上的神靈,俯瞰著蒼生。

    “爹爹,這大澤黃門看似弱小,可是我們的人圍攻了這么久,卻始終沒拿下來,似乎這大澤黃門也不是那么弱吧,會不會還有什么底牌沒拿出來?”紅衣女修士說道。

    “哼,區區大澤黃門,雖說他們的底蘊的確略微超出預估,可是終歸難逃覆滅,如今整個山門都被我的神依罩罩住,只能進卻不能出,沒有合道期修為,如何破的了我的神依罩,他們若是有什么底牌,早就拿出來了,怎么可能苦苦支撐而不尋逃生出路。”

    “爹,那些結丹修士殺了太可惜了,不若留下幾個來,如今女兒正在沖擊結丹后期,若是能有幾枚金丹滋補,必能更加順利的晉升結丹后期。”

    “此番攻陷大澤黃門以正是為主,如何留的了手,不要節外生枝,你若是要金丹,回頭我親自去給你抓幾個修士來便是了。”

    中年修士的目光突然落到大澤黃門山腳下:“咦,又來了個不怕死的,這時候居然還敢上山。”

    “是個結丹初期的小子,爹爹,我去拿下他。”紅衣女修士也不待自己父親開口,便化作一道劍光,呼嘯著朝著那修士沖去。

    “真是急性子。”中年人不以為然。

    對方不過是個結丹初期的小修士,修為上尚且不如自己的女兒,更何況自己留給她諸多法寶,上品法寶就有數件,更有一把下品至寶靈劍,根本就不用擔心女兒的安危。

    紅衣女修士不過十幾息的時間,已經從高空沖到了白晨的面前。

    “小子,留下金丹,給你個全尸!”紅衣女修士的語氣就像是眾生的主宰一般高高在上。

    白晨瞇起眼睛看著眼前的紅衣女修士:“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攻擊我們大澤黃門?”

    “哈哈……我天羅府要滅你大澤黃門還需要理由嗎?”

    “天羅府?”白晨的目光漸漸的冷了下來:“凡事總該有個理由吧?”

    “你們大澤黃門的掌門不識好歹,我爹向你們要一個東西,你們掌門居然膽敢拒絕,既然他不給,我爹自然是親自來拿,不過我爹親自出馬,那就意味著你們這些大澤黃門的可憐蟲也要一并遭遇,要怪就怪你們那個自尋死路的掌門吧。”

    “是啊,不過你爹帶著你來送死,你是不是也該怪你爹?”

    “笑話?區區一個大澤黃門,加上下人也不過幾百人,我爹一根指頭就能全部捏死,難道還能反了天不成?”

    紅衣女修士冷笑不已,可是她的笑聲還沒停,卻見一個身影宛如地獄魔王一般駕臨在她的頭頂上,那身影單臂揮舞出大角度,手中的劍鋒帶著駭人寒意。

    原本在高空之上看戲的中年修士眼見此景,臉色不由得劇變。

    “不好……小子……住手!!”

    剎那間,中年修士化作青光,在剎那間落到白晨的面前,同時伸手將背后的女兒推開,另外一只手指向白晨:“給我死!”

    白晨卻不管三七二十一,手起劍落,冷光斬下。

    中年修士看到自己的手臂與身體分離,臉上還帶著愕然之色。

    “你……你不是結丹修士……”

    是的,白晨已經沒再繼續用結丹修士了,不管怎么說,大澤黃門畢竟是自己的宗門,六藝待自己不薄,眼看著自己的宗門被屠而無動于衷?這顯然不是白晨的性格。

    中年修士的反應極快,立刻吞下一顆丹藥,同時丟出一個球狀法寶,那球狀法寶升高百米,立刻就綻放出五彩炫光,而在五彩的炫光之中,似乎開始扭曲某些東西。

    “五極磁光,殺!”

    那五彩的光芒突然聚集,然后化作五道顏色各異的箭矢,朝著白晨疾射而來。

    可是白晨卻已經一劍將中年修士捅穿了,中年修士看著五極磁光落空,再看著自己腹部透體而出的劍鋒,滿臉的不敢置信。

    白晨劍鋒橫向一扯,中年修士攔腰斬斷。

    “爹啊……”紅衣女修士驚叫道。

    “你要滅我大澤黃門,我就先滅你天羅府,別急,我不會殺你們父女倆,至少現在不會殺,我會讓你們親眼看著,我是如何殺光你們天羅府的人,我會讓你們看著天羅府是如何覆滅的!”

    “你……你是天人境修士?這……這不可能……大澤黃門怎么可能有你這種強人?”

    白晨又是一劍揮出,又斷中年修士一臂,中年修士驚怒中,可是現在他已經變成人棍了,哪怕他的修為再強,面對白晨也毫無反抗之力,雖說這些傷都不是致命傷,可是卻讓他失去了繼續戰斗的能力。

    白晨閉著眼睛一點眉心,中年修士突然感覺到一陣波紋從白晨的身上蕩開,這股波紋似乎不是那么的強大,可是中年修士卻感覺到非常的不安,就像是有什么事情即將發生。

    下一刻,白晨猛的睜開眼睛,籠罩著山門的烏云突然被震散了,緊接著天空中一道土石匯聚而成的巨臂從天落下,直接拍在了神依罩上。

    轟

    一聲巨響,神依罩在瞬間震碎了,一瞬間,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抬頭望天。

    “精絕黃天?這……這怎么可能……”

    大澤黃門的一位化神老祖滿臉震驚的看著天空,看著那支由土石匯聚而成的巨臂。

    這不正是大澤黃門的神通法術嗎?

    可是……這精絕黃天什么時候有這等強悍的威力了?

    緊接著,那土石巨臂潰散,可是土石卻未消失,而是在塵煙之中匯聚成人形,直接沖向化神老祖的戰場。

    “衍世黃天?”

    那黃色身影直接沖向天羅府的化神老祖,那化神老祖連忙使出法寶攻擊,黃色的土石軀殼被法寶一擊即潰,可是沒等那化神老祖得意,那個被擊潰的土石軀殼又一次重新聚合,轉眼就到了那化神老祖的面前,緊接著整個軀殼就覆蓋到化神老祖的身上。

    然后眾人就見到那個由衍世黃天形成的軀殼開始滲血,這血自然不是那個軀殼本身的,而是被他覆蓋的化神老祖的血。

    眾人聽到化神老祖的慘叫聲,那叫聲慘絕人寰,宛如千刀萬剮一般凄慘絕倫。

    兩位大澤黃門的化神老祖又驚又喜,驚的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位修士的手段,而喜的是敵方重創,而且八成是活不成了,而且從對方的手段來看,這暗中出手之人絕對是大澤黃門之人,至少也與大澤黃門有莫大關系,畢竟對方連續兩次使出的都是大澤黃門的法術神通。

    只是,對方所使的法術似乎比本門的更加強大,也更完善,如此詭異莫測的攻擊手段,倒是給了他們不小的啟迪。

    不過他們兩個自問是做不到這神秘修士這等威力,畢竟對方的修為絕對在自己二人之上。

    “走!”

    就在這時候,兩位化神老祖的腦海中突然響起一個陌生的聲音,同時兩人心頭升起幾分警兆。

    看向那個衍世黃天所聚合而成的軀殼,心頭猛的一跳。

    破敗黃天!?

    沒錯,這破敗黃天是屬于自爆的攻擊,大澤黃門的修士只有在絕境的時候才會使用這招。

    可是那個神秘修士是打算借用被困在土石軀殼中的敵人來施展破敗黃天!

    兩人來不及多想,直接調頭就跑,轉眼就遁出十里之外,緊接著身后就傳來一股恐怖絕倫的沖擊,兩人的身形差點就沒穩住,而那三個天羅府的化神老祖在瞬間就被沖擊吞噬。

    兩人對視一眼,眼中充滿了震撼,這破敗黃天居然能夠這么用?

    如果對方有敵意的話,自己二人焉能是他的對手?

    這也太恐怖了,自己二人研究了大澤黃門的法術神通上千年的時間,也無法做到此等地步,難道是自己的長輩隱遁在門內,而自己二人不知道?

    可是……這怎么可能?兩人雖說震驚這個神秘的幫手,可是他們大致上可以確定,對方絕對不是自己的長輩,畢竟自己的那些長輩中現有突破化神的,而即便是到了合道期,就真能將本門法術神通演繹到此等地步嗎?

    而那吸收了四個化神老祖的沖擊,卻沒有進一步擴張,而是在天空中形成一片黃云。

    兩位先前被圍攻的化神老祖,感覺到自己體內消耗的真元正在急速的恢復中。

    “甘霖黃天?”
qq捕鱼达人3d技巧 股票论坛导航 湖南麻将打红中怎么打呼的快 鼎砥股票投资论坛 六台宝典免费资料彩图 四川麻将如何算牌 快乐8开奖结果 英超巴克莱杯 足球教学 长沙麻将打牌技巧 开心街机捕鱼 安徽波克麻将怎么下载 电玩城天天捕鱼手机版 5毛微信长春麻将群 中国篮球比赛 850棋牌大闹天宫游戏下载 九鼎新材股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