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移動藏經閣 漢寶

第三百八十三章 玩弄鼓掌之間

    這些高手各自都登上一艘小筏船,散落在戰艦群中。

    顯然,他們對此已經是輕車熟路,每個人的臉上都浮現出自信與淡定。

    水中的異種怪物比起6地上要多的多,所以他們幾乎每個人都屠殺過異種。

    馬方是個水賊,也是個高手,他做水賊不只是為了財富,更是為了殺人,因為只有當賊寇,才能夠名正言順的殺人。

    他喜歡殺人過程,那種快感讓他身心愉悅。

    一個陰影從他腳下的小筏船沒過,馬方眼中閃過一絲精光,腳下一踩,筏船瞬間支離破碎,化作無數的木刺倒射入水中。

    可以看到,那些木刺精準的刺中那只水中巨獸,馬方也在同時落入水中,嘴上刮起一絲笑容。

    “把我拉上去。”馬方朝著旁邊的戰艦打了個信號,顯示自己已經擊殺了那只水中巨獸。

    他有這個自信,那些木刺的殺傷力,即便是鋼板也會被刺透,何況是血肉之軀。

    馬方并不清楚,此刻他正被無數的江湖中人看在眼里。

    七秀廣場上,所有人都看到了馬方的表現。

    而且霧氣還給了馬方一個大特寫,只是這種鏡頭像極了恐怖片的那種氛圍,人在水中踩踏著,水上與水下的鏡頭在相互切換著。

    所有人的嗓子都卡在喉嚨里,顯然,這些人從來沒有感受過這種恐怖片的刺激,每個人都能從這種氛圍中感覺到那只巨獸沒有死,并且危險正在接近。

    突然。馬方感覺腳下被什么東西刺了一下。緊接著水面上浮上來一片血跡。伴隨著而來的是他腳神經蔓延上來的劇痛。

    在馬方還沒反應過來之時,身體一沉,整個人都被拉入水中。

    這一瞬間的沉浮,瞬間讓所有人感覺到頭皮麻,馬方嗆了口水,臉上終于浮現出驚恐。

    “快……快將我拉上去……我我受傷了……”

    只是,還沒等戰艦上的人丟出階梯,馬方再次被拉入水中。只是這次他再也沒浮起來。

    馬方的鏡頭一直延伸到水的深處,所有人都看到了馬方驚慌失措的在水中掙扎,嘴里不斷的冒泡。

    可是黑暗正在逐漸的吞噬他,最后徹底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七秀上上下下,都是一片寂靜,死亡未必是真正的恐懼,真正的恐懼在于神秘與未知。

    聶素兒等人也是如此心情,她在剛才那一瞬,幾乎都想要去提醒精通上的那個人。

    恐怕在場所有人都是這種想法,白晨所呈現給眾人的。是一場視覺的盛宴,同時也是一場噩夢一般的殺戮盛筵。

    剛才那場‘戲’可以說是白晨特別為所有人奉送的。為了將水下的畫面也弄上海市蜃樓中,他可是耗費了不少功夫。

    每個人都覺得頭皮麻,那場面真的是又刺激,又激動。

    所有人都在事后大呼過癮,接下來便開始了真正的殺戮盛筵。

    那些高手對于一只鋼鐵巨獸毫無辦法,他們正一個接著一個的被鋼鐵巨獸吞噬。

    他們那無堅不摧的武功,在水中面對這只巨獸毫無辦法,他們甚至連鋼鐵巨獸的皮膚都破不了。

    可是鋼鐵巨獸總是能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將那些高手殺死。

    項少煌的臉色驚恐到了極點,因為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只巨獸正在戲弄他們。

    他的頭皮麻,因為他就像是一個旁觀者一樣,看著那些高手一個個的沉尸湖底,而他對此毫無辦法。

    任他手握千軍萬馬,此刻卻是如此的無力。

    當那些高手被屠戮殆盡后,真正的死亡降臨了。

    那些戰艦開始以各種各樣的方式沉入水中,有些船是被巨獸的背鰭一劃,直接將船底鑿穿,有些船則是直接被巨獸撞爛。

    那只水中巨獸,已經開始肆無忌憚的在水面上橫行霸道。

    沒有人能夠阻止的了它,這支幾乎無堅不摧的水上艦隊,如今卻成了待宰羔羊。

    曾幾何時,他們還意氣風的覺得,他們才是屠刀,七秀才是羔羊。

    可是如今的他們卻像是被困在孤島上的人,面對一只噬人的怪物,而無路可退。

    逃?逃去哪里?

    只要在水的領域中,那只巨獸就是無敵的。

    它可以任意的選擇自己的獵物,人?又或者是船,在它的眼里,沒有任何區別。

    龐大無比的艦隊,被一只巨獸橫沖直撞,攪得支離破碎。

    不是沒有戰艦想要逃,可是只要一接近艦群的邊緣地帶,立刻就會成為水中巨獸的攻擊目標。

    突然,廖副將在慌亂中現,有一艘戰艦居然沖出了濃霧,而那艘戰艦的方向是勇往直前,那只巨獸似乎沒打算攻擊,向前移動的戰艦。

    在廖副將的提醒下,項少煌似乎是看到了希望:“快……快下令,讓所有的戰艦向前,向著七秀前進……”

    在短短幾刻鐘的時間里,他已經損失了近半的戰將和手下。

    所以他已經輸不起了,如果說向著七秀前進還有希望的話,那么他們已經是別無選擇了。

    更何況那里本來就是他們的目的地,項少煌沒功夫去思考,為什么這只巨獸不攻擊那些向前移動的戰艦。

    在他的命令下,所有的戰艦都奮勇上前。

    在又損失了十余艘戰艦后,所有的戰船都沖出了濃霧。

    前方的6地讓他們看到了希望,而且他們已經可以看到,大量的人群聚集在磷光湖的岸邊。

    項少煌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殘忍的笑容,剛才他所受到的屈辱,他所感到的恐懼,他要以十倍,百倍的方式回饋給他們。

    而岸邊的人在現戰艦的出現后,立刻慌亂了起來。

    “將軍……將軍……你看……”

    廖副將突然指著后方的天空,只見后面的霧氣之中,似乎有什么東西在浮現。

    而呈現在上面的東西,不是其他的什么,正是他的艦隊,還有一艘沒來得及逃出霧氣的戰艦,被巨獸吞噬的畫面。

    “那是什么?”項少煌的臉上浮現出一絲不解,他只覺得今天所生的,所遇到的事情,都讓他非常的不解。

    就在這時候,天空中突然出現一個人影,一個陌生的年輕小子,幾乎沒有任何出眾的外貌,此刻卻讓所有人剛剛平靜下來的心情,再次提上嗓眼。

    “諸位尊貴的客人,歡迎你們來到七秀,作為地主之誼,我們七秀為諸位準備的見面禮,不知道諸位可還滿意?”

    見面禮?他說的見面禮是什么?

    難道他指的是那只巨獸?

    那只巨獸是七秀指使的?不可能,如果那只水下巨獸是七秀指使的,為什么那只巨獸不阻攔前進的戰艦,反而攻擊逃走的戰艦?

    除非……除非它是故意這么做的,它是故意將艦群趕向一個死亡地帶。

    作為在水上亡命的人,他們知道在水中有一種現象。

    很多大型的魚群會有合作,將魚群驅趕著進入包圍圈中,然后再分批蠶食。

    “想必已經有人猜到了吧,其實剛才通往七秀的逃生之路,只是將你們的死亡延后了一點點的時間而已,畢竟,如果一次性的把你們清理干凈了,實在是有違我的初衷,畢竟除了那只怪物之外,我還另外準備了很多很多的東西,比如說……魚群。”

    突然畫面一轉,水面上突然浮現出許許多多的銀光,只見在水面上,開始瘋狂的涌現出一片魚群。

    “魚群?這些魚群能做什么?”項少煌想要笑。

    可是半死著后方的一聲慘叫,他就再也笑不出來了,只見魚群在瘋狂的啃咬后面的那艘戰船,木質的船體在魚群的啃咬下,瞬間支離破碎,這個效率比起那只巨獸分毫不差。

    可是更加的恐怖,不論是人還是物落入水中,第一時間會會被魚群啃咬的粉身碎骨。

    一時間,原本波光粼粼的湖水,立刻被染成了鮮血。

    那場面血腥的讓人無法直視,已經有七秀弟子忍不住這種血腥的纏綿,趴在地上干嘔起來。

    她們看到那些落水者就像是被丟進了絞肉機一樣,從腳下開始,將整個人拉入水中,然后蠶食的一干二凈。

    “又比如說……自殺蜂。”

    “將軍,你快看……”項少煌此刻最怕的就是廖副將提醒他的聲音。

    可是他不能不看,只見一群密密麻麻的蜂群,出嗡嗡嗡的聲響撲向另外一艘戰船。

    然后整個戰船便閃爍起大大小小的焰火,下一刻就已經被大大小小的火焰徹底的吞噬。

    有些自殺蜂撞在人的身上,那個人也是瞬間被點燃,即便是跳入水中也是無濟于事。

    有些著火的人在第一時間跳出船身,想要落入水中滅火,可是落在水中的已經是一片灰燼。

    “實在抱歉,因為這些自殺蜂的工藝太繁瑣了,所以我就制造了這么一小群,如果下次你們要來的話,麻煩你們延遲一點時日,讓我也好做更多的準備。”

    項少煌有一種要哭的沖動,不帶這么欺負人的。

    七秀廣場上的人,則是笑作一片。

    打殺都讓白晨干了,如今他居然還如此調侃人家,能不能有一點職業道德了?(未完待續……)
qq捕鱼达人3d技巧 516棋牌游戏平台下载 手机斗牛的棋牌游戏 幸运28 888棋牌财神捕鱼 上海麻将app哪个好 重庆幸运农场彩票店 彩坛至尊主二肖博二码 至尊娱乐棋牌app 浙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顶牛ˉ信任杨方配资 qq分分彩资料群 好运彩字谜 上升趋势的股票 陈教授平特一肖大公开 能赚钱的手机网游 微乐捉鸡麻将最新版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