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移動藏經閣 漢寶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原點

    就在所羅自以為計劃的非常完美的時候,白晨卻輕易的接住了所羅投擲過來的種子。

    白晨攤開手,看著手中邪惡之花的種子,不禁失聲笑出來。

    “你是我見過的,最弱智的天使,沒有之一。”白晨兩指間捏著一枚邪惡之花的種子:“難道你真的以為,邪惡之花的種子,就能夠對付我嗎?”

    所羅在白晨伸手接住邪惡之花種子的時候,已經明白了,這個人類小孩并不似表面看起來那么弱小。

    “你在種子里留下的靈魂印記,水平真是差到家了,一點防備的魔法都沒留,只要懂得一點煉金魔法和靈魂魔法的人,都能夠輕易的抹掉這上面的靈魂印記,到時候你拿什么控制?”

    突然,白晨手頭一抖,種子已經倒飛回去。

    所羅整個身軀猛然向后一倒,倒飛出十幾米外,種子已經被白晨種在所羅的身體中。

    所羅艱難的站起來,心情已經跌入谷底,胸口的傷勢已經復原。

    不過白晨這小顯的一手,卻讓他更加的忌憚。

    白晨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你應該從來沒嘗過被邪惡之花寄宿在身體的感覺吧?”

    所羅瞇起眼睛看著白晨:“只有我的力量,可以快速的催生植物的種子,你即便將種子射入我的體內,我也有足夠的時間……”

    所羅的話沒說完,突然聲音一頓,他突然感覺到體內傳來一股不適的感覺。

    “怎么……怎么回事?”

    “或許我應該提醒你,這世上并不是只有你的力量可以催生植物種子。”

    突然。所羅感覺一種鉆心痛楚,從身體的深處傳來,然后胸口開始鉆出一株邪惡之花。

    這株邪惡之花吸收了所羅的力量,成長的尤為的妖艷動人。

    它們本就是植物界貪婪的寄生蟲,它們會因為宿主的力量而產生不同的變化。

    比如說所羅身上寄宿的這株邪惡之花。它的根脈在所羅的皮膚下不斷的揉動著,貪婪的吞噬著所羅的力量,花朵飽滿的猶如血肉之軀般,散發著誘人的異香。

    “人類,沒用的……你是殺不死天使的……哈哈……”所羅在地上痛苦掙扎的同時,也在瘋狂的叫囂著。

    “怎么就是教不會呢。我都殺了那么多鳥人了,怎么依然還有鳥人天真的以為,自己真的可以不死。”

    白晨漫步來到所羅的面前:“你很快就會發現,自己的虛靈無法離開自己的*,這株邪惡之花。不止是會吞噬你的力量,還有你的虛靈也會吞噬,當然了,就目前來說,我并不準備殺你,畢竟你也沒殺尼爾和安娜,不是嗎……再說了,你既然用邪惡之花毀掉了羅斯城的數十萬人類。那自己也成為邪惡之花的養分,你應該也可以理解吧……哈哈……”

    白晨大笑起來:“裂蹄,帶上他!對了。不要弄壞了這朵花,這么漂亮的話,我還真沒見過。”

    “人類……你在犯下不可饒恕的罪行,你的罪行必將受到制裁!”所羅用盡最后的力量發出怒吼。

    “相較而言,你應該先考慮一下天使一族,因為你……讓我想到了一個絕對完美的計劃。而你!很可能會成為,天使一族毀滅的罪魁禍首哦!”

    所羅只覺得渾身冰冷。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力量在流失的緣故,所羅的身體在微微的顫抖著。

    “我會讓這株邪惡之花。在你們的世界里成長,綻放!然后讓她將種子播撒在你們那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我會讓這些邪惡之花只記住鳥人的味道,讓它們以鳥人為食,到時候不管你們是躲藏在陰暗的地下,還是在寒冷的極地,你們都逃脫不了,你們將無處容身,你們將無處藏身!”

    “罪行?很快你就會發現,我現在所做的簡直不值一提……而我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將你們鳥人全部的毀滅!”

    “哈哈……你的愿望注定無法實現,你到不了我們的世界!那是只有神的寵兒才能夠到達的世界!”

    “既然你們能到這里,那就說明我也能過去,只要我能確定對面的坐標,你將親眼見證你們的族人是如何滅亡的,你的意識永遠不會消失,而是隨著這株邪惡之花播撒出的種子,不斷的散播在你們的世界中。”

    “鳥人……你們犯了一個錯誤!你們不該來……更不應該招惹主人,你們會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墨菲忒看著所羅,冷冷的說道。

    阿芙蕾和墨菲忒也已經清除的差不多了,不過整個羅斯城也已經毀的差不多。

    這座曾經繁華的都市,如今已然成了一座廢墟。

    所活下來的恐怕也只有魔法學院里的不足千人,其中一部分是魔法學院原本的導師和學員,還有一些則是收容的難民。

    只要這場戰爭依然在這個世界展開,那么這個世界的各個種族,都不會有勝利。

    因為這個世界的各族只能被動的防守,防守著天使的屠殺。

    羅斯王國只是一個縮影,這種場面一定在這個世界的各個角落上演著。

    對天使來說,人類或者這個世界的其他種族,都是羔羊。

    白晨救得了一處,卻救不了全部。

    當然了,對于白晨來說,天使亦是如此。

    這個世界的種族,要想獲勝,那就不是如何的打敗天使,而是如何反攻。

    白晨將所羅丟進異域空間,異域空間是一個絕佳的培養邪惡之花的地方,那里的時間流速是正常世界的幾百倍,并且那里也沒有外人會進去。

    白晨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培育出大量的邪惡之花。

    當然了,想要完成這個目標,白晨還需要更多的天使。

    “石頭。你出來了!”安娜和尼爾連忙跑上前去。

    安東尼達斯也迎上來,看了看白晨身后跟著的裂蹄、阿芙蕾和墨菲忒。

    裂蹄是牛頭人一族,所以非常好辨認,墨菲忒是深淵夜魔一族,也不難辨別。不過阿芙蕾就認不出來了,只能大致判斷出阿芙蕾并不是地上種族。

    不過安東尼達斯已經見識過了裂蹄的實力,所以能夠與裂蹄并肩同行的,絕對不是普通人。

    “那個六翼天使呢?”

    白晨手中拿著一根綠色的羽毛,微笑的說道:“我把他當花肥了。”

    “剛才我看到一條超級大蛇,那條超級大蛇是什么魔獸?”安東尼達斯問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白晨讓開身位。

    阿芙蕾走上前。向著安東尼達斯行了個禮:“大師。”

    她能夠以平常的態度對待安東尼達斯,也是看在白晨的面子上,畢竟白晨還管安東尼達斯叫老師,所有自己叫一聲大師也是應該的。

    “她?”安東尼達斯實在是不能接受,眼前這個嬌滴滴的女人。會是那個聲勢駭人的恐怖巨蛇。

    不過,他也知道有些恐怖的存在,是擁有變化成人類形態的。

    不過阿芙蕾的實際情況卻是與他所以為的完全相反,事實上阿芙蕾現在的形態才是本來形態。

    而巨蛇的形態則是戰斗形態,而之前千米巨蛇并非阿芙蕾最強的形態。

    安東尼達斯也沒有過分的追問,只是深深的看了眼白晨:“小子,我現在是越來越看不懂你了,如果哪天你告訴我。你也不是人類,我一點都不會感到意外。”

    “這您放心,我可是貨真價實的人類。”

    “安娜姐姐、尼爾哥哥。尼婭呢?”

    “對了!尼婭!”安娜和尼爾立刻驚醒過來:“石頭,你有辦法救尼婭吧?”

    “只要沒死,應該都沒問題。”

    “那天尼婭和薩克來幫助我們戰斗,可是眼見我們遇到危險,薩克為我擋下了致命一擊……尼婭也身受重傷,我使用了逆向召喚。將他們傳送到了我們從前的那個山洞。”

    “你會逆向召喚?”白晨驚奇的問道,不過白晨很快就釋然。如今安娜怎么說也是十一級法王。

    如若放在以前,那也是響當當的人物。逆向召喚雖然高級,卻也不是什么隱秘的魔法。

    白晨好奇的是,安娜是哪里學到的,一般來說,只有亡靈法師或者黑暗法師,才會去接觸這種召喚獻祭類別的魔法。

    “我……我前段時間上到了魔法學院的第四層,發現里面有些我以前從未接觸過的魔法類別,后來老師才告訴我,那是黑暗魔法。”安娜生怕白晨會責怪她。

    不過,白晨卻平淡如水的哦了一聲,沒有任何過激的反應。

    “石頭,你不怪我學習黑暗魔法嗎?”

    “為什么要怪你,我還學會亡靈魔法呢。”白晨不以為然的說道:“不過,既然你學習了黑暗魔法,那就算是黑暗法師了,你接觸過獻祭與召喚魔法嗎?”

    “我曾經進入過意識空間,也聯系過一些混亂世界的強大存在,可是召喚他們的條件太苛刻了,幾乎不可能召喚的出來。”

    海德已經在一旁翻起白眼了,苛刻?

    如果這丫頭知道,她眼前的這個小子,把混亂世界所有的混亂君主全部召喚出來了,不知道會是什么表情。

    “我也從混亂世界召喚了一些東西上來,等你當上了全世界的魔法軍團總團長后,我就把那些東西,也給你來指揮。”

    “這怎么可能,我可當不了什么魔法軍團的團長,我根本不會指揮。”

    “沒事,你就當練手。”白晨笑呵呵的說道,同時轉頭對海德道:“載我們去一趟羅斯王國北邊的魔獸山脈。”

    不管是白晨還是安娜和尼爾,魔獸山脈都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

    他們是從魔獸山脈出來的,也是白晨來到這個世界后,第一個落腳點。

    “主人,那我們呢?”阿芙蕾問道。

    “你們三個就留下,老師,你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他們三個解決的,就讓他們出手。”(未完待續)
qq捕鱼达人3d技巧 冮苏11选5冷号 多人棋牌游戏? 足球投注网 江西多乐彩任三遗漏 写网络小说赚钱吗 15选5中奖新闻 上海今时时乐开奖结果 网上什么软件可以赚 江西多乐彩是什么意思 30选5今天开奖号了0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首页 能赚钱的手机网游 湖北体选30选 2018年平码公式算法 河南省22选5预测号 腾讯欢乐捕鱼大战外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