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網游之劍刃舞者 不是聞人

第三千三百三十章,太陽上的神殿

    相同的總分,讓楊琪和小繡兒史無前例的得到了一個并列的第一名!雖然楊琪倒是很想將這個第一名送給小繡兒了,不過她要是順位排到了第二名,那么銅虎就給刷出去了,好歹第三名也能得到一筆不小的獎勵啊,人家銅虎都已經那么衰了,楊琪實在不忍心在這種時候落井下石的。

    很快,頒獎典禮便在觀眾們的歡呼聲中開始了。仙門大比又不是凡間的比賽,自然也就沒有獎牌之類的噱頭,對于修者來說,最大的鼓勵,自然是珍貴而豐富的修煉資源了,所以說,與其搞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還不如多給優勝者更多的資源來得實在!

    仙門財大氣粗,天刀谷根本就不缺兩個第一名那一份獎勵,所以楊琪和小繡兒各自都得到了一份豐厚的獎勵!東西就裝在一只儲物戒指里面,全程下來除了一只小巧的戒指之外,看不到什么珠光寶氣的東西,一下便讓整個頒獎儀式的檔次高了不少,仙家派頭么,拿上一堆東西出來多俗氣啊!

    楊琪看了看戒指中所儲存的材料之后,立刻便笑得合不攏嘴,其實戒指里面的好東西雖然不少,但是和他們這陣子的收獲相比起來,還是有些不夠看,更別說和伊斯特拉的寶庫相比了!但楊琪就是喜歡啊!不管是什么東西,只要多、值錢!她都喜歡!那財迷的模樣,看得給她頒獎的掌門頓時便忍俊不禁了起來。

    得到了第三名的銅虎還是非常滿意,天刀谷給他的獎勵非常豐厚,用來應付他一年的消耗已經綽綽有余了,而一年之后又有大比,他很有自信,下一次大比,一定能取得更好的成績!

    倒是第二名的尹陽仁,拿到了獎勵之后那是一點兒反應都沒有,甚至連東西都不帶看的,向頒獎的寶華道人道謝了一聲之后,便直接將獎品給收了起來,仿佛那只是什么無關緊要的事物一般,看得不少觀眾都有些憤憤不平的,你不要的話那就給我啊!仙門大比第二名的獎勵呢,這都足夠一個沒名堂的修者建立一個修者家族了!

    林錚盯著尹陽仁的眼神卻是充滿了詫異之色,是不是裝出來的,林錚姑且對自己的眼力還是有點兒信心的,那尹陽仁,是真的不在乎什么獎勵,甚至對于第一名,也始終表現出一種無所謂的態度。

    “這就怪了!”小默眉頭微皺地說道,“特意跑過來參加仙門大比,卻有對大比的名次和獎勵毫不在乎的,這么做的意義究竟是什么呢?”

    迎上小默和琉璃詢問的眼神,林錚便有些哭笑不得地說道:“我要是知道為什么,也就用不著老是盯著他了!”

    “他又朝咱們這邊看過來了!”希露咋呼地叫了起來,“我敢打賭,他絕對在針對咱們!”

    看著希露那一副認真的模樣,林錚便忍不住笑了出來,抱懷里寵溺了一番后,便抬頭望了過去,而在他目光所至之處,尹陽仁還在風輕云淡地盯著他們這邊,這時,天器宗掌門宣布煉器大比圓滿結束的聲音響起,在會場雷鳴般的喝彩聲中,尹陽仁露出了一抹傾倒眾生的微笑,繼而轉身迎向了諸位評審,在禮儀方面,他從未有所缺失。

    “太漂亮了!”小萌幾個傻丫頭滿臉憧憬地盯著尹陽仁那邊叫道。

    聽到她們的聲音,回過神來的林錚便啞然一笑,“狄李思長得可一點兒也不比他差啊!怎么沒見你們對著那笨魚感慨過來著?”

    “不一樣!”夜蘭一本正經地說道,“狄李思那個叫可愛!”

    恩!恩!其他丫頭立刻便連連點頭,看得小默幾個忍不住一笑,其實說白了,就是大家和狄李思實在是太熟了,加上那笨魚總是傻乎乎的,和這些傻丫頭約等于同類項,這種情況下,當然也就不會對狄李思那禍國殃民的臉蛋有什么感慨了。

    煉器大比只是第一個,后續的各個項目的比賽,也隨之提速了起來,讓觀眾們都不由感受到了一股緊張的氛圍。而就在這種緊張的氛圍中,不知道從哪里忽然傳來了消息,有一個可怕的勢力,正在不斷地蠶食著仙門地區的宗門,這勢力下手極為狠辣,動輒毀山滅宗,不留任何一個活口,是以多年以來,竟然一直未曾暴露出他們的痕跡!

    消息一經傳播,本就感到有些緊張的天刀谷觀眾游客們,一下便敏感了不少,不少人更是開始向他人講述起曾經發現過的詭異事件,真的假的無人能夠考證,但他們所說的那些詭異事件,無不指向了如今正在風傳的那個狠辣的勢力!

    聽到這些消息,還停留于天刀谷沒有離開的銅虎,頓時便怒發沖冠了起來,雖然目前還只是未經確定傳言,但是修者的靈覺告訴他,這絕對是真的,而滅了他師門的兇手,必然就是這伙人!怒火中燒的銅虎立刻便跑去向仙門高層求證,他

    迫切地想要知道,覆滅了他師門的兇獸,究竟是什么人!

    沒有人知道銅虎究竟從仙門高層口中了解到了什么,銅虎不說,眾人便只能靠自己去猜測。但銅虎自從向仙門求證之后,便立刻開始閉關修煉,雖然他什么都沒有說,但是從他的行動中,旁人便已經能夠揣測出來,那忽然流傳起來的消息,恐怕是真的了!而現在,銅虎便是為了給師門復仇而修煉,仙門也為了盡快鏟除這顆毒瘤,而在加速著大比的進程,此賊不除,必將遺禍無窮!

    小三月已經完全成了個淘氣包,還一本正經地說是在收集老林娃子的情報,著實令人啼笑皆非!不過有這個小家伙在,在這個時候的確是便利了不少,雖然是個淘氣包,但她到底也是三月,能夠主動地和大三月交換記憶,從而讓林錚及時地把握好無憂宮及相柳那家伙的動態。

    可惜的是,三月們帶回來的,就沒啥好消息,正如流言中所傳播的,相柳已經滅了好些宗門,并利用他的亡靈權能,將所有死者全部化為自己麾下的亡靈部隊,組成了比明面上的無憂宮三十六殿還要可怕數倍的三十六殿!而由于林錚破壞了他的倒轉陰陽,如今那家伙已經開始出現了擴張勢力的跡象,顯然,這些都算不得什么好消息!當這樣的消息擺到漱玉和南凜她們面前,仙門還能保持淡定從容,那就怪了!

    如今,仙門正在緊張地調遣各自門下的力量,做好征討無憂宮的準備,而林錚他們也沒閑著,在這段時間內,除了參加大比的賽事之外,他們也在不斷地激活斷劫刀的能量循環節點,而就在今天,第九個能量節點,終于也被激活了!

    伴隨凈化著刀影的晶碑沉入地下,磅礴的生機瞬間便在林錚他們身邊爆發開來!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生機爆發的場合了,但是林錚還是感到相當的驚詫!因為這一次所爆發出來的生機,明顯要比之前的磅礴太多了!

    未等地下的林錚回過神,出乎意料的情況發生了!猛然間,大地的生機迎來了第二輪的噴發,不僅迅速,并且規模還極為驚人!

    “轟!”地一聲巨響,林錚所在之地便被磅礴的生命之力給掀飛,就連他自己也都在一陣怪叫之中,給沖天而起的生命之光給頂飛了起來。

    沖出地面后,林錚便脫離了那絢爛的生命之光,在空中轉了好幾個圈這才停了下來,暈得他都有點兒想吐了!

    干嘔了一聲之后,林錚便在巽的驚呼聲中回過神來,當他舉目望去,便見粗壯的生命之光劃破了云層,連接向了那位于這個世界中心的虛假之日。瞇著眼盯了一陣之后,林錚便戴上了墨鏡,而后他便發現了,連接向虛假之日的生命之光,并不只有他們眼前的這一道,而是整整九道!

    “一平,這是怎么回事兒呢?”

    聽著巽充滿驚詫的聲音,林錚略微沉吟后便回答:“很顯然,斷劫刀的能量回路,和相柳所熟悉的,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現在虛假之日,已經成了這個新生回路的能量中心,咱們想要掌握現在的斷劫刀,就必須得掌握那虛假之日才行。”

    “掌握虛假之日啊!”巽聽得便是一陣苦笑,“那東西看著就跟真正的太陽沒啥兩樣,這得怎么掌握啊?”

    “你也會說它只是看著像了!”林錚笑出來道,“雖然非常相似,但那到底不是真正的太陽,而是一件瑰寶,既然如此,那肯定就有掌握它的辦法!”

    說罷,林錚兩腳一點,便沿著生命之光朝天空飛了上去,巽回過神來,馬上便道:“咱們就這么直接跑過去,合適么?回頭別又給小默琉璃她們收拾了。”

    “當然合適!那玩意兒雖然不是真正的太陽,可也差不了多少了,就那高溫,你覺得有幾個能上去的?!再說了,這又不是上去打架,人多了不見得就有什么好處。”

    說完沒多久,林錚便已經沿著生命之光沖到了這星球的邊緣,最后給無形的壁壘給擋了下來。依然是囚籠啊這里,就是不知道,當斷劫刀完全復蘇,這些囚籠,會不會得到解放。

    稍微感慨了一番之后,林錚便拿出了空間跳躍羅盤,囚籠的壁壘,還攔不住羅盤的跳躍!不過讓林錚有些詫異的是,就算是空間跳躍羅盤,也沒辦法直接跳躍到虛假之日上,甚至連其近距離的范圍都無法做到。

    果然不愧是瑰寶呢,有兩下子,連空間跳躍羅盤都沒轍的!不過贊嘆完了之后,林錚便頭大了起來,這里其實和宇宙就沒啥兩樣,而看著并不是很大的虛假之日,實際上和他之間的距離,相差了何止十萬八千里!現在空間跳躍都無法使用,靠他直接飛過去,得飛到什么時候啊!

    斷劫刀的刀魂總是在林錚頭大的時候及

    時出現,就在林錚琢磨著是不是要用領域制造出來一艘宇宙戰機的時候,刀魂忽然便從次元袋里面飛了出來,并在林錚面前飛來飛去的。看得一頭霧水的林錚,到底是伸手朝刀魂抓了過去,但就在他抓住了刀魂之后,刀魂馬上便帶著他一塊沖向了旁邊的生命之光,這一次,林錚沒有再被那生命之光擊飛,而是在刀魂的引領之下,毫發無損地進入了生命之光內部。

    在炫彩斑斕的生命之光中,仿佛只是過去了一秒,甚至連一秒都不到的那種感覺,等到林錚反應過來了,生命之光已經看不到一點兒痕跡,而他自己,卻落到了一片燃燒著熊熊烈焰的大地上。

    可怕的高溫,讓林錚瞬息便回過神來,等到青蓮冥火自發地保護起林錚,這才稍微感到舒服了一些,但依然十分之炎熱,就仿佛在驕陽高懸的中午,赤身行走在戈壁灘上那種感覺,一轉眼的功夫,林錚便已經流了一身大汗。

    抹了一把有些干擾視線的汗水之后,林錚便干脆將墨鏡給收了起來,主要是他發現,虛假之日上面,并沒有從外界看起來那么的耀眼奪目,這里就像是黃金所澆筑的世界,金黃色的大地,金黃色的山丘,還有金黃色的神殿。

    目光接觸到了那屹立于山巒之巔的神殿之后,林錚便毫不猶豫地朝神殿那邊趕了過去,路上,林錚非常清楚地感受到,手中的刀魂,顯得相當的興奮,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仿佛家里那些等著果子成熟好去禍害的小家伙們一般!

    刀魂的靈性越發的清明了,這讓林錚心里頗為高興,一個擁有獨立意識的刀魂,才能徹底斷絕相柳和天道之間的聯系,而且刀魂還幫了林錚不少忙,現在它逐漸成熟并形成靈智,林錚當然非常替它高興了。

    幾乎是被刀魂給拉扯著,林錚飛到了山巔的神殿前。神殿的建筑風格相當的古老,有巫族的風格,有妖族的風格,甚至還有幾分九重天的風格。多種建筑風格完美地糅合到了一塊,最終形成了林錚眼前所見到的這座巍峨而神圣的殿堂,哪怕它沒有任何的門匾任何的標示,第一眼看到它的人,都會理所當然地將它稱之為神殿!

    不等林錚想明白這座神殿的成因,刀魂便已經迫不及待地拉上他朝神殿大門沖了進去。

    很叫人意外,一片絢爛金黃的外界,到了神殿內部,竟然卻是一片漆黑,除了巨大的門戶照進來一片光明之外,神殿內部的其他地方,簡直黑得伸手不見五指的。不過,林錚倒是挺喜歡這個環境的,畢竟外面那種光線強度,實在是太亮了一點兒,時間長了人容易精神衰弱,還是這種幽暗的環境看著舒坦一點兒。

    就在林錚開始享受這寧靜的幽暗時,忽然家,兩道光柱便從屋頂上照射了下來,下一刻,兩派光束便在林錚前方整齊地探照了下來,于黑暗之中形成了一條光明大道,徑直通向了神殿最深處的一座金色寶座。而當光束落到了那寶座上時,一道半透明的身影,便隨之出現在了那寶座上。

    林錚詫異地盯著那半透明的身影,纖瘦身軀,身上披著寬松的白色衣物,金色的長發披肩散開,一張蒼白的面孔微閉著雙眼,仿佛睡著了一般靠在那巨大的寶座上。

    在發現了這道身影之后,林錚手中的刀魂便越發的興奮了,扭來扭去的想要掙開林錚的手,林錚略微遲疑了一下之后,便松開了刀魂,以刀魂的靈性,除非是絕對沒有危險,不然的話,它肯定不會這么貿然地就沖向一個不明的人物。

    刀魂的速度很快,一轉的功夫,它便已經飛到了寶座前,正當林錚琢磨著它要做什么的時候,忽然間,刀魂一個猛子便朝寶座上的身影撲了上去,仿佛撒歡的孩子一般,在那半透明的身影懷里滾來滾去的,看得林錚他們都有些瞠目咋舌。

    一雙金色的眸子幽幽地睜開了,手一伸,便落到了刀魂身上,隨之那蒼白的面孔上便露出了溫柔的微笑,“終于回來了,我還以為,等不到你回來的那一天呢。”

    話音一落,刀魂便從手下飛了起來,撲到那蒼白的面孔上蹭了起來,這一刻,林錚仿佛看到了自家那些調皮的小家伙,只要掛在自己身上,他們總喜歡這樣蹭著自己,此時此景,那是何等的相似啊!

    一聲感慨不由自主地從林錚口中響起,在這寬敞而寧靜的神殿之中,顯得格外的突兀。隨著聲音落下,寶座上的身影便伸手抓住了刀魂,并將刀魂抱到了懷中,隨之將金色的眸子望向大門口的林錚。

    “歡迎來到我的太陽神殿,這孩子告訴我,是你將它解救出來,并帶到這里的,對此,我愿向你表達最為真誠的謝意,所以,不管你有什么要求,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圍內,我都會盡力地滿足你!”
qq捕鱼达人3d技巧 好运彩彩票app下载 内蒙古快3基本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分布走势一定 股票分析师就读学校 广东快乐十分20选8中奖规则 股票投资平台介绍 新疆时时彩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 郑州期货配资哪家靠谱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一定牛 百度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 在线配资开户询问卓信宝 2020年最有潜力得大牛股 何仙姑期期准免费资料精选 江西11选5实时开奖 体彩排列三开奖结果中一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