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小羽

第1363章

    “怎么回事?這下面怎么還鎮壓著一個前輩。”

    在上面看著這一幕的兩人,臉色陡然難看起來。

    這所宮殿他們時時刻刻在跟著,可是都不知道下面還有東西。

    “不管了,看樣子應該是二長老封印對方,是敵非友!你趕緊把你掌握的東西給投下去,不能讓對方沖出來。”其中三姐看著眼前,古爭和那個人正在愉快的交談,立刻說道。

    “是”

    他知道現在事態有些緊急,立刻答應道。

    一個金色的鳥籠被他給拿了出來,直接控制著鳥籠緩緩沉入下去,那地下的圖案如同水波一樣,隨著鳥籠的浸入開始微微晃動起來。

    一個迷你的金龍長龍在里面不停游動著,可是仔細看去,卻能發現那一雙眼睛已經失去了焦點,明顯被人給控制了。

    在鳥籠沒入眼前之后,他閉上了雙眼,一直手掌橫放在胸前,另一只手掌緊貼側面的一塊稍微一點點凸起的地方,自己準備控制著它的一切行動。

    在他心神完全浸入之前,他聽見旁邊的三姐再次說道。

    “我去通知葉家的人,等我回來!”

    微微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外面的世界和他已經失去了鏈接,整個人的心神全部進入那條迷你的小金龍身上。

    而在下面中,隨著古爭和貝塵三言兩語,古爭就很快搞清楚貝塵的遭遇。

    原來貝塵根據古爭的吩咐,原本一直跟著趙滿,那個時候雖然他也受到不少壓制力,可是也幫他解決了不少小麻煩。

    但是他出手重傷一個敵人的時候,卻不知道,那個人就是偽裝起來的妖族,恰好被銀面男給發現,感受到了他的氣息,直接上門堵住了它。

    為了不給趙滿帶來麻煩,他在發現銀面人氣息的時候,就悄悄的離開了豐城,想要躲過他搜查,可是最終還是被他給抓住了。

    在看到他體內有著古爭的禁制,在加上藍星沒有回來,就知道出了一些問題,在自信詢問一番之后,就直接把他打昏,鎮壓在這里。

    要不是剛才那個傀儡造成大范圍的破壞,許多困壓他的封印被破壞,要不然他還不能沖出來。

    “放心好了,那個銀面人已經被我干掉了。”古爭有意提起這件事情,雖然自己此時依然可以掌控對方的生死,可是自己又不了解他,萬一關鍵時候給自己使絆子。

    一點危險在這個時候,都要消除在萌芽之中。

    “什么!二長老被你殺掉了!”那邊貝塵也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說道。

    二長老的厲害他可是知道,那可是在多少錢年就赫赫有名的任務,怎么就這樣死在他的手下。

    不過看到古爭那輕松寫意的樣子,也不像是在說謊,頓時心里面沒有任何想法。

    只是覺得自己幸好沒有參合進來,要不然自己在大勢之下,也會化為一團枯骨,消散在天地間。

    至于那個傀儡,也只是眼睜睜看著他們談話,聽到二長老被這個年輕人給殺掉,心里不由得冷哼一聲,更是感覺對方只是在胡說八大,一點都不相信,

    因為她也無法突破自己招來的紅光,只是知道這一招可以把對方給困住,現在她已經到了逼不得已的地步,可是她也沒有想到自己會放出來如此一個怪物。

    雖然此時對方已經化為人性,但是之前那巨大的提醒告訴她,這也是一個妖族前輩。

    只不過如今他深受重傷,被困壓在這里多日,現在身上的氣息也就很自己差不多,如果對方真不識趣,那么就一起滅掉。

    對于身下的具傀儡,她充滿了信心,絕對不可能被摧毀。

    再加上這道紅光,他們也根本摧毀不了,所以自己要對付的也就是古爭一個人,至于那個人,等自己解決了古爭,到時候詢問一下上面再說。

    “古公子,要不要我幫忙幫你擋住對方?”那邊貝塵此時也明白了這里環境,看著被困在里面的古爭,邀功般的說道,

    “你?你過不來,還是別做無用功了,我覺得你還是在外圍找找離開這里的方法在說。”古爭看著外表無恙的貝塵,疑惑的說到。

    他體內的情況,自己感受的一清二楚,此時還不一定比自己狀態要強,

    “離開這里的辦法沒有捷徑,只能以暴力破開,要不然等我恢復,要不然等古公子解除這里的壓制也能離開這里。”貝塵成為這里的一部分,在鎮壓的時候,也是知道這里的一點情況。

    “不過我覺得古公子,你還是出來對付上邊的家伙比較好一些。”

    貝塵指著上面,咽了咽口水說道。

    此時整個天空已經被金色的海洋給占領,一股非常強烈壓力的氣息從上面傳來。

    古爭也看向了天空,古爭明白壓制自己力量的最終源頭出現了。

    相比自己,貝塵如果面對對方的話,估計撐不過一段,就真是死無葬身之地。

    自己只是受到壓制,對于他們來說,面對對方就是克星,誰讓天生克制他們。

    “你怎么能進來,這里已經被封死了。”古爭看著四周,除了最頂上看不見盡頭,其他都已經封死了。

    “我當然有自己的辦法,古公子,你不要抵抗,看我的水遁之術。”那邊貝塵到是信心滿滿的說到。

    自己雖然不能打破,但是自己有其他的辦法可以繞過去。

    紅光在強,也只是一個死物而已,身上也沒有遮擋法術的陣法,只是單純的一個防御。

    看著古爭那邊點點頭,這邊貝塵立馬閉上了眼睛,口中不斷呢念拗口的口訣,整個身子被一團白蒙蒙的水霧給包圍,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眼中。

    于此同時,一股神秘的咒語從古爭腦中出現,古爭放開腦中一道防線,確保不會受到任何干擾。

    而那條信息則瞬間來到自己的心理,讓自己同樣開始不自覺的念起自己也不懂得字符。

    一層水霧也同樣的從古爭身上出現,轉眼也同樣和他的狀態一樣。

    那邊傀儡發現有些不對,已經抬起手掌,準備制止對方。

    可是那邊在身影影藏在水霧的時候,古爭感覺整個世界蒙蒙一片,在自己面前有一個鏡子,而上面卻不是自己,而是貝塵的身影。

    古爭看著對方伸出自己的雙手,一雙有力的手掌已經接觸點鏡子邊緣,等待著古爭。

    見到如此,古爭也伸出自己的手掌,跟著對方位置,直接對準引了上去,一股指尖相見的感覺瞬間傳來來,還沒有古爭感覺到什么,整個身體仿佛被人猛然一推,就直接往前堪堪走了幾步,就發現自己來到了外面之處。

    仔細一看,這個位置就是剛才貝塵的位置,身后還有沒有完全散開的白霧,而那邊貝塵已經閃開傀儡的大掌,來到另一個方向。

    本來貝塵還以為要幾次才能成功,卻沒有想到古爭一下就接受了選擇,似乎不怕在其中做什么手腳。

    “人族不繁榮都沒有天理了。”貝塵想到這里,也是暗嘆一聲,看著面前巨大的傀儡,也挺對面身上感受到小輩的氣息,知道里面藏著一個妖族人。

    渾身的氣勢節節升起,整個身軀搖身一變,一個和傀儡差不多提醒的巨大扇貝出現原地。

    “砰!”

    傀儡的手掌擊在貝殼智商,發出震耳欲聾的身影,連傀儡的身形都被迫退了兩步。

    古爭看了幾眼之后就不在關注那邊,如果那傀儡對自己還算是個威脅的話,對于貝塵來說,那就是個小號。

    在此時紅光已經停止不動,一個不大的正方形牢牢困住了他們,不知道控制傀儡的她,后不后悔,什么叫做作繭自縛。

    那具死物對付自己還湊合,可是對于貝塵來說,只是稍大一些的玩具。

    而古爭這邊已經抬起頭,看著上方的異象。

    此時一個巨大的龍首已經從天空之上漏出,一雙金色的眼睛沒有絲毫感情看著自己,似乎自己就是他的敵人。

    同時自己能感覺到萬民的注視也同樣看著自己,一層層看不見的波動在身邊升起,為了金龍搖旗吶喊,一股股沖天的敵意從對面身上升起來。、

    “噗”

    一口鮮血從口中直接噴出,古爭擦了一下嘴角的鮮血,挺直自己的身軀,昂首看著上面。

    雖然萬民的意愿,硬生生讓自己的修為再次下降一階,真是再降下去,自己修為不僅要跌路下去,而且自己即使在恢復也要數十萬年才能把這暗傷給治好,可是古爭也知道金龍的意識早已經沉睡下去,現在的軀殼只是被人給操控著。

    不說對方給自己的威脅如何,古爭知道只要自己把上方的金龍給徹底打碎消滅,那么自己受到壓制的修為頃刻間就會恢復回來。

    那么整座豐城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擋自己。

    可是這一切又有什么用,自己只是擺脫了身上這一層暫時的枷鎖而已。

    如果自己真是那么做,那么不盡這個國家最后一絲命運被斬斷,那名國家之主也會失去最后一絲寄托,徹底死去。

    自己當時根本不敢施法去救治他,只是臨時激起身體的隱藏潛能,要知道他吃的好東西可不少,全部都潛伏在身體內部。

    更主要后果就是,不僅僅是藍國崩潰,整個大陸也同樣陷入戰亂之中,又會變成群雄逐鹿的場面。

    哪怕自己把所有的懷疑對象給殺死,也同樣改變不了任何情況。

    所有所有的一切大部分都會永遠的隱藏下去,而且自己也會成為這里最大的罪人。

    所以!

    金龍一定不會被毀掉,自己要徹底幫助藍國這最后一點氣運給保留下來。

    “咔嚓!”

    一條金色的閃電當頭亮起,同時那條金龍也終于全部從上面的束縛中擺脫出來。

    一聲聲無聲的咆哮從對方口中傳出來,那長達上百丈的金龍幾乎占據了頭頂的正片天空,此時已經盤旋起來,正冷冷的看著自己。

    古爭毫無畏懼看著上面,身無所懼,對方根本奈何不了自己。

    那上面的金龍看著下面古爭,張開自己的大嘴,一團石磨大的金光在里面緩緩聚集,陡然一束金光從上面落下,上一秒才從嘴里出現,下一秒就已經把古爭給罩在下面。

    那邊貝塵正好傀儡互相角力,在感受到上面那呼嘯的金光,扭頭一看,發現古爭已經被籠罩其中,一點閃避的意思都沒有,不禁心里大駭。

    不過在感受到對方氣息依然平穩有力,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傷害,才把心中的擔憂給壓了回去。

    而那邊,金光足足又停留一炷香之后,才緩緩消失,露出下面古爭的身形。

    此時古爭依然還是昂首看著天空,身上一點損傷都沒有。

    “朗朗乾坤,明日之下,我自從來到這個世上,別說傷害這里任何無辜的人,就是其他地方我也沒有傷害過,根本無懼你任何洗刷!”

    胸口自然有一股浩然正氣,古爭根本不怕對方對自己的質問,反而朝著上方喝道。

    心中激蕩之下,整個身體更是一松,那層被壓下的修為又被自己拿了回來。

    那條金光是金龍對自己內心拷問,躲不了,也躲不過。

    如果你曾近在在這里做過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比如殘害一個無辜的路人,偷盜別人東西,統統逃不過那層金光的拷問。

    可是古爭來到這里,根本沒有做任何壞事情,無懼對方的拷問,反而趁機擺脫了一層對方對于自己的壓制。

    那個巨龍看到對方竟然一點事情也沒有,憤怒的又在空中咆哮起來,在空中來回游蕩一下之后,渾身一抖,身上掉下無數金點。

    無數金光從天開始掉落,在半空之中,化為一個個男女老幼的面貌,全部向著古爭飄來,只不過全部都是金色,讓人看不清面容。

    而且手中還持有各種不同的武器,像極了之前的紅色傀儡。

    “你為何要殘骸無辜百姓!我那可憐死去的孫兒。”一個有些衰老的聲音在古爭耳邊響起。

    古爭扭頭一看,一個有些長胡子的老爺爺手持著一個鋤頭,朝著自己腦部打來,同時口中也惡狠狠的說道。

    “我沒有!對不起!”古爭搖搖頭,同時身子閃開了對方攻擊,自己也沒有去攻擊對方。

    “你為何要偷襲于我,害我慘死在荒郊野外,讓野獸啃食,不得轉生!”在古爭的右側同樣傳來一聲凄慘的叫聲,一個青年樣子的人,赤手空拳的直接撲了過來,張開牙齒想要要想古爭肩膀。

    “我沒有!對不起!”

    “為什么你”

    一個個凄苦的哀怨之聲,在古爭耳邊不斷的響起。

    “我沒有!對不起!”

    “我沒有!對不起!”

    而古爭則是表情的嚴肅的一個個回答道,自身絕不會碰觸對方一點。

    但是對方數量如此之多,即使對方攻擊速度并不快,古爭在很努力躲避對方的攻擊,可是對方已經幾乎堵死了大部分的空間,身上還是避免不了受到攻擊。

    但是身體外面一點傷痕都沒有,每一次對方都能再古爭身上敲下來一些修為,本來已經穩固上去的修為,又開始緩緩往下跌。

    即使這樣,自始至終,古爭也沒有絲毫還手之意,只是一個說著抱歉的話,并告訴對方那些都不是自己所做。

    最開對方還是一臉兇惡,追著古爭,可是漸漸的臉上開始慢慢緩和起來,到了最后,更是看了一眼古爭,然后頭也不回的朝著空中金龍身上鉆進。

    逐漸的那些金人,人數越來越少,除了幾個冥頑不靈之輩,還在追著古爭,其他都已經消散。

    古爭這才抬起頭,看著上面,臉上露出冷冷的笑容,自己當然不會那么輕易上當。

    著金龍說厲害也厲害,說沒有太大攻擊性,也可以說是威脅性對自己不大。

    那上面的金龍看到古爭順利的通過去,也知道尋常的手段根本無法對付他。

    整個身體金光璀璨,手爪上一條條金線猛然射向虛空當中。

    一個個手持刀劍金色傀儡從空中出現,雖然人數只有區區不到十個人,但是每一個的氣息都足以和現在古爭的相媲美。

    而此時那條金龍的身形也開始縮小起來,一轉眼就變成長達十幾丈之大,渾身更是一震,在身邊又出現八頭一模一樣金龍。

    九天金龍在空中來回環繞幾下之后,就氣勢沖沖朝著下面的古爭沖來,對著旁邊貝塵和傀儡的戰斗看也不看。

    貝塵這邊已經占了上風,而巨大的傀儡身上到處是坑坑洼洼,眼看著已經撐不住多久了。

    看著那聲勢浩大的陣容,貝塵心里面真是忐忑不安,那金龍對他們來說,天生就克制他們。

    哪怕他恢復了巔峰,在之前一連串的進攻中也會不死重傷。

    誰讓他們這些妖族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見不得人的事情,根本無法放在明面上。

    不過現在他也只能把希望放在古爭身上,現在他們兩個已經成為一條線上的螞蚱,或者可以說,自己只能看古爭了。

    自己根本在這里無法恢復任何傷勢,所以靠自己一個人,也根本無法出去。

    “給我滾開!”

    貝塵一聲怒吼,再次把面前巨大的傀儡給擊退,自己只是稍微一分心,竟然被對方給偷襲到了。

    接下來,貝塵就要沒有繼續關注那邊,自己要先把這個不知好歹的后輩給教訓一下。

    古爭看著即將過來的包圍,并沒感到任何危機之感,反而露出來了燦爛的笑容,伸手一招,遠遠躲開的小鳳凰再次出現在自己手中。

    一層層火焰從右臂上再次燃起,讓它的身形極具變大起來。

    一聲啼鳴,它展翅高飛,在空中留下一層烈焰,帶著古爭朝著上沖了過去。
qq捕鱼达人3d技巧 山东11选5任三技巧 杭州哈灵麻将手机版 广西快3预测推荐号码 开滦股份股票 澳门福乐彩手机查开奖结果 山水云南麻将1 天天彩选4怎么玩 上证指数实时行情 长期公开平特三连肖 天下棋牌游戏? 优乐麻将为什么打不开 新疆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捕鱼达人无需联网 车联网智能终端是什么 老版欢乐真人麻将下 湖南幸运赛车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