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恐怖復蘇(神秘復蘇) 佛前獻花

第七百十一章等待和沖突

    噩夢般的一夜過去了,天色已亮。

    但是村子里發生的事情卻已經無法挽回了,昨夜死在噩夢當中的人此刻多半已經詭異的自殺了,很多哭嚎聲,撕心裂肺的吶喊聲已經逐漸的平息了,那些失去親人的人逐漸接受了這個殘酷的現實。

    對楊間而言,這樣的靜坐是一種享受,哪怕他和一只鬼手牽手并排坐在后備箱內,那也不影響他的心情。

    尸體他查看過好幾次。

    在腐爛。

    但是腐爛的程度并不算特別的快,如果一直這樣持續下去的話想要讓尸體腐爛的程度超過一半至少也要一兩天的時間。

    也就是說,楊間要壓制這具尸體一兩天。

    在這期間,他必須盡可能的不動用其他厲鬼的能力,防止自身的平衡失效。

    目前為止,不借助靈異之物的幫助之下,能動用厲鬼的能力一兩天,還不會有復蘇的風險,目前為止楊間所知道的人當中也只有他一個可以辦到,那個衛景或許也可以辦到,不過那家伙似乎已經半死不活了,意識被厲鬼侵蝕了,也不知道王小明能不能把他救回來。

    “嘻嘻,表哥,你怎么在這里啊?我剛才去你家找你了,江阿姨說你晚上就出門離開了。”

    忽的,一個笑聲響起,卻見到一個長的甜美可愛的少女從村子里走了過來,她見到楊間的時候顯得十分的熱情。

    “表妹。”楊間臉色微動,目光之中透露出幾分警惕之色。

    噩夢當中的那人說過,小圓是意外,并不是他的安排。

    至于是什么樣的意外產生的,楊間并不知道,那個人或許知道,但是他卻沒有說。

    “你找我有什么事么?”楊間道。

    “沒什么事情,就是想找表哥玩。”小圓說道,她的目光在楊間身上打轉,然后又看向了打開的后備箱里面。

    那是一具被衣服遮蓋的尸體,隱約又腐爛的味道飄過來。

    楊間說道:“今天不能陪你玩,你去找江艷吧,可以讓她帶你去城里逛街。”

    “江阿姨,現在沒空誒,我走的時候村子里好多人都去找她了,”

    小圓嘻嘻笑道,說話的同時來到了楊間的旁邊,直接坐在了打開的后備箱上,一雙腿懸在半空中輕輕的晃動著。

    “村子里的人找她做什么?”楊間皺眉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沒有去問咦,這是什么?一個人?是誰睡在這里啊。”

    忽的,小圓伸手揭開了旁邊蓋著的一件衣服,一具慘白而又陰冷的死尸正閉著眼睛靠坐在車廂內。

    楊間抓住了她的手腕,目光變的冷冽起來:“你對這具尸體感到好奇?”

    這是在阻止她觸碰這只鬼。

    要知道這鬼現在是處于壓制的狀態,這種狀態并不穩定,只要他一松手,不再壓制,鬼就會從噩夢當中蘇醒過來。

    到時候會發生什么意外誰也沒有辦法預料,也許又會鬧出一件靈異事件也說不定。

    這村子昨晚已經死了很多人,再來一次的話,估計楊間的老家就要變成一個無人村了,這種結果他是不想看見的。

    “不是,我只是覺得這個人有點眼熟,好像是以前在那里見過。”小圓歪著腦袋,面帶思索之色。

    旋即她又晃了晃腦袋:“想不起來了,好煩啊。”

    “記憶出了問題么?”楊間見到小圓那有些痛苦的樣子,心中暗暗思忖起來。

    昨天她的朋友林小夕死,她也只是痛苦自責了一天,昨晚村子里經歷噩么,她現在也仿佛不知道一樣這心眼再大,再健忘的人也不可能調整的這么快,唯一的可能就是小圓的記憶一直有問題。

    她會遺忘一些事情,亦或者她記不住一些讓她印象深刻的事情。

    所以親人,朋友死了,她無法將這事情記住,自然也就不會傷心難過了。

    “想不出來就不要像想了,以后你不要再去買刀了,也不需要穿著雨衣睡覺了,那場噩夢已經結束了,不出意外的話應該不會再出現了。”楊間安慰她道。

    “是這樣么?”小圓又在思考著什么。

    但是她很多事情想不起來,似乎遺漏了什么比較重要的東西,又好像沒有。

    楊間又道:“這具尸體你不要碰,離這東西遠一點,它很危險。”

    “那好吧。”

    坐在后備箱的小圓又跳了下來,笑著說道:“那表哥沒事的話陪我去釣魚吧,我好像從來沒有釣過魚。”

    “釣魚?”

    楊間怔了一下,沒想到小圓會突然提出這么一個古怪的要求。

    話說這大冬天的釣魚不怕冷么?

    “我現在沒空,走不開,如果你想釣魚的話,過幾天等我忙完了手中的事情之后我可以陪你去釣魚。”楊間說道。

    “不用了,現在我又不想釣魚了,嘻嘻,謝謝你表哥。”小雨這個時候又改變了主意。

    這變化之外,讓楊間著實有點摸不著頭腦。

    不過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低頭看了看,是江艷的電話。

    一般來說江艷是不會打電話給自己的,畢竟楊間之前就已經說過了,自己隨時都可能在處理靈異事件,除非是特別重要的事情才要電話聯系。

    也正是因為如此,不管是公司也好,楊間的一些資產也好全部都交給了江艷打理,省的動不動就來找自己,免得麻煩。

    “什么事情?”楊間接通了電話。

    江艷帶著幾分焦急和委屈道:“楊間,你在哪?我被村子里的人圍住了,現在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我想這事情只有你能處理,你快回來吧”

    楊間聽了江艷的講述之后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其實不是什么大事。

    是賠償金的問題。

    昨天林小夕死了,楊間很大方的賠了林小夕家人五百萬,息事寧人,結果昨天晚上村子里的人同樣死在了噩夢當中,不知道是誰牽的頭,一大早就去了楊間的家,也想要賠償。

    楊間昨晚就出去了,沒有找到人,于是就圍住了江艷還有母親張芬,想要索要賠償金。

    五百萬,足夠人眼紅了。

    再加上大部分家屬都是死了親人,情緒激動,于是江艷成了宣泄口。

    “我知道了,我在車這邊坐著,你讓他們過來找我吧。”楊間臉色如常,很平靜的說到。

    “好,好的。”江艷有些如釋負重的回道。

    楊間放下電話之后,又立刻聯系了章華:“喂,章華,是我,楊間。”

    “我在,楊隊有什么任務么?”章華那邊的聲音很快傳出。

    楊間說道:“江艷應該之前有聯系過你吧,梅山村的事情現在差不多處理完成了,你的人什么時候過來,有些善后的工作需要你去坐。”

    “我已經讓小胡過去處理了,現在他們的車已經在路上了,大概十幾分鐘左右應該就會到了,楊隊,需要我趕過去一趟么?”章華說道。

    “不需要,讓你的人多帶點人過來,死的人比較多,產生了一些矛盾沖突。”楊間說道。

    章華回道:“好,沒問題,楊隊,還有什么事情吩咐么?”

    “沒有,有事我會聯系你。”楊間不再多言,掛斷了電話。

    不過這個時候他卻發現剛才還在這里的小圓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離開了,周圍都沒有了她的蹤跡。

    走了么?

    楊間目光微動。

    他這個表妹,身上還有其他的秘密,那一身的淤青亦或者尸斑一樣的東西就是最好的證據。

    只是眼下要處理這只鬼,他暫時沒有精力去調查。

    很快。

    附近出現了很多村子里的人。

    江艷被慫恿的帶著頭,往這邊走了過來,她走到楊間面前的時候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樣子,低著頭,像是做錯了事情一樣。

    “去車上坐著。”楊間示意了一下。

    “哦。”江艷沒有多猶豫,乖乖的按照吩咐打開了車門,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顯然。

    接下來的事情和她沒有了關系,楊間要來親自處理這些問題。

    不過江艷才剛坐下來,外面的爭吵就出現了。

    “我說楊間啊,昨天一個外鄉人死了都賠了五百萬給別人,現在村子里的人死了,你怎么好意思一分錢都不賠?之前你女朋友可以說了,這里出了事情你負責,你現在可別不認賬。”

    一個不認識的大媽毫不客氣的張口就道。

    “就是,你女朋友還說你是什么大昌市負責人,現在死了人,這事情你說你到底負不負責?”

    “我們也不是要你負責,只是出了這大的事情,你怎么樣也得做出賠償吧。”

    楊間目光微微一動,看向了這些說話的人。

    “就只有賠償的事情么?沒其他的事情了?”

    其他人頓時就楞了一下,似乎沒有想到楊間的態度會這樣平靜,,一點都沒有想要反駁,拒絕的意思。

    “楊間,你也是村子里的人,你看著辦吧,這事情你負責,該怎么賠就得怎么賠,一分都不能少。”一個中年男子皺著眉,抽著煙道。

    仿佛將這一切當成了理所應當的事情一樣。

    “嚴格的說起來,我只負責處理這事情,不負責賠償,昨天的賠償只是不想表妹被其他人糾纏下去而已,所以我私自處理了這事情,你們今天家里都死了人,不去想著先處理后事,反而先把我圍起來要賠償,這樣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了?”

    楊間神色依然平靜。

    他覺得自己沒有什么感情,沒想到這些人更加的冰冷。

    死了親人沒隔半天就開始來吵著要賠償。

    似乎那些人已經不再重要了,而是這筆錢更加的重要,這種衡量利弊的理智都快比得上王小明了。

    “楊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賠償了?”話才剛說完,旁邊就有人情緒激動起來。

    死了人,還要不到賠償,這換做是他們是沒有辦法接受的。

    更何況,這賠償還是一筆巨大的數字。

    “這是兩碼事。”楊間依然冷漠,他現在鬼影在身體里,自身不會被情緒影響半分。

    “我愿意,才會給你們賠償,我如果不愿意,你們一分錢都拿不到,別把事情弄錯了,而且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態度,我家可不欠你們什么,另外,你們一大清早的就跑到我家去鬧騰,這事情過分了。”

    “先,給我媽,還有江艷道個歉,接下來再來談賠償的事情。”

    楊間的態度很強硬對著這群人道。

    道歉?

    這些氣勢洶洶來要賠償的人根本就沒想過道歉的事情。

    “道什么歉?楊間,這事情要不是你的原因,難道會死這么多人么?真要道歉你還要給我們家道歉,要不是因為你,我家老劉也不會死嗚嗚嗚。”

    那個中年婦女又哭了起來,然后指著楊間又哭又罵道。

    仿佛一切全部都成了楊間的不對。

    坐在車里的江艷卻是一臉擔憂,

    她擔憂的不是楊間怎么樣,而是但是這些無知的村民。

    估計這些人根本無法意識到了,坐在這里的一個看上去有些普通的青年,到底擁有了什么樣的身份,什么樣的地位,以及什么樣的能力。

    要不是念及同鄉的話,這些人一輩子都別想和楊間這樣的人物說上一句話。

    所以江艷生怕這些人惹怒了楊間。

    因為楊間一生氣,可是真敢動手殺人的,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給你們二十秒的時間,先道歉,再談后面的事情。”楊間不理會,這些人的指責,只是給了他們一個時間期限。 w.

    這是一個選擇。

    “楊間,你到底什么意思?給不給賠償一句痛快話吧,村子里鬧成這樣,你那個什么負責人可是有很大責任的,昨晚的事情我們可都看在眼里,要是你能早點處理那事情的話,也不至于出現這樣的后果。”

    “還道歉?你家沒死人,我家可死了人,還要我給你們道歉?呸。”

    “楊間,我說句公道話,這事情鬧大了也不好,我知道你很有錢,發達了,可你也不能不照顧照顧村子里的人吧,要不就按照昨天那個賠償款,一家賠一筆,這事情就算是了了,你看怎么樣?”那抽煙的中年男子又道。

    楊間低頭看著手機上的時間,上面有一個倒計時;“還有五秒。”

    “你這什么態度,別以為開一輛好車就了不起,我可告訴你,被惹到了我,我可不會那么輕易的放過你。”

    那個婦女哭鬧的同時,撿起地上的一塊轉頭就對著楊間旁邊的車砸了過去,砸出了一個凹口。

    “時間到了。”楊間收起了手機,沒有理會這些人的行為。

    “你們沒有賠償款,一分都沒有,另外我可以認為你們有敲詐的嫌疑,不介意的話,都去先坐幾個月的牢再說吧。”

    他沒有動用一些特別強硬的手段,因為他覺得這些人不值得自己去大費周章。

    “你說坐牢就坐牢啊,你以為你是誰啊。”

    楊間也不多言,只是微微看向了村子口。

    章華的派來的人到了,一輛輛車輛開進了村子,是這次安排好的辦案人員。
qq捕鱼达人3d技巧 官网够力排列五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双色球开奖视频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视频 配资公司配资不亏吗 股票趋势分析法是什么 湖北快三 今日股票行情怎么样 大发快三走势图技巧 后三组选包胆技巧时时 多乐彩11选5走势图江西 3d开机号试机号30期列表 联盈策略 云南福彩快乐10分走势 25选5开奖奖金 江苏七位数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