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劍徒之路 惰墮

第1779章 走【為盟主觀山望湖加更】

    PS:降溫了,老惰的心拔涼拔涼的,一章存貨都沒了!

    三十六計,走為上!

    沒有別的辦法,那就只有走!只不過以他的脾氣,同伴凋零死傷下,又怎么可能不帶一個走?

    此時此刻,什么陰謀算計,什么大勢方向,什么未來不好收場,統統被拋在腦后!不殺一個,對的起山豬么?

    李績殺人的同時,沒有任何猶豫,已閃遁而出,飛掠的同時,已是一把撈住黑龍的脖子,去勢更急!

    黑龍沒有掙扎,只在空中扎手扎腳的拍它那兩條短的可憐的龍爪,

    “鴉哥,殺的好!痛快!你這是去哪啊?趁小命丟掉之前咱們還能再干死一個!”

    李績卻不理它,只把速度提到最高,他知道佛門和尚中一定有大能比他更快,但好在,他的目的地也很近!

    好好的取經之路竟然取出了人命!而且還是兩條,一人一豬,一僧一獸,卻完全沒有可比性!

    道門修士群中傳來驚咦聲,“竟是個劍修!我就知道,一個小小的元神,就敢惹此滔天大禍,除了那些瘋子,也沒別人干的出來!雷音啊,踏出一步的佛門大能,竟然連還手機會都沒給,就被一個元神滅掉,說出去誰信?”

    驚訝歸驚訝,道家眾修卻很警醒,沒有任何異動,他們很清楚,現在有所異動就很容易引起佛門的猜測,一個控制不住,佛道大戰頃刻既來,那才是大災難!

    佛門高僧的反應卻直接的多,就有部分僧人銜尾便追,都是和雷音大士關系近的,佛門遭此重創,他們如何能忍?話說內景天中已經有近萬年沒有踏出一步的大修被人斬殺了吧?

    這個頭開在佛門身上,便是奇恥大辱!

    但還有比他們更快的,隨著一聲輕哼,兩道淡淡的佛影出現在了當空,眾僧為之一振,群道更掩聲息氣,稍微在內景天混過些時日的,誰不知道這兩尊佛門的大能,梵凈山人,華嚴和尚!

    茲事體大,這次取經卻把佛門最有地位的兩位大佛驚動,也實在是雷音死后,在場已無人能整飭群僧!

    “又何必追?想從瀚海風潮出去,非一時之功,我卻是不信,佛門就拿這樣的害群之馬沒有辦法了?”

    說話的是華嚴和尚,作為在內景天停留了上萬年的大佛,對瀚海風潮的了解又有幾個在他之上?那根本就不是一層膜,能一透而出的,需要一定的時間!只要有時間,就逃不出他的佛手掌心!

    意態舒閑的從袖中掏出一只破舊的石缽,就要作勢拋出,但手揚到一半,卻驟然停下,目光看向東西兩方……

    其他和尚修士也意識到了什么,紛紛凝目細望,

    西方,云層之上,天光耀目中,卻有一絲獨特的閃亮,仿佛所有的光芒都以它為中心,那是一枚飛劍,在云層上規律旋轉……

    東方,數百凡人看客之后,同樣有錐刺之意傳來,一個樵夫,扛著一把破鐵劍,在人群之后冷眼相望,目光就在兩位大和尚的頸后轉悠,也不知在找些什么……

    “長庚星!稷下客!”華嚴和尚倒抽一口涼氣,手中石缽卻無論如何也扔不出去!

    換成別人,這樣的威脅他絕不會在意,反而會加深他動手的決心,但這兩人不同,他們擁有內景天修士群最特別的習慣,不管不顧,無法無天,后事不論,先殺了再說!

    他們是劍修!

    “你們,要破壞佛道之間的平衡么?”

    華嚴和尚真的很想扔出手中的石缽,如果他僅只代表個人,他早就扔出去了,問題是,他代表的是一個體系,整個佛門體系二百余名僧人,他不能因為自己圖一時之快,而把佛門拉入不可控的戰爭。

    西方云層上,一個聲音遠遠傳來,“佛道之間,就從來沒有過平衡!

    所以,誰死誰活,各安天命!”

    華嚴和尚怒意更加的深沉,但表面上卻是平靜下來,“雷音師弟被你劍修一脈所殺,我知道那是個新來的劍修,很多東西并不清楚,但這不代表你們沒有責任!”

    “他活該!”云層上的聲音半點面子不留,“知道自己沒那實力,就別出來裝大瓣佛!怎么,現在被殺了,就覺的委屈了?他在方才指點江山,斷人生死的威風哪去了?難不成,佛門的威嚴,就僅限于弱者?”

    東方劍修的語氣越挑釁,華嚴和尚的情緒就越冷靜,就在他尋思著怎么找個破局之策時,又有三道強大的氣息出現在了道家一方,那是道家在內景天中幾個斬過兩尸的頂尖人物,他們不得不來,沒法再坐的住,如果只是佛門強者在這里搞事,他們會樂得遠遠觀瞧,看佛門怎么自掘墳墓,但兩個劍修一到,局勢立刻不同。

    一個巴掌拍不響,但如果兩個巴掌都湊齊了,那拍響就只是個時間問題,一方是惱羞成怒的佛門,一方是不知退讓為何物的劍脈,他們可不愿意平靜以久的內景天因為一次取經就變成大型戰場。

    果然,這三名道家大能一到,雖然不言不語,但就那么遠遠一杵,立刻讓佛門的壓力倍增!

    時機已失,不可強求,也就在此時,一直沉默不語,隱在凡人后,立足大地上的樵夫開了口,

    “取經之旅,是人道之事,我等修士還是靜觀為好!

    打也打過,殺也殺過,仇怨之結,個人恩怨,宜私下處理……若是有人欲借道統力量仗勢欺人,我也不介意殺他個血流成河!

    如此,就散了吧?”

    僧人中,一直未開口的梵凈山人撫掌笑道:“善哉善哉,稷下道友之言正合我意,不過是一場個人爭端,又何當得起如此多的高賢群聚?”

    梵凈的表態,就是佛門最后的表態,也是最明智的表態,這也是絕大部分佛道之爭中最正常的結果,只不過有時佛門占便宜些,有時道門得了好處。

    也就在此時,不遠的瀚海風潮,有人拎著一條龍一頭扎入,沒半分猶豫,只臨進之前,一個冷漠的聲音傳了出來,

    “對不住大家,我會回來的!”
qq捕鱼达人3d技巧 连码三中二是什么意思 抢庄斗牛牛棋牌 新股申购配置股票 神来棋牌旧版 河北11选5胆拖投注表 三分彩全天480期计划 北京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22选5玩法中奖结果 pk10如何学会看走势 找公式原创规律六肖 福彩天天选四中奖号 彩票胆码和拖码是什么意思 大庆麻将52手机版最新 德甲比赛图片 大地棋牌免费下载 天弘上证50指数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