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地球第一劍 言歸正傳

第七百三十七章 斬神!返鄉!

    雖說都知圣靈不凡;

    但他們當真未曾想到,真正面對一個還未完全成長起來的圣靈,竟就會有這么多的‘驚嚇’。

    上古圣靈的天命;

    紫薇大帝的道承;

    這已是此前知曉的,也被當做王升能快速成長的唯一理由。

    但不曾想,今日約戰之下,太乙金仙境圓滿,差半步突破到大羅金仙境,在仙圣界也算一名有名高手的常瀾子,竟在王升的攻勢之下,完全抬不起頭來!

    如今是后天庭時代,先天至寶不出,王升那套飛劍,已是強到讓人忌憚。

    讓人更吃驚的,卻是王升突然在他們面前,展露出了一條更強橫、更玄妙,從未聽聞有人能掌控過的大道。

    天劫!

    天劫不是大道對生靈的‘兵刃’嗎?

    為何能被生靈參悟,又為何能被生靈推演,而大道并未劈死這個異數?

    是了,大道默許了這個上古圣靈的不凡。

    天劫之力一出現,所有大能都在思考,今日如果不殺了王升,自己的命途,還能活多久……

    無盡星空雖大,仙圣界雖廣,卻都是在‘道’之下。

    而王升,很有可能如當年的仙帝一般……不,并非是可能了,天劫之力一出現,這已是既成的事實!

    王升已經得了大道認可,最后會執掌三界權柄,掌控天地間大道之力!

    這種存在,必須抹殺,尤其是對方大意給了他們機會,暴露在了他們視線之中,且中了他們激將之法。

    當所有人都以為王升的底牌就是這天劫之力時,王升又拔出了那把斷劍……

    殺伐至寶,殺之大道道器。

    遠古大能冥河老祖手中之兵,元屠劍!

    冥河老祖因阻礙六道輪回,被大道抹殺,血海化作幽冥界;

    這位大能在遠古到上古,可是能夠在血海之中,與圣人叫板的狠人!

    在王升身上,此時已經有兩條能夠堪比青華帝君死之大道的大道雛形!

    純陽、星辰、天劫、殺神,四條大道交匯于王升身上,閃耀在這片星空之中,刺痛了不知多少老而不死者的心臟!

    他必須死在此地!

    他必須隕落在此時!

    如若不然,仙圣界眾將被他刺破,三界將會再無他們這些破滅了天庭之人容身之地!

    所幸……

    他們留了后手,蒙騙過了天庭一方的高手。

    仙圣界中赫赫有名的‘刺之道’大羅金仙,早已附身在了常瀾子身后!

    這一瞬,當王升的紫薇一劍被常瀾子擋下,常瀾子長刀向上拋飛,王升借下沖之勢拔出背上元屠斷劍,欲要將常瀾子斬在此地!

    元屠斷劍,是王升這三百余年不斷提升境界的同時,去大道劍匣中一點點打回來的。

    只是因為那鑄劍塔還沒能抵達最頂層,元屠劍尚未完美,王升也沒獲得完整的殺之大道,但現在已是一把可以一劍定勝負的利器!

    這,同樣是文曲星君未曾考慮到的,王升的底牌。

    在文曲星君的安排中,常瀾子足以將王升擊敗,然后王升順勢假死,自此在這場波瀾中脫身,安靜的提升自己修為,等待未來一鳴驚人。

    但兩件事脫離了文曲星君的掌控,一是王升展露的天劫之力,二是王升暴露出的殺之道底牌。

    這倒也沒什么,因為文曲星君此前叮囑王升全力以赴,給對方足夠的震撼,才能有真切的‘真實感’。

    王升現在給對方的震撼,卻是有些過了頭……

    常瀾子身上有陰影吸附,文曲星君是知道的;他考慮到的,是王升身上的那只銅鏡與冰蓮……

    這一瞬。

    陰影鉆入常瀾子后腦,常瀾子雙目之中迸發出兩道黑光,一根手指直接點向王升心脈、元神寄托之地。

    大能威壓綻放,王升雙目瞪圓,那只銅鏡卻悄然藏在他血肉之下!

    許仲良攥著拳,立刻對王善、純陽子傳音:“準備搶人!”

    另一面的那群大能雙目齊齊迸發出耀目的光芒,要目睹王升被這一指碾成粉碎!

    一指點到!

    王升后背瞬間出現了一只破洞,此時王升就背對著仙圣界的大道門庭!

    而常瀾子身形急速飛射,因背后已有一道劍光迸發而來!

    任憑常瀾子體內大能閃躲的再快,那劍光卻如影隨行。

    烏天狩一聲怒吼:“卑鄙!無恥!”

    而純陽子、王善、許仲良,已瞬間沖向王升!

    王升身上金光迅速消退,渾身星光拼命匯聚,但胸口的破洞,卻是那般清晰。

    然而,王升懷中,一只銅鏡被炸碎,王升的心脈完好無損,只是在心脈前方出現了破洞,而王升背后自己用仙力破開了血洞。

    這些都是在一瞬間之內完成,王升的反應算是達到了自己的巔峰。

    氣息在迅速消退,王升胸口鉆出一把小木劍,鉆入了他長發之中……

    天機被順利遮掩。

    “噗”

    王升低頭噴出一口鮮血,卻慢慢轉過身,捂著胸口,身形搖搖欲墜,卻滿是不甘、憤恨的,注視著前方無數生靈。

    他嘴角冷冷一笑,面容漸漸平靜。

    “這……就是破滅天庭之人……”

    “原來……你們并不值得被當做對手……”

    “今日……領教了……”

    他雙眼緩緩閉上,而前方,又有數十道流光對王升轟來!

    卻是那些高手不放心,竟要將他挫骨揚灰!

    但此時,天庭幾名高手已經沖到此地,純陽子、王善護在王升身前,許仲良卻是一把抱住王升,瘋狂輸送仙力。

    然而,許仲良也是做個樣子,把仙力在王升身周散開,做出一副已經無法為王升療傷的假象。

    大道震顫,王善與純陽子阻攔住了大部分攻勢,甚至各自硬抗了幾道攻勢,斗法的余波卻席卷而來,一遍又一遍沖刷著王升。

    王升此時降神術已經消退,本就是被剛才那大能一指點成了重傷,此刻被斗法余波刺激,更是一口鮮血一口鮮血的向外噴涌……

    差點真的就掛在這。

    還好,三人迅速回退,大批天庭仙神前沖,一個個面露瘋狂!

    “都退!”

    許仲良面色猙獰地怒吼一聲,“為大元帥療傷重要!”

    雙方本要起的大戰,瞬間停下,天庭一方立刻護了過來,將王升團團圍住,朝著后方急忙退卻。

    場面頓時無比噪雜,而突然間,一抹銀光在側旁綻放,一把飛針不知被誰點出,直接刺向王升脖頸。

    王升心底靈覺狂震,許仲良下意識看向那銀光,立刻抬手拍出一掌,但卻因為忌憚周遭都是天庭仙神,未能用出全力!

    那飛針,竟直接將許仲良的掌心穿透,速度絲毫不慢,貫入了王升脖頸!

    虛空之中,再次安靜了一瞬。

    “誰!”

    “你做什么!”

    拋出飛針的那人周遭的身影迅速退開,一雙雙滿是憤怒的目光注視著這人。

    而這人冷笑了一聲,身形突然炸開,一抹虛影出現在了眾天庭仙神眼前。

    這虛影是個身穿黑鱗寶甲的中年道人,此時負手仰頭大笑,笑聲之中多是狂妄。

    “區區圣靈,竟也敢與我家主人爭鋒,如此簡單就被我得手,主人當真是高看了你一眼!

    如今,這三界,還有誰能與我主人奪那仙帝之位!”

    純陽子見狀,在旁怒吼一聲:“你是鳳九的人!”

    “哦?”這虛影冷笑了聲,身形卻緩緩消散,這本就是大能做出的化身,厲害的是那把飛針靈寶。

    “你竟知我主人姓名。

    呂洞賓,我主人曾說過,若你想來投,可許你四御之位。”

    “滾!”純陽子大喝一聲,這虛影大笑幾聲,身影被掌風拍散。

    而此時,王升額頭,突然有一道金色光點飛出,而王升瞬間‘撒手人寰’,躺在許仲良懷中,氣息全無。

    許仲良渾身都在顫抖,目光之中濃濃的愧疚,抱著王升的‘尸身’,竟不知該說些什么,該做些什么。

    那金色光點,是許仲良安排給仙圣界眾大能看的。

    而此時,王升卻是真的,已經沒了半點生機……

    那飛針殺大羅都夠了,更何況是他一個小小的金仙境……還未長生……

    “是我的錯……是我……”

    純陽子立刻向前,將王升從許仲良手中奪了過來,雙目泛紅,低聲道:“還斬不斬,你還斬不斬!”

    “我……我……”

    許仲良突然低頭噴了口鮮血,身形緩緩仰倒,被一旁烏天狩連忙扶住。

    純陽子眉頭一皺,戲過了?

    而那一點金光,此時已經升到了天庭眾仙神上空,輕輕炸散,化作了王升的虛影。

    此時,大道突然震顫,這些都是許仲良提前做的手腳,但因內疚而昏迷過去的許仲良,此時卻是無法親眼看到。

    虛空中,王升的虛影注視著仙圣界,抬手指著仙圣界的大道門庭。

    “十萬年……

    百萬年……

    吾歸于道,終將執天。”

    隨后,那金光緩緩消散,眾大能遍體生涼,不少人立刻掐指推算,卻根本推算不出什么。

    無數人心底泛起了滔天波浪。

    圣靈死了,被另一股勢力暗算,是一個名為鳳九的神秘人物,且此時并未被仙圣界發現的狠人暗算;

    但圣靈最后說的話,又預示著他們終將回來。

    一抹刀光自虛空綻放,將此地斬成兩截,那二郎真君渾身被白色火焰包裹,左手提著一只首級,自虛空深處氣焰兇兇而來。

    “十人,為他陪葬。”

    這個‘人’,值得自然是能與他一戰之人。

    ……

    那天的大戰,場面十分混亂,最后純陽子與芷冰抱著王升的‘尸身’、帶著離裳,趁大亂離開。

    三個月后,東天域的大佛之內。

    氣若游絲的王升,被離裳雙手抱著,送入了仙禁之地的旋渦中。

    純陽子與芷冰仙人卻在此地開始忙碌,開始布置漫天之法,尋求破解歲輪大陣之法。

    之前那個偷襲王升的虛影……

    其實是芷冰。

    而那把飛針,也是芷冰所有,從未顯于人前,這次卻是用了之后就直接報廢了一件先天靈寶。

    王升當時元神是被完全凍結,并未被摧毀,從而做出了‘真死’之相。

    就是……

    “嘶,”純陽子一陣嘀咕,“文曲星君會不會出事?感覺這事對他打擊挺大的。”

    一直在旁不敢說話的清風道長愣了下,忙問:“前輩,祖師爺怎么了?”

    純陽子道:“這個,稍后跟你解釋,你們兩個也進去,護送非語回地修界,等非語醒了問他便是。

    現在事情暫時解決了,以后不會有人能推算到非語的蹤跡和下落;

    對于無盡星空來說,圣靈已死,地修界有了最少十萬年的安生日子。”

    一旁芷冰卻是并未多說什么,已坐在一旁,開始參悟……

    蟲洞。

    ……

    ……

    下一卷預告:【人靈】
qq捕鱼达人3d技巧 北京赛车5码规律图解 幸运飞艇骗局揭秘 2019年四肖期期中准 北京麻将机专卖 特斯拉概念股票 学生网上打字赚钱平 怎样才能打好麻将 股票打新股技巧 现在做什么网站赚钱 好彩1开奖数据 配置股票型基金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 白城52麻将手机版下载 微信怎么股票群 pc蛋蛋网投 下载闲来点炮安徽安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