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仙子請自重(問道紅塵) 姬叉

第六百一十七章 師父沒收了(白銀加更5/20)

    當秦弈說“從遇上你開始”的時候,明河在癡呆,戒指的狗子也在摸著下巴出神。

    流蘇斜睨著它,淡淡道:“喂,你想干什么?”

    狗子一時沒有回答。

    那一刻它感受到了秦弈的貪,第一次讓它感覺得如此明顯。

    在歷來很隨性的秦弈身邊,這種貪欲十分突兀。其他時候偶爾也有一點,但都沒有這次的強烈。

    它如果要反噬,這就是最佳時機……也不知道流蘇能不能阻得了這種天賦技能,也許可以吧,它一異動流蘇就發現了,克得死死的樣子。

    但流蘇能不能阻止是另一回事,它并沒有第一時間想到反噬,只是在走神。

    這就有點出奇了。

    被流蘇這么一問,狗子想了一陣子,嘆了口氣:“他有貪,太正常了,我一直就在等他流露出來。奇怪的是我明明等到了,卻為什么沒想過動手,我奇的是自己,不是在奇他的貪。”

    流蘇淡淡道:“當然是因為你更貪。”

    “嗯?”

    “你知道在他身邊,你有可能達成這輩子最大的愿望。”

    狗子沉默。

    “你再裝傻,也是數一數二的大能,不可能看不出有風云聚于他身。若此世有劫,他必是應劫者,沒有什么比跟著他更能快了。”流蘇笑了笑:“其實便是有貪,你也未必就能反噬的,否則你早天下無敵了。”

    狗子平靜道:“當然……所謂斷絕貪嗔癡,從來都是騙人的把戲,世上只有一種人絕對無此三垢。”

    “太清?”

    “死人。”

    “……”

    “太清如你,有。求道如這道姑……當然也躲不過去。”狗子笑道:“看她們自欺欺人,撕成一團,挺有趣的。”

    流蘇一骨頭拍在它臉上。

    狗子捂著臉,委屈得要命:“干嘛忽然打我?”

    “看你忽然變得牛逼,很不習慣。”流蘇抬著頭,眼睛向下看著它:“故意問你一句太清,你還喘上了……只是想聽你說幾句巴結的話,難道是想聽你裝逼嗎?”

    狗子:“……”

    你是因為我說你也有貪嗔癡,很不爽對吧……

    結果流蘇卻沒反駁它說自己也有貪嗔癡的事,只是遞過一片瓜,狗子抽著鼻子接了。

    “吃你的瓜。”流蘇枕著一塊靈石,悠然道:“最近的戲多好看,少想那些有的沒的。”

    外面明河說了“試試”,便也不矯情,很爽快地收起翎羽,起身道:“既說到這了,其實別的也沒什么可說……”

    告辭的話還沒說出來,就被秦弈打斷了:“道友每次見我,都要如此來去匆匆?”

    明河沉默。

    秦弈道:“我們都已經暉陽了小明河,你師父管不著了。”

    明河怒道:“我比你大!”

    “好好,明河姐姐。”秦弈舉手投降,又道:“這么多年不見,不能互相說說別情?你這些年……都在閉關嗎?”

    “為什么要告訴你?”

    “這個,道友重逢,這不是理所當然之事?莫非道友對我有什么想法?”

    又來這招,明河氣得要吐血,憋了好一陣才道:“多數在閉關……也有云游,還得過些造化。”

    明河說得很平淡,秦弈倒是很驚奇。

    神州還有造化?

    仿佛看出他在想什么,明河笑了笑:“也許對有些人來說,不到先天之寶都算不上造化,可實際上……當初你我古墓之行,難道不是造化?能對己身修行有利,就是造化,即使出身大宗門,也不是什么都靠宗門提供的。”

    秦弈頷首:“說得是……好像是我好高騖遠了。”

    “不是你好高騖遠,只是你造化太離奇,我至今都想不明白你是怎么赴裂谷下幽冥的,如今居然還能來大荒……”明河忍不住還是刺了一句:“更想不明白你是怎么每到一個地方都有新的女子。”

    秦弈面紅耳赤,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解釋這個問題。

    明河似是也懶得多提自己這些年的事情,話鋒一轉,又道:“你真這么扯著我聊天,新婚妻子和孟輕影就放著不管了?”

    秦弈道:“她們正在談正事,目前看著風平浪靜應該沒吵起來……這件事我覺得你應該也有一定興趣,要不一起去聽聽?”

    明河想了一陣子,她對幽冥之事確實是有興趣,尤其是看了幽皇宗遺刻之后,特別感興趣。

    被這么一說,本來想告辭的便也一時不想走了,猶豫片刻,終于還是道:“你還是先去她們那里居中調解吧……我、我稍候再來。”

    秦弈以為她只是不想和自己一起過去面對兩個女人,感覺很那啥……這可以理解。他也對那邊談話有些放心不下,暗道那兩個這么久沒打起來已經挺不容易的了,能這么風平浪靜真稀奇,可真得去看看才行。

    所以說想做渣男最麻煩的問題就是分身乏術,一邊覺得不能丟著明河不管,一邊又掛念那邊的狀況……

    好在明河實在是太會替別人著想,他也不矯情,便起身道:“我先過去看看,你若是感興趣,隨時過來旁聽。”

    秦弈跑路了,明河等他走了一陣子,才飄然上天。

    她才不是擔心和秦弈一起過去不好面對那兩個女人呢,那兩個女人有什么好怕的,又不是吵不過她們!

    其實是要向師父匯報一下此行狀況,畢竟是奉師命來的,總該有個反饋不是?雖然她覺得師父多半在看著……那該走的程序也要走啊,明河可是尊師重道好道姑。

    果然身赴九天,通訊術法都還沒啟動呢,曦月就忽然出現在面前,笑嘻嘻地打量她。

    明河有些沒好氣地行禮:“參見師父……”

    曦月笑嘻嘻地看了她半天,才終于收起笑容,嘆了口氣道:“你依然有情,這樣下去,恐難證乾元。”

    明河不服:“明明沒有了。我鬧婚禮,是因為師父太過分了,我也有脾氣的!”

    曦月“切”了一聲:“如果真無情,便是看著他洞房花燭,那也不過如看兩只猴子,又有什么脾氣可言?”

    明河呆了一呆,無言以對。

    “騙人騙己。”曦月鄙視地伸出手:“拿來。”

    明河倒退半步:“什么?”

    “男人送你的求親之儀!”曦月一把揪過徒弟搜身:“這東西你也敢藏身上,真當為師很好騙?”

    明河捂著腰帶掙扎:“不是那里!等等師父,這個不是求親的啊!”

    曦月很快從徒弟懷中摸出那根翎羽拋了拋:“不管是求親的還是定情的還是讓你放開啥的,反正對你沒好處,師父沒收了。”

    明河眼巴巴看著師父把翎羽收了起來,耷拉著腦袋不知道怎么吐槽。

    這種東西……師父要沒收好像是天經地義,沒話可說啊……

    可是他想試試的事情,好像就無法驗證了。

    反過來想想,師父說得也對……連這個被沒收了都覺得好心疼,強行說自己已經無情,確實自欺欺人。

    曦月看徒弟可憐巴巴的表情,強忍住笑意,丟下一塊令牌:“既然來了大荒,也別急著回去。你持我令牌,去極東菩提寺,他們的佛法頗有可觀者,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你誠心問道,自有所得。”

    “可是師父,我想探探幽冥。”

    曦月怔了怔,微微皺眉,似乎想說什么,卻又吞了回去。最終只丟下一句“隨你”,就消失不見。
qq捕鱼达人3d技巧 辽宁11选5技巧规律 查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不怕连挂的倍投 哈尔滨哪里买自动麻将机 巴萨最近一次欧冠冠军 永利棋牌官方下载 甘肃11选5玩法技巧 诸葛亮一波中特 大地棋牌唯一官网 山西体彩11选五中奖规则 网络上什么兼职赚钱 免费下载天星山西麻将 现役nba巨星排名 五分彩推算 广东好彩1开奖记录 方大特钢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