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一劍斬破九重天 流浪的蛤蟆

二八六、韓嫣出劍

    王崇詭秘的一笑,悠然答道:“我的師父……的確就是演慶。”

    這句話頗帶雙關,韓嫣秀眉輕挑,片刻之后,才幽幽說道:“若是真個如此,道宗魔門可就出大事兒了。”

    王崇燦爛一笑,說道:“豈止!過得三四百年,道門還會再出一位泰山都御真君,亦為魔門中人。”

    韓嫣沉吟良久,這才說道:“若你說的是真話,我大約就明白,為何師祖她怎么都不肯回補天派了。”

    王崇心頭微微一動,問道:“你可是推算過?”

    韓嫣輕笑一聲,答道:“補天六藝之一,便是推算之術,并不輸給吞海玄宗的先天玄指演命術。只是我道行淺薄,推算不得大事兒。”

    王崇問道:“我可有說謊?”

    韓嫣搖頭答道:“并不曾說謊。你的確是演慶門下,三百年后……我不知道,你怎生得知,會有一位魔門出身的泰山都御真君,但你對此言確信無疑,也是一句真話。”

    世人都道,假話才會成謊,卻不知,真話亦能為謊言。

    王崇并不曾說謊,但卻讓韓嫣判錯,對他的身份另有一種確認。

    韓嫣手托香腮,做出沉思之狀,良久之后,搖了搖頭,輕笑道:“魔門大興,并非是好事兒。且不去說它,我們兩人正在風云之中,可要攜手?”

    韓嫣一雙美目,盯著王崇,臉上有似笑非笑之意。

    王崇瞧得這位魔女,精致無暇的臉蛋上,隱隱有一層輕霧,他就知道,自己從未有真正看透過她。

    不過對王崇來說,這卻是一件極有挑戰的事兒。

    他輕輕一笑,反問道:“為何不介意,我還有其他紅顏知己?”

    韓嫣就好像,遇到了什么可笑的事兒,抿嘴淺淺輕笑,反問道:“你是怎會以為,魔門中人可以跟正道中人結親?莫要說我家老祖,你若是有道君的修為,當真可以肆無忌憚。”

    王崇喃喃自語了兩句:“魔門,道門……”

    他長嘆一聲,心頭還是頗有糾結,一日魔門,終生都洗不脫魔門的根底。

    韓嫣隨意側坐,手托香腮,淺淺輕笑,宛如世間最美麗的風景,她柔聲說道:“就如當年有魔門道家,認為妖族可以教化,最后卻是天妖屠蒼生。道門也不乏覺得,魔門道門不過修行之法不同,不該爭斗,最后這些人,還有他們的門派,都滅于滾滾紅塵。”

    “也許道君之輩,真可以肆意妄為,但道門魔門從沒有并立之理。你出身魔門,跟齊冰云不說永世不能一起,至少……陽真以下,不成!”

    王崇想起,當初唐胤師兄也曾說過:接天關外,魔門之人,盡可殺之。

    不由得再次嘆息一聲。

    韓嫣笑道:“只有極其愚蠢之輩,才會覺得,世間眾生可以相親相愛,和睦相處。就算佛祖神通無邊,宣講眾生如一,但佛法傳諸后世,大德漸少,淫僧卻層出不窮,欺騙信徒財貨之輩,比比皆是,詐成放生,可積功德,卻把毒蛇成群成窩放入村鎮,行徑之毒辣,遠甚魔鬼。”

    “故以法立世,以法規矩眾生,在后世方才盛行天下,講究慈悲之輩,篤信道德之徒,反而禍國殃民。”

    王崇聽得這些離經叛道的話,再去看韓嫣美貌如仙的姿容,忽然生出了一種感慨,說道:“果然不愧是補天魔女,著實……可怕!”

    韓嫣笑道:“可怕又打什么緊。若是你怕我,又何配跟我同行?若是你亦可怕,更勝于我,小女子又能如何?還不是低眉順眼,做個溫順娘子。”

    韓嫣平日端莊大方,在天元絕壁顯露本性,肆意飛揚,但人本來就不是只有偽裝,也不是只有本性,乃是教化心性經歷本我……種種雜糅一體。

    真正的韓嫣,不是天生本性的那位,而是眼前的這位,補天魔女韓嫣。

    以絕強之姿,向王崇發出邀請。

    王崇知道,韓嫣是已經玩膩了情情愛愛,種種曖昧,就是憑空出劍,要他做出應對。

    不管是王崇悍然出手,兩人就此翻臉,還是王崇生出猶豫,又或者其他選擇。

    韓嫣都會一一接下,從容不迫。

    王崇忽然歪了歪頭,笑道:“你真有信心,將我戰而勝之。”

    韓嫣撲哧一笑,說道:“當然沒有十足把握,不過,若是做什么事兒,都有十足把握,人生又哪里來的樂趣?”

    王崇沉吟良久,忽然一笑,伸出手來。

    韓嫣亦盈盈一笑,輕輕伸出素手。

    兩人手掌握在一起,忽然有一種心有靈犀的感覺,兩人都是出身魔門,都是偽作道門弟子,都有修習補天劫手,除此之外,亦都有好些秘密,還都交織一體。

    王崇緊緊握住了一會兒,忽然笑道:“剛好有件聘禮!”

    韓嫣搖頭說道:“莫要是拿十二枚丹珠,也莫要是一口飛劍。”

    王崇哈哈一笑,思忖片刻,取出了七妙如意寶禪杖,遞給了韓嫣,說道:“便以此物為聘禮罷。”

    韓嫣抿嘴一笑,說道:“此物還算有誠意。我便以一套劍法作為回贈。”

    她素手纖纖,伸手一點,就有一道玄奧法訣,在王崇的識海流淌。

    王崇有些駭然,叫道:“可是峨眉的雷霆霹靂劍訣?你怎能學得?”

    韓嫣笑道:“我是楊祖一脈,上次去峨眉,便是求教此門劍術。”

    王崇只是微微參悟,就歡喜不盡,他手里最強的戰力,就是白梟妖身,但限于自己也不懂雷霆霹靂劍訣,只能以白梟本身功力對敵,始終差了一線。

    到了這套劍法,王崇自忖,就算比不得小劍仙歐陽圖,卻再也不會懼怕龍吉吉之流。

    這套劍法,對王崇來說,當真可稱得上是雪中送炭,更有錦上添花。

    韓嫣輕挽鬢角秀發,說道:“成姐姐是我結拜姐妹,你不可打她的主意,外面的兩名大敵,你去幫她退了罷!”

    王崇苦著臉,說道:“就算是小霹靂白勝,又如何能連斬兩位陽真?”

    韓嫣輕輕湊在他耳邊說道:“這兩人怕是,還不及極光夫人,你總有辦法對付。”
qq捕鱼达人3d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