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明朝小公爺 貪狼獨坐

第五百二十五章 岸礁驚濤終得撞,掀起風云四流散(二十九)

    “賠償!”

    張小公爺的笑容漸漸的變淡了,望著火篩一字一句的道:“首先要談賠償!”

    火篩雖然不知道為何張小公爺如此堅持的要賠償,但還是點了點頭。

    “請您把條件都說一說,然后本汗與諸位頭人商議后給您答復。”

    但張小公爺卻搖了搖頭,望著火篩一字一句的道。

    “賠償,這是先決條件!若無此項,則不必再談了!”

    火篩沉默了一會兒,沒有說話而是望向了那些頭人們。

    此刻的情況能容得他們不答應么?!

    已經是戰敗出關了,接著的冬天如何熬過去?!

    若是沒有物資的支持,那么不必大明軍伍出關剿殺。

    僅僅是草原上即將到來的白災,就足以讓他們在座的多數部族近乎完蛋。

    會不會整個部族都完蛋,還得看運氣。

    “火篩汗,我們答應了!”

    咬著牙說了這一句,諸部族的頭人們仿佛臉上被人狠狠的抽了一記耳光。

    韃靼何曾向別人做過賠償?!

    但這輸了就是輸了,沒有理由也沒有底氣談下去。

    “損失會有戶部的人與大汗談,其余人恕小子不認。”

    張小公爺淡淡的道:“然后就是物資,可以交易的與之前談好的一致不變。”

    “鐵鑊、布匹、糧秣、棉甲……帝國還能給你們提供一些燃料,京師所產的蜂窩煤。”

    唔……蜂窩煤是個好玩意兒,順便把爐子也推廣一下。

    而且這蜂窩煤那是可以長期供應滴,草原人習慣于燒牛羊糞作為燃料。

    平日里這自然是無礙的,但到冬日里這就不夠用了。

    “抵付的話,可以用牛羊、皮草、馬匹……”

    張小公爺說到這里,頓了頓輕聲道:“當然,我們也很缺人筑路……”

    火篩深深的吐出一口氣,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這件事情他們之前已經探討過了,有些話不必說的太過明白。

    倒是火篩身后的諸部頭人們有些莫名其妙,火篩亦似乎察覺到了這點。

    轉過身去望著他們,輕聲用韃靼語說了一句:“他們需要奴隸!”

    韃靼諸部頭人們聽得這話,猛然間心頭一寒。

    他們都沒有注意到,亦是此時火篩的眼底閃過了一絲寒光。

    張小公爺若有所思的掃了一眼韃靼諸部的頭人們,隨后那雙丹鳳桃花中帶上了若有若無的笑意。

    “什么時候開始交易?!”

    火篩望著張小公爺,輕聲問道。

    玉螭虎看著臉色似乎沒有什么改變,但眼神中已然盡是殺意的火篩輕聲道。

    “你們湊足了補償和交易的物資,自然就能開始交易了……”

    說著,玉螭虎頓了頓輕聲道:“為了表現誠意,我覺著你們先賠償我們一千頭牛……”

    這話一出口,頓時火篩身后的諸部頭人們坐不住了。

    便見得一位跟火篩不對付的頭人激動的站起來,瞪著張小公爺怒喝。

    “什么?!一千頭牛?!你怎么不去搶?!你……”

    然而他話都還沒有說完,火篩便突然站起來一抬手直接將他拎了過來!

    “不!火篩!你想干什么!!”

    隨著火篩開始動手,那些個遠處陣營中火篩及親火篩的部族亦開始動手了!

    轟隆的馬隊全然殺出,營帳區域處不斷的傳出怒罵聲、哀嚎聲和求饒聲……

    鐵佛則是獰笑著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的轟然砸出,幾個部族的頭人大叫想要抽刀。

    卻被鐵佛“轟隆~”一撞,整個人直接轟然翻倒。

    也不知這鐵佛如此肥碩的身軀,究竟是怎么有這么靈活的身手。

    他甚至架住了幾個頭人砍來的彎刀,咆哮著連續幾腳“砰砰砰~”的將他們踹的噴血翻倒。

    “您要的一千頭牛有了,還有至少一萬人的奴隸。”

    火篩“咔嚓~”一下將手里的頭人那雙手從關節上卸下,拿走他的彎刀將他擲在地上。

    然后望著張小公爺淡淡的道:“我們……現在可以交易了嗎?!”

    “當然可以!”

    張小公爺微微一笑,緩緩的站起來望著火篩輕聲道。

    “為了表示誠意,我可以先給你五千石的糧食……”

    “具體的數量和價格,我會讓人快馬送往京師然后請我皇陛下派專人與你來談的!”

    火篩聽得這話,臉色不變的點了點頭。

    那被他擲在地上的韃靼頭人滿眼怨毒的望著火篩,咆哮著。

    “火篩!你這頭養不熟的狼!該死的叛徒!大明的狗!!”

    鐵佛這個時候走了上來,抬手便將這頭人的下巴“咔嚓~”一下卸開。

    這頭人頓時發出“呵呵呵~”的聲音,盡管眼神更加的怨毒卻也一句話都罵不出來了。

    “你們想要讓你們的家人餓死嗎?!想想白災吧!只要歸順了火篩汗,你們就能得到庇護……”

    遠遠的,火篩的親隨和那些支持他的部族已經在高呼了。

    那些原屬于其他部族的韃靼騎兵、牧民們眼神中露出了些許猶豫,在草原上成為其他部族的牧民并不出奇。

    戰敗者被劃為奴隸,這都是常事。

    他們自問還算是有些許力量,可以騎馬彎弓。

    所以對于成為火篩汗的部族一員,并沒有那么的排斥。

    “你們的頭人已經倒下了,你們要隨他們一起去做奴隸嗎?!”

    遠遠的,有人在聲竭力嘶的呼喝著:“想想吧!為了你們自己!!”

    那些部族的頭人們見此,不由得目眥欲裂!

    然而他們都被卸下了下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愿意為火篩汗獻上我的忠誠……”

    卻見有的部族精騎在沉默了良久之后,看著自己部族被擒獲的頭人。

    再看著包圍了他們的火篩及其親隨部族的騎兵們,默默的走出了營地。

    下馬后單膝對著火篩這邊跪倒臣服。

    有人帶頭了,自然有其他人跟上。

    沒一會兒,便有一大群原屬這些頭人們的部族民選擇了投降。

    “怎么樣?!你滿意了嗎?!”

    火篩望著張小公爺,輕聲問道。

    張小公爺則是對著火篩悠悠一嘆,再次拱手道:“可惜大汗生不逢時啊!”
qq捕鱼达人3d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