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諜海獵影 眀志

第一三八三章 前功盡棄

    任憑川島胡言亂語,象是發瘋了一樣,方不為卻無動于衷。

    他在等藥效徹底發揮,等川島完全陷入無意識,卻不會昏迷的狀態。

    等了快有十分鐘,川島的聲音越來越小,直至沒了聲息,兩只眼睛中沒有了焦距,口水一滴一滴的嘴里淌了下來。

    “沒試過這么好的東西吧?”方不為冷冷的笑道。

    這幾年,方不為一直沒有停過失憶水和吐真藥的改良。

    經過南洋醫藥公司西洋藥師和中藥大師傅們的不懈努力,方不為對這兩種藥物的掌控更加精準,藥效也更加突出了……

    他相信,除非遇到那種經過高級別特訓,意志真的如鐵打一般的死硬份子,九成九的人,都會被這兩種藥亂了心志。

    川島的意志力不弱,但同樣,她的弱點也很致命。

    復國已成了她畢生之死志,只要打碎她的這一層幻想,川島的信仰和意念就會徹底崩塌。

    比如現在,猜到自己不會活著讓她離開,她這半生為之努力拼搏的事業,也走到了盡頭,所以,川島的精神崩潰了。

    換個角度想,她這何償不是怕死?

    方不為回憶了一下,又換成了影佐禎昭的口音:“川島君?”

    川島的眼睛微微的閃動了一下,好像在回憶:這個聲音怎么這么熟悉?

    “川島君?”方不為又叫了一聲。

    “影佐閣下?”川島無意識的呢喃了一句。

    “是我!”方不為問道,“你的任務失敗了?”

    是啊,任務失敗了……

    象是在做夢一樣,川島想起了方不為的那張臉,又想到自己被他綁架了……

    是影佐閣下救了自己吧?

    那方不為呢?

    哦……對,巖井叛變了,必須要告訴影佐閣下……

    “閣下,他叛變了……巖井叛變了……”川島歇斯底里的叫著。

    “他已經叛逃了!”方不為模仿著影佐禎昭的語氣說道,“所以你必須告訴我,你對他說過什么,他又給你安排過什么任務……”

    “已經向您匯報過了……”

    “請再復述一遍!”川島的話剛說了一半,就被方不為打斷。

    “請他向外務省申請,徹底調查中村,是否與方不為有勾聯的跡像,更或者,是否已經背叛帝國……”

    只是這一句,方不為就什么都明白了。

    果然,川島消失的這半個月,跑去上海和南京,尋求支援了。

    而且,她基本已經成功了。

    川島不是普通人,就算她現在沒有任何證據,但只要提出來,就沒人會把她的質置疑當做耳旁風……

    在華各日諜部分,絕對已開始重點關注,及調查自己了。

    中村被緊急調往日本本土就是明證……

    干你娘……

    一股沖天的火氣竄上腦門,方不為恨不得一拳打爆這個女人的腦袋。

    他辛苦了整整三年,費盡心機打造這個身份,并成功打入日諜內部,就這樣,被這個女人給毀了?

    雖然川島不是第一個知道的,而且馬春風也已給自己下了最后通牒,這個身份可能用不了多久了。

    但能用一天是一天,說不準自己就能找到機會,再干一票大的。

    毀了,全毀了……

    方不為恨的嘴唇直哆嗦,硬生生的忍著怒氣,套問著川島的話。

    這個女人在東北,華北深耕多年,與關東軍,華北方面軍中的主要人我的,關系不是一般的深厚,許多軍事動向,她都了若指掌……

    足足問了兩個多小時,確定把川島所能知道的全都問了個干凈,方不為才重重的一耳光,扇到了川島的臉上。

    這種毒如蛇蝎一樣的女人,不可能讓她沒有一絲痛苦的死去的,那樣太便宜她了……

    必須要讓她感受到死亡的恐怖……

    “啪”的一聲,川島感覺自己的臉,象是被火車撞了一樣,整個腦子都在嗡嗡做響,持續了好幾秒之后,一陣從未感受過的刺痛襲來。

    川島眼睛一突,突然就清醒了過來。

    自己為什么突然就睡著了,夢到了巖井英一和影佐禎昭,還和他們說了好多話?

    難道自己把所有的情報,都告訴了方不為?

    她驚恐的看著方不為:“你對我做了什么?”

    “呵呵呵……”方不為咬著牙,露出一絲陰戾的笑。

    川島覺的一股寒氣撲面而來,瘆的她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你……你要做什么?”川島哆哆嗦嗦的問道。

    “送你去見愛新覺羅家的列祖列宗……”方不為獰笑道。

    這一刻,川島真正的感受到了恐懼。

    方不為真的要殺自己?

    “不……不要……”川島歇斯底里的喊著,“我還有用……我還知道許多絕密的情報……”

    剛才不還是一副鐵骨錚錚,視死如歸的架勢幺?

    看來是想到了,現在的她,已經沒有什么價值了。

    看吧,終歸還是怕死的……

    “不用了,我已經知道了……”方不為冷笑著,“沒有想起來幺?你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在夢里,你把什么都告訴我了……”

    川島猛的想到了一種傳說中的技能:催眠?

    “不……不可能……”她瘋狂的搖著頭,“沒人能做到的……731早都試了無數遍了……”

    方不為沒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沒必要給這個女人解釋那么,他只想盡快的送她上路。

    方不為伸出手,掐住了川島的脖子。

    “不……不要……我還有錢……”

    錢?

    方不為失笑的搖了搖頭,手上的力道越來越重。

    川島覺的自己的喉嚨越來緊,根本吸不進一絲的空氣。

    自己要死了?

    不……

    大清還沒有復國,自己在大仇,也還沒有得報……

    我不甘心……

    這是川島的最后一個念頭。

    方不為緊緊的扼著她的脖子,那張涂著厚厚的一層粉的臉,慢慢的通紅,然后變成緊紅……

    兩只眼睛使勁的往外突,象是兩顆圓滾滾的球……

    確定川島的脈搏不再跳動,已徹底沒有了呼吸,方不為才松開了手。

    這樣一個人物死在他手上,方不為卻沒有一絲的高興。

    殺一個川島算什么?

    板垣,巖井,影佐禎昭,吏或是汪精衛,周佛海,哪一個不比川島更該死?

    本來是有機會的,全讓這個女人給毀了……

    方不為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心里象是著了火。恨不得把這幢房子給點了……

    胡山,你給老子等著。

    他看了看時間,現在才是凌晨四點多,手腳麻利一點,還能來的及。

    方不為解開繩索,把川島扛到了肩上。

    川島的尸體軟的像面條似的,又象是抽走了所有的骨頭。身體的溫度也在慢慢流失……

    他不是第一次接觸尸體,所以很清楚,人剛死后,都是這樣。

    這樣都要是能活過來,那就當老子做了一場大夢吧……

    方不為自嘲著,背著尸體原路返回。

    保鏢,老媽子,甚至是李明蘭,都睡的正香,誰都不知道房頂上破了個大洞,川島被人從這里偷了出去,還回來之后,已成了一具尸體……

    站在房頂,吹著寒冽的冷風,方不為的怒火稍稍的消散了一些。

    剛剛密室的時候,他是準備把川島的尸體掛在閣樓上,再在她的脖子里掛幾個字的。

    然后再殺回豐臺,要了胡山和金懷玉的命。

    但冷靜下來之后,方不為覺的,不能這么干。

    不然就是明著在告訴日本人:那個飛天遁地,無所不能,無人殺不了的神秘人物又出現了。

    日本人會想,他為什么要殺川島?

    所以胡山就更不能殺了。

    這樣會進一步坐實川島的推測:齊希聲就是方不為。

    也根本不用日本人大開腦洞,散發思維,自然而然的就會猜測:那個神物是不是和方不為,或是齊希聲有關系,更或者說,這三位,本就是一個人?

    雖然這個身份已接近暴露,但至還沒暴露,好好謀劃一下,未必不能再發揮最后一次作用……

    小不忍則亂大謀!

    方不為咬了咬牙,又使勁的呼了兩口氣。

    便宜你了……

    他看了看垂在自己胸前的那張臉,把繩子從洞口放了下去,然后輕手輕腳的往下滑。

    人雖然被迷暈了,但本能還在。

    李明蘭緊緊的裹著被子,卻還是被凍的瑟瑟發抖。

    把川島放在床上,還替她蓋好了被子,方不為又看了看李明蘭那綞明媚動人的臉,又想到了李明香。

    可惜,雖然長的很像,但終究不是一個人,而且她也沒有做錯過任何事情……

    終究還是沒辦法對一個無辜的女人下手。

    算了,看在安知容的面子上,留她一命吧……

    方不為嘆了一口氣,順著繩子爬出了洞口,蓋上了木板,油氈,青瓦,然后消失在了夜色中。

    ……

    次日,已是日上三桿,四個保鏢全都吃過了飯,兩個在車上補覺,兩個在堂屋里等川島。

    越等越不見動靜,保鏢頭目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以往的川島不是沒有喝醉過,也不是沒有睡到正午過后的時候。

    但李明蘭卻很少有這種情況。

    即使他喝的再醉,睡的再晚,第二天一早,都會準時起床……

    保鏢頭目沉吟了一下,叫過了老媽子:“進去看一下……”

    “不……不行的……先生會生氣的……”老媽子的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川島的起床氣非常大,一個不慎,就會招來一頓毒打,老媽子哪里敢擅自闖進去?

    不然早都進去了。

    保鏢頭目冷哼了一聲,想了想,硬著頭皮推開了房門。

    他也怵,不過至少不會挨打,至多也就是挨頓罵。

    風一開,一股冷風撲面而來,頭目沒忍住,打了個冷戰。

    怎么回事,怎么屋里比外面還要冷?

    難道這兩位是開窗睡的?

    保鏢頭目瞅了一眼,發現窗忘掉關的好好的。

    怎么回事?

    即便發現了異常,頭目還是沒敢進去。

    天知道,被子底下的兩個人有沒有穿衣服。

    “閣下,閣下……”

    頭目喊了兩聲,背對著他的川島沒一絲動靜。

    頭目心里越來越沉,又喊著李明蘭:“李小姐,李小姐?”

    “唔……”李明蘭無意識的應了一聲,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嘶……”怎么這么冷?

    李明蘭裹緊了被子,把川島的兩條大腿給露了出來。

    保鏢更不敢進去了,站在門口說道:“李小姐,看一下閣下……”

    “哦!”李明蘭點點頭,在川島的肩膀上推了一下:“哥哥……”

    入手冰涼,象是摸到了冰塊上一樣,李明蘭的手猛的縮了回來。

    推著都不醒,甚至沒有一絲的反應?

    保鏢臉色一變,再也顧不得挨不挨罵了,一個箭步沖了進去。

    川島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嘴唇白的跟紙一樣。

    “閣下……”保鏢又推了一下,雖然推動了,卻發現川島的整個身體都在動。

    頭目眼睛往外一突,連身體都跟著抖了起來。

    死了?

    再用手一探,沒有一絲呼吸的動靜。

    “閣下……閣下……”保鏢一聲大吼,一把把川島從被子里撈了出來。

    身上只穿著一條內褲,皮膚青一道紫一道,象是被用鞭子抽過一樣。

    但保鏢知道,這不是打的,而是在生前用繩子靳的,人死后,血液不循環,就會留下印記。

    再一個,脖子是五道指點印清清楚楚,明顯是被人掐死的。

    “怎么回事?”頭目目眥欲裂,一把掐往了李明蘭的脖子。

    設計間里就他們兩個人,幾個保鏢守在外面,一整夜連一絲動靜都沒聽到,就只有李明蘭的嫌疑最大……

    李明蘭一張臉漲的通紅,根本說不出話來,只能使勁搖頭。

    聽到頭目的大吼,另外三個保鏢也沖了進來。

    其中一個看了看川島的尸體后,轉過頭來拍了拍頭目的手,又指了指川島的脖子:“白下,不是李小姐!”

    “李小姐的手沒有這么大,也絕對沒有這么大的力氣……”

    頭目恍然大悟:對,這是單手掐的,李明蘭根本沒有這么大的力氣。

    是別人?

    從哪進來的?

    頭目猛的反應過來:房子里很冷。

    窗戶是關死的,那就只剩墻和房頂。

    “找!”頭目一聲厲吼。

    都是專業人員,既便方不為臨走時,把房頂恢復了原樣,但不可能一點痕跡都留不下。

    幾個保鏢終于知道,殺死川島的兇手是怎么進來的。

    (本章完)
qq捕鱼达人3d技巧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网站 南昌股票配资 黑龙江36选7开奖信息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规律 香港二分彩走势图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时间 快乐十分广东 360排列五历史开奖号码 江苏11选5网上购买 中国体彩辽宁11选5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查询 大股票论坛 江苏快3是正规彩票吗 11选5开奖结果云南 慧配资 广西快三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