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殆火

481.軍心難定

    南方軍營。

    聞仲眉頭緊皺。

    姬發代父稱天子,傳告紂王十罪的消息,已經遍布天下。

    即使是南疆也人盡皆知,此前還有越人以此挑釁大軍,想要將大商南征軍隊引入深山老林。

    這件事不好辦。

    “哎”

    聞仲一聲嘆息,可他沒辦法,這是注定的事情。

    封神大劫,商周之戰,不就是幾十甚至幾百年前,早已推演出來的嗎?

    即使退一步,姬發不想打,操控著這一切的仙神也定然要打。

    聞仲點亮油燈,其實以他的視力不要燈沒問題,但中央大帳亮起燈,能稍稍安定這風雨飄搖人心惶惶的軍營。

    就在這時,太鸞飛也似的沖入帳中,帶起的陣陣驚風險些將油燈給吹滅了。

    聞仲放下手中的軍情奏報,問道:“何事如此驚慌?”

    太鸞都快哭出來:“末將……末將……末將該死啊,末將不該來見太師……”

    “”

    聞大爺的脾氣有點暴躁,想動手打人,來都來了,還說什么不該來見?

    他一拍案:“有事快說!”

    太鸞喪著臉,道:“末將與少將軍在三山關外探查敵情,以防有越人偷關,可沒想到……”

    “沒想到少將軍見著一隊越人的身影,竟帶兵追了出去,這一追,就追到了深山老林里。”

    “按理來說,誰都知道越人擅長在山林中奔襲,冒入山林必有埋伏,可少將軍也不知道著了什么魔,一股腦追入山林,果不其然遇上了越人伏兵,將少將軍給圍住了。”

    “換做以前倒是沒什么,少將軍與末將武藝均是不俗,這點人馬花點時間,也能殺他個來回。”

    “但近來近來陛下宣戰萬國,軍心不穩,不少人另有異心,索性便直接投降了”

    “少將軍一人獨木難支,那些越人也似是早有準備,越來越多,都聚在了山林,末將有心想救援,但著實不擅長在山林中行走,便才一路趕來大營,還請太師……”

    聞仲明白了。

    鄧秀中伏,太鸞脫困報信,這劇本以前演過。

    不過這次是越人的計謀,越人正面打打不過,被打的節節敗退只能躲在深山老林里,所以想出了這個誘敵之計。

    太鸞口中的少將軍鄧秀,不止是三山關總兵的親兒子,還是紂王的小舅子,這層身份,比張桂芳、方相、方弼、晁雷這種軍中大將,都重要的多。

    也有用的多。

    將鄧秀圍困,圍而不拿,要么,引得三山關兵馬來救,這樣他們就有偷關的機會,攻下三山關就能長驅直入,北上威脅大商腹地。

    要么,則是吸引聞仲手里的大商主力,于越王是投降做了帶路黨,但他只能起到一個人形地圖的作用,讓商軍知道哪里危險,哪里不能去,并不能帶給商軍將士在山林里來去自如的本事。

    因而哪怕是戰斗力極強的大商主力軍,一旦入了山林,也不是越人的對手,一戰可滅。

    而且就算聞仲親自去,甚至因為封神大劫開始,可以瞎雞兒用法術,也不一定救得下鄧秀。

    鄧秀就在人家刀口底下,揮刀的時間比施法前搖快多了,最多也就多劈死幾個越人給鄧秀墊背。

    聞仲召來張桂芳、晁雷以及方家兄弟議事,雖然這些人都沒什么腦子,但聞仲去北海休沐度假的時候,從黃飛虎手里學會了三個臭武將頂個商紂王這條準則。

    大家一起想辦法總不是壞事。

    不過一堆人琢磨了很久,最終的得出了一個對策,那就是沒有對策。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嘛,鄧秀他死定了,用法術也救不了。

    商軍本就不能在深山老林里作戰,鄧秀身邊的親隨也降了,越人將其圍而不攻,目的不就是吸引商軍來到山林里作戰,別說商軍施展不開,就連聞仲擅長的雷法也不好使。

    雷一劈下來,山林就點著了,到時候說不準還會傷著自己人。

    聞仲實在沒辦法,土遁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可術業有專攻,沒幾個正經仙人會專修土遁,飛來飛去又瀟灑又帥氣,何必在土里鉆來鉆去?

    他思來想去,又研究了好一陣子,還是沒辦法,法術也不是萬能的啊!

    張桂芳裝模作樣的看著輿圖,他看不太懂,見著聞仲的無奈之色,眼睛滴溜溜轉了兩下,猛得一吼:“有了!”

    他本身就嗓門大,突然一吼將帳中幾人都給嚇了一跳,聞大爺連燈都掌不穩了。

    張桂芳繼續道:“我有一術名為呼名落馬,如有通名者,無不獲去之理,叫著名字其三魂七魄皆散,不得動彈,只需在山林邊緣喊上越人名字,應該能救得鄧將軍。”

    聞仲微微皺眉,旁門左道取巧之術,在這時候確實比正道法術管用,張桂芳嗓門大,在山林邊緣吼幾聲,里頭的越人就紛紛散魂亂魄,以鄧秀的武藝,足以殺出一條生路,如果有障眼法之類的左道,就更完美了。

    可這不是胡鬧么?

    聞仲呵斥道:“胡鬧,你怎知那些越人姓名?”

    張桂芳無言以對,他這個施法有前置條件,必須知道來將姓名。

    可作者起名難,別說那些連名字都沒有的越人,就連百越諸王,乃至堂堂正正的各路諸侯,到現在都沒幾個有名字的,大多只有王號。

    張桂芳嘆了口氣,無奈道:“這人……怕是救不回來了。”

    晁雷也苦著臉,點頭道:“鄧將軍哎英年早早”

    晁雷沒敢把話說完,方相、方弼則議論起來了:“我們得先加派斥候,打探情報,再遣人回朝歌稟明陛下。”

    “沒辦法,鄧將軍乃國家柱梁,可想要救其性命,著實困難,即使冒險領軍深入山林,也不一定能救到”

    “不過我們還得繼續議論議論,不能說一時沒轍,就永遠都沒辦法,萬一突然想到了呢?”

    聞仲沉默了片刻,方相、方弼這是明知道救不了鄧秀,就想著做足樣子,以免紂王日后怪罪。

    可這也怪不得他們,兩兄弟本就是膽小怕事的人,在紂王面前還能表現表現,離了紂王,只能算勉強過得去,踢足球一流,打起仗來二流。

    原著里兩人就曾因為私自放了殷郊、殷洪,怕被追責直接溜走投奔了西岐。

    世上哪來那么多有擔當的人呢?

    方相、方弼忠于紂王不假,可膽小怕事也不假。

    這不過是目前大商將士的縮影罷了,紂王與神仙為敵,與天下萬國為敵,能贏嗎?

    他們還會忠心,還會為國出力,甚至如果國滅,他們也會跟著一同殉國。

    可他們心里多多少少,總會有些想法,難免會有一些動搖。

    “先派探馬吧”

    聞仲只得先派出探子,探明一切再做定奪,大劫起,第一陣就如此被動,難啊!
qq捕鱼达人3d技巧 湖北十一选五 一定牛 8月11日股票行情 深圳风采走势图100期 富盈投资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一定牛 股票上午跌下午会涨 六肖中特期期谁白小姐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官网 11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 北京赛车基本走势图 双色球投注技巧18种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定牛 今天秒速快三 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号码 北京pk10三码公式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