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諸天大道宗(大道紀) 裴屠狗

第539章 星河大帝(感謝掌門王權丿霸業)

    砰!

    低沉如悶雷般的肉體碰撞之聲炸響。

    林狗,林犬兩人坑都沒坑一聲,就被打的離地飛起十數丈,接連撞翻了數十顆大樹,才栽倒在泥土之中。

    大口咳血。

    “死罪,死罪。”

    兩人兀自咳血卻已然跪倒在地,惶恐不安的連連叩首。

    不遠處,張寶面色發白,冷汗一滴滴滑落,感受到了徹骨的寒意。

    林洐白,又發瘋了

    “驚了我的魚,的確該死。”

    林洐白放下魚竿,長身而起,他的身材挺拔而高大,刀削一般的側臉流溢著冷酷至極的笑容:

    “張掌柜,可真是麻煩了你跑一趟,不然,卻要被這些狗東西給騙了。”

    他的聲音不高不低,張寶卻汗出如漿,不住的擦著臉,吶吶不敢言。

    他想不通,自己分明是為他送法而來,雖然要的稍微多了那么一點點,可也不應該引來如此雷霆之怒啊

    “哪里,哪里”

    張寶捏著畫軸的手有些發白,小心翼翼的試探著:“若二爺需要,這滅法真形圖,就,就送您了。”

    “不必了。”

    林洐白突然笑了:“十萬靈相丹的東西,我林洐白哪里配?”

    說罷,他的眸光已經落在了面色慘白,渾身泥濘的林狗二人身上,淡淡開口:“說說吧,你們是怎么被人耍的。”

    他心中火焰騰騰,哪里還不知道自己被元獨秀騙了。

    只是他都沒想到,這元獨秀還有這樣的膽子,得罪自己還不夠,還敢挑釁‘萬法樓’。

    當然,他做夢都沒想到,算上藍水仙,元獨秀足足將‘滅法真形圖’賣了十家!

    “二爺,我們該死,我們被那畜生給騙了啊。”

    林犬聲嘶力竭的訴說著始末。

    直聽得張寶臉色抽搐,心中火冒三丈,恨不得立馬殺回去,打死那小畜生。

    而林洐白的臉色也越來越冷,讓看著他的林狗二人心頭越發的涼了。

    “很好,很好。”

    片刻的沉默之后,林洐白抬眉遠眺夜幕盡頭,似乎看到了滾滾來龍將畔的藍水城:

    “元獨秀,你,真的很好,很好”

    九個乾坤袋一一擺放在床榻之上,模樣似乎沒有什么不同。

    實則這只是最為劣質的乾坤袋,內里空間小不說,還有著坍塌的危險。

    最長的壽命不超過二十年。

    呼~

    安奇生眸光微動,就有幾個四四方方的木箱出現在房間之內。

    不同于乾坤袋的劣質,這些木箱卻是做工精美,其上花紋遍布,是一種封禁丹氣泄漏的陣紋。

    自乾坤袋取出,內里蘊含的丹氣卻也沒有絲毫的泄漏。

    “這種紋路。”

    安奇生撫摸著木箱的紋路,眸光微微泛著光亮。

    任何一方世界,都是有著自己獨特的東西,小到文字,大到人文修行體系,都是經過歲月打磨而留下的寶貴東西。

    某種程度上來說,正是這些看起來微不足道的東西一點一滴的積累起來,才形成了這一個個的文明。

    也是入夢大千的最大收獲。

    最初入夢,安奇生總是帶著急迫,如今,心中卻更為平靜,每一方大界,對于他來說都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珍饈。

    曾經饑腸轆轆故而狼吞虎咽,如今,卻更喜歡細細品嘗,咀嚼。

    “這是封丹禁,據說是那幾個圣地流傳出來的東西,有人猜測,是某位王侯,甚至是傳說之中的那位廣龍至尊留下的東西。”

    元獨秀見他好奇,解釋了一句:“廣龍至尊是三萬載之前的天地共主,他的皇庭矗立云海之上,輻射無垠星空,威臨天上地下

    至今,天地之間都有著關于他的諸多神跡傳說。”

    安奇生點點頭,他搜集的諸多精神烙印之中,也有著關于這方面的傳說。

    萬陽界是至今為止他所入夢的大界之中,最為古老的一個,單單是有記載的,已然超過了三千萬年!

    三千萬年歲月悠悠,誕生了何等多的天驕人杰,根本難以去估算。

    至尊不是境界,而是尊稱。

    同樣的尊稱,還有大帝,圣皇,天尊,尊稱無有高低,代表著的,卻是一尊尊天地共尊,橫壓星海至少萬載以上的蓋世霸主。

    廣龍至尊,相傳就是距離今日最近的一尊天地共尊的霸主。

    可惜,藍水城中真正見多識廣的沒有幾個,他也不知曉這些霸主們,到底達到了怎樣的境界。

    但萬陽界地域遼闊,一尊彈指可騰飛百里的靈相修士,百年也未必能橫渡東洲,而東洲,也不過是天下九州之一。

    能夠橫壓如此天地,更威臨星海,只怕這些至尊強橫還要超越他的想象。

    咔吧~

    元獨秀五指一掀,打開了木箱。

    呼~

    鋪面而來的,是濃烈至極的丹氣,元獨秀從未聞過如此濃烈的丹氣,一時有些熏熏然。

    還是安奇生跳上去壓下了木箱的蓋子,他才緩過神來。

    “虛不受補,你此時看上去鋼筋鐵骨,內里卻很虛弱,需要徐徐圖之,彌補了虧損才能高歌猛進。”

    說著,安奇生深深一吸,飄蕩在空氣之中的丹氣就化作兩道乳白色青煙被他吸入腹中。

    嗡~

    丹氣入腹之剎那,安奇生就感覺到一股如江河一般的熱流自臟腑之中一下炸開。

    上沖泥丸,下落涌泉。

    丹氣是比靈氣更為醇和的氣體,但若量大而體弱,仍然有著爆體而亡的可能。

    不過安奇生對身體掌控精細入微,只是輕輕一個跺腳,便將逆流擴散的丹氣迫回了臟腑之中。

    溫熱氣流炙烤臟腑,如同腹內多出一口火爐,暖洋洋的,舒緩著筋骨的勞累,同時強化著臟腑,血肉。

    他的身體虧空極為嚴重,平日里雖有調養,卻不比吞服丹氣的立竿見影。

    “怪不得那幾家圣地少有出世,卻仍把控著天下。”

    安奇生緩緩吐出一口氣,眸光比起之前亮了許多。

    東洲疆域遼闊,天鼎國只是其中之一,如它一般的國度尚有數十上百之多,而真正執掌天下的卻不是這些世俗王朝。

    也不是諸多太一門,萬法樓,驚陽山,凌天宗,滅情道等等明面上獨霸一方的正邪魔三道大宗門。

    而是大始,離天,冥月,這三個相傳有著超過三萬載歲月的古老圣地。

    這三大圣地,掌握著天下靈田之種,掌握著,真形,靈相,化神,天罡,萬法,洞天等等丹藥之方!

    諸多宗門雖有著諸多可以替代,甚至更好的丹藥丹方,但真正能被所有修行者承認的,只有這些丹藥。

    這些丹藥,才是諸多修行者,甚至宗門之間相互交換的唯一‘貨幣’。

    甚至于,那諸多丹藥之名,就代表著修行境界。

    諸國統治億萬萬子民,太一門等正魔邪三道大宗門執掌諸國,而三大圣地,則執掌天下之修!

    當然,這是安奇生自藍水鎮之中搜集的諸多精神烙印之中推算而出的。

    是否是事實,此時他也不得而知。

    “三大圣地把控天下?”

    元獨秀有些驚訝,類似的話,他曾經也聽說過。

    那是邪極山,滅情道的祖師曾經說起過的,那位滅情道的祖師,似乎被一桿長矛自八萬里之外釘死在了邪極山巔。

    鮮血流了七日七夜,染紅了三萬里邪極山,可謂是恐怖至極。

    但那,似乎只是個傳說,時隔多年,似乎除了滅情道的人之外,根本沒有人相信

    “不爭未必真不爭,無為未必真無為。”

    安奇生深深看了一眼元獨秀:“總歸之后,若是遇到這些圣地的人,提著小心就是了。”

    天下絕大多數人都只看到諸多大宗門威風凜凜,執掌眾生的霸道,卻看不到三大圣地死死的扼著天下宗門的喉嚨。

    不過他雖然自忖猜測差不到哪里去,但到底沒有真憑實據。

    是以也過多的解釋,只是隨口說了一句,就轉移話題:

    “無需多想,你暫且服用真形丹,溫養體魄,恢復傷勢,大日真形圖的法門你已掌握,凝聚只是時間問題”

    元獨秀點點頭,跌迦而坐。

    習練一門新的真形法,自然不是簡單可以辦到,加之傷勢頗重,也只有徐徐圖之了。

    而安奇生,則將木箱打開一道縫隙。

    于縹緲丹氣之中,緩緩拉開架勢,徐徐的推動,演練著‘太極拳’。

    呼呼~

    安奇生不急不緩的推動著拳架子,周身脆弱的筋骨發出‘咔擦咔擦’的摩擦聲。

    他已經許久沒有這般原始的打過拳了,此時演練,心中又有著不一樣的體會。

    跨行三界,他所學之拳法技擊之術不計其數,這一套太極拳誕生于萬拳之中,看似普通,實則蘊含著高深的拳理。

    安奇生徐徐推拳,周身毛孔在神意的刺激之下緩緩張開,那自木箱之中飄蕩而出的丹氣,乳燕投林一般沒入他的身體之中。

    十道丹氣倒有九道被他吸取,剩余一道才是元獨秀與他平分。

    這一幕得虧元獨秀閉目凝神,否則看見又要心境不穩了,丹氣吸收的多寡,可也是要看天賦的。

    咔嚓,咔嚓~

    輕微的聲響之中,安奇生也自緩緩閉眼。

    肉眼可見的,他面上的褶皺舒展開來,本蒼白之色的發絲也鍍上一層銀光,舒張的毛孔之中,隱隱有著血液流動之聲透體而出。

    血肉皮膜骨髓臟,竟在同時發生這蛻變。

    這丹藥尚未服用,僅僅是丹氣而已,已經產生了超乎尋常人想象的巨大效力。

    此時,安奇生似乎有些明白道一圖之中的星級劃分了。

    境界到了,一切本就是水到渠成。

    “藍靈童,投放星空圖”

    體魄的蛻變并未牽扯到安奇生太多的精神,隨其心中自語,藍靈童化作的流光就自其心口炸開。

    嗡~

    一聲輕鳴而已,一道流光已然炸出一道星河,繼而浩蕩星空隨之于安奇生心頭明鏡中映徹而出。

    三心藍靈童一族是信息之生命,且最喜文明氣息,一生都在追逐星辰,是真正能夠遨游太空的存在。

    且因為其為信息生命,能夠將所見所聞,最為真實的展現出來。

    是以此刻,安奇生的神意,如同真正踏足星海之中。

    臨星河之形,感悟星海之意。

    嘩啦啦

    也不知過了多久,元獨秀只覺體內腫脹,再也無法修行,神意緩緩歸體,就聽到好似浪花拍擊,大江滾滾而動的聲音入耳。

    他緩緩睜開眼,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這是?”

    元獨秀瞳孔一縮。

    只見一道道的丹氣若云霧繚繞之間,一道小小的身影在打拳,那是他從未見過的拳法,卻似乎蘊含著無盡的拳術法理。

    隨著其拳法徐徐推動之間,似有神光自其體表浮現,自其毛孔噴出,縱橫交織在這小小的屋子之內。

    屋內本狹小,此時卻絲毫沒有給他擁擠狹小的感覺。

    甚至于微微恍惚之間,好似看到了一片遼闊深邃的無垠星空!

    安奇生深處其間,那道道丹氣卻如同一道道星河環繞其徐徐轉動,其人處其間,不見其首,不見其尾。

    比星河更恢弘,比星海更浩瀚。

    這,這就是他說的,

    河與海?!

    這就是他的真形?

    以星河為形,以星海為意?

    這,也行?!
qq捕鱼达人3d技巧 北京快三开奖走势图 股票型基金亏惨了 陕西省快乐十分乐彩网走势图 短线牛股 刘伯温四肖选一2020年版 今曰股市行情大盘走 山东11选五玩法介绍 股票涨跌自动分析公式 上海快三app 幸运飞艇345678码稳赚公式 深圳风采单式兑奖表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快乐12必中5码的方法 陕西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网上用体验金用来炒股 福彩3d走势图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