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

第四百四十五章 眾人集合

    “師父,出的那主意真是不錯,我還真繞了一個圈回來了!”

    看戲的人群離散,車轅滾滾滾沿著長街駛向芙蓉池,微微搖晃的車廂內,衣裳邋遢的青年灌了口茶水,呯的放去矮幾,揮了下手,接著往下說。

    “就從苗疆那,一直往南,結果沒走多久,一片都是大海,到了海上更是一望無際,看都看不到邊不信你問他!”

    陸良生偏過目光,看著徒弟指去一旁的獸皮青年,臟亂的頭發下,皮膚稍黑,面容端正頗有些老相,看不出具體多少年歲,這人漢話并不是很流利,看到同伴的師父望來,連忙低了低頭,學著李隨安之前的動作,拱起手。

    “舍龍,烏蠻族,洱海南部哀牢人。”

    低垂的視線,余光其實也在打量對面,年齡與他并不算大的青年,那身衣袍紋有日月星辰,比洱海姑娘手中織出的彩蓋還要美麗,渾身一股不知道是什么氣機讓他感到難受,甚至覺得不止一股。

    洱海南部,陸良生并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所看書籍上,也就讀到過蜀地,不過聽對方話里描述,該是還在西南之南。

    這人一身皮襖,發髻垂散,身上有股陰冷邪氣,或許是部落巫蠱之術。

    ‘各方有各方修行之道,不能因為與我中原不同,就歸為邪類。’

    陸良生笑著伸手虛抬,讓對方不用多禮,后者這才松了一口氣,他來外面,也聽過關于中原繁華世界有很多大人物,還有各種規矩。

    好在面前這位看起來并非傳聞里的那種。

    “不用那么拘謹,把你上次打我的勁兒拿出來就是,我師父很好說話的。”

    李隨安拍了下他肩膀,臉偏去陸良生,剛準備挑下下巴,看到師父目光,頓時閉上嘴訕笑道:“有時候也挺威嚴的,尤其這身袍子。”

    吱嘎吱嘎車軸轉動的呻吟聲里,陸良生給那舍龍倒上一杯茶水,眼中的嚴厲緩和下去,看簾子外,離芙蓉池還早,指尖點了點桌面,讓李隨安繼續說。

    “接著說你們南下到了大海的事吧,為師倒是有些興趣。”

    聽到師父開口,對面的李隨安早就忍不住想把途中見聞一口氣都倒出來,連忙起身蹲著,一只手壓著矮幾,另只手揮舞比劃。

    “師父是不知,那南面的海太大了,要不是中途還有幾處海島,找了水,怕是要渴死在路上不過吃的還好解決,有次遇上一條大魚,腦袋有個孔,噴出水來,以為是什么了不得的妖怪,本大俠沖去一劍,結果一劍都挨不了,就翻肚子了。”

    “后來越往南,就越冷,好在本大俠法力高深,能御寒”

    彤紅的晚霞之中,話語絮絮叨叨,隨著馬車一起駛過擾擾嚷嚷的長街,一路到了芙蓉池,外面趕車的軍士說道:“國師,萬壽觀到了。”

    正說到“好一片冰天雪地的地方”的李隨安第一個竄了出去,拉著那名叫舍龍的烏蠻人站到一側,恭恭敬敬的等著師父下來。

    隨后,目光望去映著晚霞波光粼粼的湖面,“有湖,終于有機會下水洗澡了!”

    下了車攆的陸良生在他頭頂拍了一下。

    “里面有蛟,下去當心把你吃了。”

    謝過那名軍士后,便走去山門,跟在一側的徒弟回頭看了眼湖面,趕緊跟上。

    “哪里來的蛟龍?”

    “這觀好氣派,是不是皇帝建的?”

    “國師多大的官兒”。之類的問題。

    山階側旁的樺木林子里,草叢一陣窸窸窣窣搖晃,老驢探出腦袋看了眼,一蹬蹄子竄了出來,親昵在陸良生手里蹭了蹭,瞅到一旁的李隨安,哼哧的噴了一口粗氣,跟在主人身后,甩著禿尾巴。

    回到觀里,遠遠看到廣場那邊圍成一圈說話,耍石鎖的八條大漢,李隨安提著青劍就跑了過去與他們笑鬧成一團。

    “隨安在棲霞山修行,與他們很熟。”

    陸良生偏過臉,跟著一旁接下來不知該如何做的舍龍解釋一句,后者愣愣的點了下頭,一開始他還不清楚李隨安的師父修為到底如何,如今一來到這里,就感覺到妖氣沖天

    他擅巫蠱法術,對妖極為敏感,外面的大湖明顯能感覺到一只妖獸盤在下面,眼下這觀里,尤其一側那棟閣樓,還有兩股。

    正看著與八人說笑的李隨安,閣樓上方,下意識的轉過頭,就見一扇窗戶推開,挽著發髻的女子探出半個身子朝這邊笑嘻嘻的揮手。

    舍龍看在眼里的,卻是妖氣裊繞,不由有些心驚膽戰,捏緊了衣角,吞咽了一口口水。

    “不用怕。”

    大抵看出他的緊張,陸良生朝棲幽笑著揮了揮手,側臉對他輕聲說了句,那邊與陸盼等人打招呼的徒弟回來,這才一起回到閣樓,成國師以來,觀里沒有其他人手,帶著二人在樓里轉了一圈,熟悉下環境。

    “觀里沒有下人,你們自己打水洗漱,衣服我那還有些,等會兒送過來。”

    “謝師父!”

    “謝國國師。”那烏蠻人途中聽過士卒這么稱呼。

    陸良生嗯了聲,不打擾他們休息,走到另一處房門,敲了敲,見里面沒有反應,推開門,里面空蕩蕩的,道人和法凈和尚不在,大抵是認為出去了,轉身上樓回到臥房。

    看了眼窗外,染紅的天云,以及云后那抹紅光。

    坐到書桌后面,繼續翻看著書籍,尋找一點蛛絲馬跡,一豎豎字跡從眸底劃過,很快又翻去一頁,密密麻麻的字眼,并沒有想找到的答案。

    “為什么只有我能看到”

    “因為你跟這隋朝綁在一起了,所以只有你能見到,想當初老夫何等修為,如今恢復妖丹,也不過此刻隱隱感覺到一點不對罷了。”

    陸良生回頭,蛤蟆道人挺著白亮的肚子,背負雙蹼從門口一搖一晃的進來,走到窗前,兩條小短腿一蹦,攀著床沿踢踏幾下,才爬上去坐好。

    “不過真要弄清楚,還是要去找那個什么上人的,不就清楚了,擱這兒翻書有什么用。”

    “等眾人一起過來再去,趁著空閑才翻翻。”被師父這么一說,陸良生倒是沒了翻書的心情,將書闔上放去一邊。

    “畢竟,那五元上人,修為高深,總要有點準備才行。”

    “哼這等藏頭露尾之輩,也算高深?”

    蛤蟆冷哼站起來,踩著床沿走到靠近窗欞位置,負起雙蹼,仰起臉望去窗外天色。

    “想為師縱橫天地多年,什么妖魔鬼怪沒見過,真要有能耐,何必躲躲藏藏,再看看為師那是從重重大山里一路殺到南方,良生,這才叫高深!”

    陸良生上下打量:“師父,你那是被追殺。”

    “還不是一樣!”蛤蟆道人轉了一個方向,環抱雙蹼:“沒能耐,誰追殺你,吃飽撐得?”

    坐在書桌前的陸良生指尖輕點著桌面,若有所思。

    那邊蛤蟆道人見他沉默,走到桌角,從床沿蹦了上去,又負起雙蹼踩著一摞書本走上窗框。

    看著浸在霞光里的廣場,那邊扎堆的眾人,微微頷首吸了口氣。

    “放心,為師會幫你,不過,良生啊,你還是要多抽空提升下修為才行。”

    “王朝氣運系于一身,想要提升修為應該不會太難。”

    陸良生站在師父背后,看著樓外霞光里,李隨安站在一張凳子上,手舞足蹈的給陸盼等人講著途中見聞。

    余光里,通往下方山門的石階,四道身影走了上來,尖嘴猴腮的道人面紅耳赤的與旁邊胖大的和尚爭論,對方偶爾一句,將他氣得又叫又跳。

    “你能不能說快點本道尿都快憋出來了。”

    一瘦一胖走去前面。

    后面石階,一襲深褐皮甲,外罩一件青色單衣的獨臂身影大步上來,腰間細刀甩著皮韁輕搖,背后,還插著兩柄威風凜凜的長刀。

    旁邊,另一人,濃須虬結,一身臟兮兮的武人紅衣,背負一口漆黑木匣,手里拎著兩壺酒。

    看到站在窗口的陸良生時,戴著斗笠的獨臂男子抬起斗笠,露出滿臉的青短胡渣,笑了起來。

    其實,他們早就來了城中多日

    哇!

    哇

    夕陽西下,老鴉飛過城頭,落去西城樓檐角梳理羽毛,接近關城門的時辰,進出城門的行人、商販漸少。

    彤紅的霞光照去官道,彪肥的影子斜斜拉在地上,一個扛著釘耙的黑漢從西面遠遠走來,看到城樓上‘長安’二字。

    呯的放下釘耙,擦去額頭汗漬,頓時呼出一口氣。

    “還好俺老豬腳程不慢,終于可以歇會兒了。”
qq捕鱼达人3d技巧 股票配资平台靠什么赚钱 浙江省6 1走势图 湖北快三老版走势图 喜乐彩开奖第2019051710 理财平台网 河北十一选五方法 七乐彩出号特征表 甘肃11选5中奖 今日湖北快三走势图下载 喜乐彩票真的假的 福建快3开今日开奖号码表 3d之家开机号码查询 股票推荐加推荐卓信宝配资 宁夏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福建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云南11选五今天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