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你有種就殺了我 聽日

第189章 ‘陰音隱’是青嵐

    你有種就殺了我雙面人第189章‘陰音隱’是青嵐“他們配合白發刺客,襲殺藍炎!”

    下午,大門石街,‘欒紀霸說書攤’里,樂語和青嵐坐在下面,一邊吃小吃,一邊聽說書。

    “白夜都是一群廢物!”青嵐恨恨說道:“他們都能殺了郡守,怎么連區區一個藍炎都殺不掉?而且還有白發刺客幫忙哎!”

    “是啊是啊,白夜都是一群廢物。”樂語附和道。

    和陽軍被暴打,臨海軍虎視眈眈的消息已經傳遍整個玄燭郡,平民們都感到焦慮不安。

    雖然和陽軍也不是什么好玩意,但它畢竟是保護東陽的軍隊,至少不會入侵玄燭郡。現在卻被臨海軍壓著暴揍,大家當然害怕臨海軍肆虐玄燭,畢竟和陽軍頂多要錢,但其他區的軍隊卻可能殺人放火的啊!

    娛樂也是要跟著風潮走,一時間關于晨風臨海軍的消息忽然人人傳閱,而面前這位說書人就是懂得蹭熱度,赫然是開講星刻郡白夜奪城那一晚的故事。

    畢竟都過去兩個月了,哪怕星刻郡封鎖消息,但白夜的生還者自己就將消息傳開,并且為其中的臥底洗脫污名,讓天下人知道有這么一群人在默默為推翻輝耀朝廷奮斗。

    說書人欒紀霸說:“……只見一陣刀光劍影,藍炎輕松退后拍出光浪化解,然后揮掌震斃了白發刺客。此時他的手下千羽流忽然揮劍背刺,但根本刺不進他的‘戰勝光甲’,被他回手一掌拍飛……”

    我不用劍,藍炎也不用掌法!

    改編不是亂編,戲說不是胡說,你給我和千羽流跪下謝罪啊!

    樂語聽別人口中說出白夜奪城的故事,只感覺尷尬和疑惑。但其他聽眾卻顯然并非這樣想,紛紛發出嘆息的聲音,‘差點就成功了’‘白夜可惜了’‘白夜的大哥哥加油啊’……

    就連青嵐都很激動:“白夜總是在關鍵時候不行啊!”

    你這點倒是說對了……閑得無聊的樂語研究青嵐的手部肌肉腰部肌肉腿部肌肉的發展情況,研究得青嵐羞紅了臉:“別亂動!”

    “放心,我很小心,沒人看見的。”

    “但我還不想這么早回家。”青嵐扭捏道。

    啥?跟回家有什么關系?

    樂語眨眨眼睛,看著青嵐柔情似水的雙眸,嫩的仿佛能擠出水的俏臉,忽然懂了,老老實實繼續喝他的枸杞花茶。

    但聽別人說白夜故事實在太無聊,樂語甚至想沖上去說‘讓我來’。

    然而樂語想了想總覺得不對勁他以前明明是自己想去哪就去哪,怎么現在還要看青嵐的臉色了?他現在可是無惡不作荊正威,青嵐應該瑟瑟發抖話都不敢說跟在他后面才對!

    樂語側過頭看了一眼青嵐,發現她正認真地聆聽千羽流這個內奸如何被藍炎暴打的故事,嘴里還沒閑著,一口椰汁一口蝦條。注意到樂語看她,她就喂樂語吃一條,末了還吮一下手指上的蝦屑,怪可愛的。

    算了,繼續喝茶。

    閑的發慌,樂語便四處亂瞧,忽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影忽然站起來,正從說書攤里走出去。

    是文虹!

    那個白夜的女醫官!

    她剛才一直在這里?我怎么沒看見她!?

    她有沒有看見我?她有沒有認出我?

    不過樂語一想,她又不知道我是‘陰音隱’,在大門石街遇見也很正常,他怕毛啊!

    然而樂語看向文虹的座位時,卻看見座位旁的黑灰墻壁出現一個很顯眼的紅色記號!

    這個記號……是‘陰音隱’跟白夜聯絡的信號!

    記號旁邊,還有一條看似雜亂的筆畫,但這是路線圖的意思!

    樂語的心如墜深淵。

    她認出我了!

    她認出荊正威就是‘陰音隱’了!

    她要約我見面!

    我完了!

    這次要做鐵狼了!

    樂語萬萬沒想到自己陪青嵐出來逛街,居然就將自己的身份逛暴露了!

    都怪青嵐!

    “張嘴。”

    “啊~”

    吃著蝦條喝著花茶,樂語思來想去,感覺逃避也沒用,只好過去跟文虹見面。

    雖然樂語其實不介意自己跟白夜明身份,但這一步根本不在他計劃當中,樂語也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自己跟白夜的關系,只好見一步走一步了。

    樂語站起來說道:“我要去買點橘子,你先在這里不要走動。”

    青嵐古怪地看了樂語一眼:“這不是你常用的語法,你是不是在拐彎抹角罵我?”

    樂語驚了,“你怎么可以這樣懷疑我,我是這樣偷偷摸摸罵人的人嗎?”

    “是。”青嵐嘻嘻笑道:“做了我男人,你可別想再騙我。”

    “咋地,香雪海教你的戰法,還能讓你將我的心吸走嗎?”

    不等青嵐想明白這句話里的黃段子,樂語看了一眼旁邊的米蝶,米蝶表示明白。

    他沿著路線圖,在大門石街里左穿右拐,很快便看見文虹在某個無人小巷里等著。他想了想,直接翻墻到另外一邊,跟文虹隔著一面墻,敲擊墻壁。

    哪怕要暴露了,樂語還是暫時不想跟白夜面對面交流。

    他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文虹聽到背后墻壁的敲擊聲,頓時問道:“‘陰音隱’,是你嗎?”

    不,不是我。

    樂語在思考要如何解釋‘陰音隱’跟荊正威的真正關系,文虹又接著說道:“你這樣出來,真的好嗎?荊正威沒有懷疑你嗎?”

    嗯?

    樂語露出奇怪的表情。

    文虹憤怒地說道:“我看見荊正威在那里對你動手動腳,我差點就忍不住想過去救你了。我留下你的聯絡信號,就是想問你要不要離開荊家,白夜會接納保護你,你不需要這樣委屈自己。”

    樂語此時心里冒出一個大膽的猜測,他運用合氣戰法,將自己的聲線變成青嵐的音調:“你……已經知道‘陰音隱’的真實身份了?”

    “你現在還想瞞下去嗎?”文虹聲音哀戚地搖搖頭:“我們其實早就知道‘陰音隱’是荊正威身邊的人,并且能掌控報社,從荊正威挖出諸多秘密。”

    “而且她必須要知道‘陰音隱’已死,或者說,她要親眼見證‘陰音隱’的死亡。”

    “所以,‘陰音隱’唯一的可能,就是你。”

    “對吧,青嵐?”

    樂語靠著墻壁,默默不言,思考著文虹透露出來的情報。

    過了好一會,他才回答道:

    “對,‘陰音隱’就是青嵐。”

    
qq捕鱼达人3d技巧 青海快三精准预测号码 辽宁十二选五走势图 天津彩票快乐十分全天计划 大西洋股票股吧 北京11选五在线投注 长牛策略 11选5杀2个100%技巧 1万炒股一年最多挣多少券网上开户 7乐彩*规则 云南时时彩软件下载 上海时时乐合法吗 福彩3d带坐标走势图 龙虎合app下载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工具 贵州11选5漏选情况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