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人仙百年 鬼雨

第58章 教科書上的人

    秦笛頗為驚訝,看那人身材消瘦,雙眉又黑又濃,目光銳利,寸許長的胡須,看上去根根直立,身穿一身灰色的長袍,意識到這是歷史上重要的人物,經常登上中學課本的大作家,于是趕緊上前兩步,抱拳拱手:“見過周先生。”

    秦笛雖然是仙人轉世,但他覺得凡人能名垂青史,跟成仙沒什么區別,所以值得尊重。

    周長庚微微一笑,道:“客氣了。青丘,麻煩你給介紹一下。”

    卓青丘道:“這位秦先生,也是魔都名人,他的母親乃是大科學家朱婉,姐姐是諾貝爾獎獲得者秦菱,妹妹便是大詩人秦月,周先生不久前還見過她。”

    周長庚一挑眉:“明白了,秦先生當今圍棋第一人!了不起!”

    秦笛道:“哪里哪里,雕蟲小技,不足掛齒。”

    周長庚道:“我有幾位日本友人,其中有一位圍棋愛好者,提起秦先生驚為天人,說你在日本享有極高的聲譽,就連名人秀哉都想來魔都見你呢。”

    卓青丘道:“周兄有所不知,這位秦先生還是《向晚詞》和《夜上海》兩張專輯的作詞、作曲人呢!”說這話時,他的笑容有些古怪,因為正是他本人,說這些歌曲是“靡靡之音”。

    周長庚愈發驚訝,但只是說了句:“秦先生年輕有為。”

    他是左聯盟主,民主戰士,曾經在黃埔軍校做演講《革命的文學》,正在跟梁實秋辯論“第三種人”。他打心里看不上風花雪月的歌曲,但是不能否認,那些樂曲很好聽,他縱然不去舞廳,也能從收音機里聽到。

    秦笛明白這兩人的立場,所以笑道:“難得見到二位,你們忙著,我告辭了。”

    卓青丘忽然道:“秦先生,天色漸晚,我們去前面酒館,喝一杯如何?”

    秦笛道:“改日吧。”

    卓青丘道:“有些事想向你請教。”

    秦笛看看兩個人,道:“好吧,相逢就是有緣,我們去喝一杯。”

    四人來到一家酒館,找了個清凈的座位,一邊喝酒,一邊閑聊。

    卓青丘道:“聽說秦先生在百代唱片公司有門路,能不能幫忙灌幾張愛國歌曲?”

    秦笛笑道:“這好辦,有歌詞和曲譜嗎?準備請哪位歌手唱?如果是知名歌星,要付一筆酬金,才能請到。”

    卓青丘道:“我們募集了一些款項,實不相瞞,令妹也捐了三千大洋。至于說歌詞和曲譜,都不是難事。歌手嘛,能否請‘雪向晚’代勞?”說這話時,他的目光,有意無意的看向晏雪。

    他雖然聽秦月提及,雪向晚就是晏雪,可他心里有懷疑,因為他曾聽晏雪說過話,跟歌聲有很大不同。

    秦笛淡淡的道:“這我未必能做到。雪向晚此人不好請,必須絕佳詞曲,才能打動她。”

    卓青丘傲然道:“放心吧,我們一幫文人,肯定能憋出好詞。”

    秦笛心想:“那可不一定,流行音樂有自己的特色,不是每個文學家都能寫出來。”

    這時候,周長庚忽然道:“秦先生,我們準備成立‘民主大同盟’,不知道你愿不愿加入?”

    秦笛笑著搖頭:“我對文學一竅不通,還是別進去了,免得丟你們的臉。”

    “那么,秦先生對青白黨和大赤黨怎么看?”

    秦笛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周圍沒什么人,于是低聲道:“依我看,青白黨從成立之初,就是官僚、買辦同盟,利益和權利的分配平臺,摻雜了太多的個人私利,所以青白黨必敗!一路走一路敗!先丟大陸,再丟海島,漸漸變成一堆狗屎,每個政黨都能從它身上汲取養分,而它自己只會一天天爛下去。”

    周長庚和卓青丘聽得目瞪口呆。

    在此之前,還從來沒有人,這樣罵過青白黨呢。畢竟是當今第一大黨派,隨著北伐不斷推進,眼看就要掌握天下了。不過大陸、海島什么得,他們也想不明白。

    卓青丘很是興奮,道:“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干涉秦月的自由呢?”

    秦笛瞪他一眼,然后道:“革命是要死人的!大赤黨犧牲了不少人,不差我妹妹一個。周先生也該清楚,劉和珍君是怎么仙逝的,您心里是什么滋味?”

    周長庚一陣心痛,嘴唇有些顫抖。

    卓青丘也陷入了沉默,過了一會兒才道:“秦先生,你不愿秦月陷入困境,何不自己向我黨靠攏呢?”

    秦笛“嘿嘿”笑道:“我這樣的花花公子,資產階級大少爺,無組織,無紀律,做事沒恒心,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提籠遛鳥滿街逛,貴黨愿意收嗎?”

    卓青丘無語了,幾乎想放下酒杯就走。

    “哼!人逢喜事精神爽,話不投機半句多。我跟你沒啥好說的!”

    從心底講,秦笛是支持大赤黨的,但他有特殊的原因,沒法加入進去。他是修真人,經常前往普陀山、南湖,足跡踏遍五湖四海,必須信馬由韁,想去哪兒去哪兒,這顯然不符合大赤黨的要求。

    過了一會兒,秦笛見酒桌上陷入清冷窘境,于是笑道:“這樣吧,既然二位想成立‘大同盟’,勢必要出版刊物,我贊助二十萬大洋,如何?”

    卓青丘還有些意氣難平,輕哼道:“果然是資產階級大少爺,動不動就是幾十萬大洋,這方面倒是不小氣。就是太愛惜身體了。”

    秦笛笑道:“沒辦法,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能不小心。”

    周長庚卻同意這一點,他的舉動一向很小心,要不然身為盟主,言辭那么犀利,為何柔石、尹夫都死了,而他卻能活著呢?

    為革命犧牲固然重要,如果能活著看到勝利,豈不是更好嗎?

    卓青丘道:“好吧,秦先生好心捐助,我們就收下了。另外還請多費心思,邀雪向晚出馬,為我們唱幾首歌。”說著,他又不由自主的看了晏雪一眼。

    晏雪坐在旁邊,只是面帶微笑,始終不說一句話,仿佛跟著導師出來,混吃混喝的女學生。

    過了年,她就十七歲了,不但身體長成了,而且內心充實,腹有詩書氣自華,再加上她是修真人,無畏無懼,自由自在,英華內斂,風華絕代,讓人一看就不敢唐突,仿佛一朵圣潔的蓮花,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幸虧周長庚和卓青丘都是大人物,所以才沒有面對絕世佳人而失神。

    秦笛道:“我捐款的事,請不要四處宣揚,否則我是不認的。至于說灌唱片,我還是那句話,只有傳唱百年的佳曲,才能請到雪姑娘。”

    卓青丘撇了撇嘴:“那些卿卿我我的小調,就能流傳百年嗎?”

    秦笛微微一笑:“卓先生,你若能活到一百歲,就知道結果了。整個世界,凡是有華人的地方,都會唱《向晚詞》、《夜上海》,兩張專輯,二十首歌曲,將活在人們心里,就像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一樣。”

    “呵呵,你也太自戀了,聽說這些詞曲,都是你弄的?”

    “我不清楚。酒也喝了,話也談了。兩位先生,多保重,告辭。”
qq捕鱼达人3d技巧 股票分析软件app 体彩福建31选7开奖结果 福彩3d定胆准确率高的方法 快3玩法及中奖规则 一笑一码中特公开选料 甘肃11选5 360 002527股票分析 青海体彩11选五前三走势图 大学生炒股入门 知乎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牛 浙江体彩6 1专家杀号 甘肃新11选5前3直选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图 幸运分分彩计划软件安卓 彩票分析软件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