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人仙百年 鬼雨

第95章 想起瑤姬師姐

    輪船逆水而上,先至西陵峽。

    西陵峽在湖北宜昌市秭歸縣境內,從東邊的南津關,到西邊的香溪口,全長66公里,是長江三峽中最長、以灘多水急聞名的山峽。

    整個峽區由高山峽谷和險灘礁石組成,自東向西,依次是燈影峽、崆嶺峽、牛肝馬肺峽、兵書寶劍峽四個峽區,以及青灘、泄灘、崆嶺灘、腰叉河等險灘。

    燈影峽又名明月峽,河谷狹窄,岸壁陡峭,峰頂奇石騰空,巖間瀑布飛泉。

    崆嶺峽內有崆峪灘,是長江三峽中“險灘之冠”。灘中礁石密布,枯水時露出江面如石林,水漲時則隱沒水中成暗礁,加上航道彎曲狹窄,船只要稍微不小心即會觸礁沉沒。

    牛肝馬肺峽,兩岸峰巒崔嵬,江面狹窄,江流湍急,北岸兩團重疊而懸的鐘乳石最為有趣。它們一團形似牛肝,一團形似馬肺,牛肝馬肺峽因此而得名。

    兵書寶劍峽,是指長江北岸,有一疊層次分明的巖石,看似一堆厚書,還有一上粗下尖的石柱,豎直指向江中,酷似一把寶劍,故得名。傳說是諸葛亮存放兵書和寶劍的地方。

    顧如梅的年紀跟眾女相仿,所以很容易打成一片,一路就聽見她清脆的笑聲,以及源源不絕、挖空心思的解說,倒也不覺得郁悶。

    顧如虎一只耳朵聽姐姐講解,另一只耳朵傾聽兩岸的聲音。良久之后,他疑惑的問道:“先生,古詩里有‘兩岸猿聲啼不住’,為啥我們聽不見猿猴的叫聲呢?”

    秦笛道:“三峽兩岸原本有不少長臂猿,只不過近年來,因為人類的繁衍,侵犯了長臂猿的領地,種群越來越少,所以很難聽見猿聲了。”

    秦月道:“這么說,古時候是有猿猴的?我還以為是詩人的想象呢。”

    顧如梅眼珠轉了轉,笑道:“詩人常喜歡胡思亂想?”

    秦月笑道:“我聽一位先生說,白居易寫《長恨歌》,有一句“峨眉山下行人少”,其實唐明皇逃往四川時,根本就沒去峨眉山;訾余有詩‘石壕村里夫妻別,淚比長生殿上多’,而楊貴妃并非死于長生殿。那都是詩人憑著想象杜撰出來的。”

    “詩人怎么能瞎寫呢?”

    “藝術來源于生活,卻又高于生活。”

    “哇,秦月姐,你說的真好,果然是了不起的詩人。”

    “這是一位俄國人說的。”秦月心情大悅,一面欣賞兩岸的美麗風光,一面跟眾人閑話,只覺得詩情上涌,趕緊回到船艙里,攤開稿紙,寫詩去了。

    從西陵峽往上,便是巫峽了。

    巫峽,位于湖北巴東和重慶巫山縣境內,從東邊的官渡口,到西邊的大寧河口,綿延四十五公里。整個峽區奇峰突兀,怪石嶙峋,峭壁屏列,綿延不斷,是三峽中最可觀的一段,宛如一條迂回曲折的畫廊,充滿詩情書意。

    秦月聽說巫峽到了,趕緊從船艙里跑出來。

    她和杜蓉、杜蘭都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美景,心中震感,如癡如醉。

    “天吶,我終于知道,什么叫鬼斧神工了!以前只在書中讀過,國畫里看過,沒想到現場這么壯觀!”

    顧如虎忽然插言:“先生,你說這世上有沒有神仙?昔年大禹治水,是用斧子劈開峽谷嗎?”

    聽見這話,晏雪不禁想起昆侖山靈洞中那些不朽的尸骸。她雖然沒見過神仙,但卻知道修真人有超乎尋常的能力,或許修煉到高深的地步真能變成神仙呢!

    顧如梅伸手去敲弟弟的腦袋,笑道:“神仙只是傳說,怎么可能會有?”

    秦笛沉默無言,心里想到第二世,自己修成靈仙的時候,就能一劍劈砍山岳,修成仙帝時,一拳能打碎小千世界。

    巫山十二峰,被稱為“景中景,奇中奇。”

    清人許汝龍“巫峽”詩中說:“放舟下巫峽,心在十二峰。”巫峽以巫山得名,幽深秀麗,千姿百態,宛若一幅濃淡相宜的山水國畫。峽谷兩岸為巫山十二峰,依次為登龍、圣泉、朝云、神女、松巒、集仙六峰。南岸也有六峰,但江中能見到的依次為飛鳳、翠屏、聚鶴三峰,其余凈壇、起云、上升三峰并不臨江。

    十二峰中以神女峰最著名,峰上有一挺秀的石柱,形似亭亭玉立的少女。她每天最早迎來朝霞,又最后送走晚霞,故又稱“望霞峰”。

    據唐廣成《墉城集仙錄》載,西王母幼女瑤姬攜狂章、虞余諸神出游東海,過巫山,見洪水肆虐,于是“助禹斬石、疏波、決塞、導厄,以循其流”。水患既平,瑤姬為助民永祈豐年,行船平安,立山頭日久天長,便化為神女峰。

    顧如虎看見神女峰,又忍不住問:“傳說那座山是仙女化成的,不知道有沒有‘瑤姬’這個人?”

    秦笛微微一笑,依舊沒說什么。他不但見過瑤姬,還跟她學過“陰陽造化寶典”的功夫呢,怎么能說沒有這個人?

    顧如虎問:“先生,您笑什么?”

    秦笛不想說往昔的事,因為聽起來漫無邊際,形同于吹噓胡侃,說出來也沒人信。

    他微笑著說道:“我傳你的歸土訣,聽起來雖然簡單,只有短短的幾百字,但它是土修的基礎,如果你福澤深厚,有希望修成陸地神仙。”

    這話說得輕描淡寫,然而聽在眾人耳中,還是讓人感到震撼。

    顧如梅咋舌不已:“先生,您說的陸地神仙是什么樣子的?”

    秦笛道:“就像少林寺的達摩祖師,一葦渡江,傳下‘達摩易筋經’、‘少林七十二絕技’;又像武當山的張三豐,出神入化,爐火純青,創造‘太極拳’、‘太極劍’、‘武當九陽功’。這兩位都是武俠世界的泰山北斗,到最后不知道死了沒有。”

    秦月聽得暈暈乎乎,笑道:“哥,若不是昨日見晏雪那一手神功,我還以為你又在胡說八道呢!這些功夫你從哪里聽來的?”

    顧如虎兩眼放光,興奮不已:“先生,您會不會這些功夫?能不能傳給我?”

    秦笛笑道:“我雖然自幼體弱,不適合練武,但是腦子里不缺功法。你先修煉《歸土訣》,不要想太多。有些功法雖然厲害,卻未必適合你來練。”

    顧如虎哀求道:“我想學那‘武當九陽功’,聽起來很霸道,是不是?”

    “不成!你是土靈根,五行不合,不能修煉九陽功!那是火修的功法。”

    顧如虎禁不住垂頭喪氣。

    秦笛也不去管他,繼續欣賞三峽美景。
qq捕鱼达人3d技巧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 2019上证指数历史走势图 山东11选5和值走势图 怎么买贵州十一选五 股票涨停查询 江苏十一选五313期开奖号 微信股票交流群套路 沈阳好运彩吧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走势图 万宝配资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 南京股指期货配资 平特一肖极限公式 股票短线是什么意思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记录 股票融资余额是什么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