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人仙百年 鬼雨

第170章 租借糖行

    次日,秦笛、晏雪和秦漢旭去上墳。

    他們在青石修葺的墳墓前焚燒香燭黃紙,心情沉痛的祭奠了一番。

    等到傍晚,秦鏗傳來消息,說:“方家第五代傳人方液仙想見你。”

    秦笛一聽,心道:“這名字取的好!我是仙人轉世,都不敢帶個仙字,你一個凡人,敢這么高調,不怕遭天妒?”

    方液仙,是民國時期中國有名的實業家,化工業的先驅之一,有“日化大王”和“國貨大王”的稱謂,可惜才活了47歲,就在1940年去世了。

    秦笛沒見過方液仙,但他記得歷史上的方液仙,因為拒絕擔任汪偽政府的實業部長,所以被日本人殺害了!換句話說,這是一位令人欽佩的民族英雄。

    又過一天,接近中午,秦笛穿著一襲藍布長衫去“太白樓”赴宴,晏雪則穿了一身簡單的印花旗袍。雖然如此,一人玉樹臨風,一人風姿綽約,依舊顯示出與眾不同。

    秦鏗領著他們來到地方,介紹彼此之后,便借故離開了。

    在一個雅致的單間里,總共坐了四個人,除了秦笛和晏雪外,就是方液仙和一位年輕的女子。

    方液仙比秦笛大七歲,雖然只有40歲,但是面型瘦削,濃眉大眼,嘴唇上邊留著小胡須,整個人看上去頗顯老態,好像有五十歲了。

    而秦笛因為常年修煉的緣故,看上去只有二十出頭。晏雪更像是十六七歲的少女。

    方液仙先跟晏雪見禮:“雪姑娘是一代歌仙,你在魔都的演唱會,我可是親自去聽了,還捐了十萬元呢!”

    晏雪笑著回禮:“多謝方先生慷慨解囊。”

    方液仙道:“當時秦先生捐了一百萬,而我囊中羞澀,實在是汗顏。”

    這么簡單的兩句話,頓時拉近了雙方的距離,顯得沒那么陌生了。

    旁邊年輕的女子笑著道:“我哥大部分時間住在魔都,沒想到跟秦先生在這里見面。我叫‘方液香’,很喜歡雪姑娘的歌,是專門過來見她的!”

    這話說得不盡不實,其實她不知道雪向晚會來,只是想過來看看秦大少,是不是像報紙上說的那樣英俊,要不然憑什么列入民國四大公子之一?雪向晚又怎會答應嫁給他呢?

    不一會兒的功夫,桌上罷上了一些小菜。

    眾人都沒怎么動筷子,只是一邊喝茶一邊閑聊。

    方液仙道:“聽說秦先生對我家的糖行感興趣?”

    秦笛點頭:“沒錯,我想問方家有沒有放手的意思。若不然,我再成立一家糖行,恐怕會跟方家有沖突。”

    這話帶著一絲威脅,如果換一個年輕人,說不定拍案而起,大喝一聲:“放馬過來!”

    然而方液仙已經四十歲了,他從報紙上知道秦家的實力,既然秦氏糧行能儲量一千萬噸,自然可以進入糖業貿易,跟方家打得兩敗俱傷!所以秦笛說這話并不是故意挑釁,而是誠心過來尋找解決的方案。

    方液仙沉吟著說道:“方家進入糖業,已經有130年的歷史了!如果想讓我們徹底放棄,只怕也不現實。方家是一個大家族,五代傳承下來,子孫眾多,眾口難調,即便是我出馬,也做不了所有人的主。不過,我們兩家可以展開合作,找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案。”

    秦笛笑道:“我也是這個意思。我有個提議,不知道是否可行。”

    “你說來聽聽。”

    “說實話,我無意長期插足于糖業!所以我想問一句,能不能將方家糖行租給我?租期十五年,在這15年間,方家依然能拿10%的分紅。”

    “那么租金怎么算?”

    “租金按每年100萬大洋計算,如何?”

    方液仙一面喝茶,一面凝神計算,過了一會兒,開口說道:“這個數字少了點兒,我有9家糖行,總資本金2300萬,租金加上10%的分紅,年收益率也只有15%。”

    秦笛問:“那么方先生覺得多少合適?”

    方液仙笑道:“我希望年收益率能達到20%。這算不得漫天要價,因為按照方家百年來的糖業貿易經驗,白糖的價格有高有低,平均收益率能達到25%。另外,我還希望秦先生能一筆支付15年的租金,不知道是否可行?”

    秦笛“哈哈”笑道:“那我可就虧了!提前支付15年的租金,利息又該有多少呢?”

    這年月民間借貸的利息很高,方液仙是想籌措一大筆錢,投入“化學工業社”,進行牙膏、肥皂的生產。日化行業利潤更高,所以他才跟秦笛會面,想從這個“人傻錢多”的大少爺這里得到些好處。

    接下來雙方一番交鋒,綿里藏刀,不露聲色。

    到最后,雙方達成了協議,秦笛提前支付1800萬元的租金,將九家糖行租下來,租期15年,相當于每年120萬大洋,另外還要保證10%的分紅。

    方液仙以為賺到了,因為在他看來,這兩年白糖生意不好做,能保證15%的利潤都難。而秦笛答應給他的條件,相當于年利潤18%,而且沒什么風險,因為有秦氏糧行和國泰藥業做后盾,除非這兩家企業都垮了,那才另當別論。

    而在秦笛看來,這筆生意有得賺!他能將南洋的白糖和北美、南美的白糖整合在一起,從而控制大半個中國以及日本的白糖貿易。

    這跟糧食儲備不一樣!秦氏糧行主要是做慈善,壓根兒沒想賺多少錢。而白糖屬于食物添加劑,不吃糖也不會死,所以秦笛不介意從中賺一筆。

    方液仙還覺得,糖行經過秦家15年的開拓,等到歸還方家的時候,或許拓展了渠道,生意更容易做下去,所以對方家有好處。

    而在秦笛眼里,卻看到1948年以后,將要改朝換代了!

    這筆生意談成以后,秦笛租了一間倉庫,將他從湯玉麟那里搶來的銀子拿出來,堆在倉庫里,然后讓方家過來取!對他而言,這算一種變相洗錢的方式。

    方液仙驟然看見一塊塊沉重的銀錠,頓時兩眼冒金星!

    “他媽的秦大少!這混蛋,難道不曉得,從今年3月10日開始,銀錠就已經廢止,不準流通了嗎?”

    說是銀塊不準流通,其實還能拿到銀行換成銀元,只不顧秦笛這位驚天大盜,不愿親自去換而已!

    他拿給方液仙大量的銀錠,是因為方家大富大貴,很容易洗白這筆錢!

    而方家為了籌備日化生產的資本金,也不會大呼小叫,更不能主動揭發上報。

    再者說,即便揭發出來,也無法治秦家的罪,因為銀錠上沒有湯玉麟的標記,誰知道是從哪里來的?秦氏糧行在全國各地銷售糧食,收一些銀錠回來,沒有來得及歸入銀行,還不是很正常嗎?
qq捕鱼达人3d技巧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ApP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河北快3走势开奖结果 在线配资平台 天牛宝 湖北十一选五怎么玩法 云南时时彩3d走势图 浙江20选5走势图 一分钟的十一选五 阿坝股票配资亅荐 _澳门网上博彩 福彩3d杀码最准的今天 12选五复式投注表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天津11选5软件 福建11选5遗漏图 场外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