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人仙百年 鬼雨

第179章 天子門生

    7月5日,秦笛和晏雪來到焦山。

    他把小和尚海安叫過來,傳授了一門簡單的佛門心法。

    然后,他躲在島上避暑釣魚。

    秦笛釣了幾條魚,準備拿回向晚堂紅燒,然而一轉眼的功夫,卻被小和尚偷偷放生了。

    于是他笑著將小和尚打發走,待在那兒又釣了兩條。

    正要起身的時候,他發現遠處走來幾個人。前頭是一對男女,男的有三十七八歲,個子不高,濃眉大眼;女的很年輕,雙十年華,相貌俊美。兩人都穿著軍裝,看似不是普通人。他們身后數十米外,還跟著兩位持槍的衛士。

    秦笛看那男子的模樣,好像在報紙上見過,于是便坐在石頭上繼續釣魚,

    這對男女一面走,一面指指點點,欣賞周圍的美景。

    女的柔聲說:“這么熱的天兒,江心島上倒是涼爽。壽山,難得你抽出寶貴的時間,陪我來這里玩一天,我心里可高興了。”

    男子爽朗地說道:“平日里你我都很忙。待明日我又要去湖南、江西剿匪,你一個人要保重身體。”

    女的說:“等將來不打仗了,你說我們能不能在島上建個房子,躲在這風景如畫的地方隱居?”

    男子笑道:“那當然好!然而,匈奴未滅,何以家為!等把內匪剿滅了,還要去東北打日本人!就是對不起你,不知道啥時候才能娶你。”

    女子轉頭望著他,柔情似水,說道:“我會等著你,哪怕是一輩子。”

    兩人越走越近,漸漸靠近秦笛釣魚的地方。

    秦笛已經聽出來了,這位身材不高的男子,乃是天下第一師的師長胡壽山,而這位女子好像是叫“葉霞”,應該是軍統的人,戴笠的門生。歷史上,這兩人直到1947年抗戰勝利后才結婚,當時胡壽山51歲,葉霞34歲。

    提起這位胡壽山,可是清先生手下的頭號大將,1932年加入力行社,位居十三太保之首,在黃埔軍校畢業生里頭,他第一個升軍長、兵團總司令、戰區總司令,每次升官都拔得頭籌。

    1934年,他還是第一師的師長。等到1935年,他就是第一軍的軍長了。

    秦笛心想:“哼!這老小子還欠我錢呢!”

    因為是夏天,他穿了短褂短褲,頭上戴了個斗笠,看上去跟漁夫相似,所以胡壽山和葉霞并沒有懷疑。

    兩人來到秦笛身邊,看了看魚簍,道:“這幾塊大青石,倒是釣魚的好所在。咦?兩條魚不小嘛。”

    葉霞忽然道:“這位漁夫小哥,能不能將魚讓給我們?找個人家,做頓午餐?”

    秦笛轉頭看她一眼,咧了咧嘴,道:“難得你開口,那就拿走好了。”

    反正長江里魚很多,只要多坐一會兒,就會有大魚上鉤。

    說話間,又有一條魚上鉤了!

    秦笛不緊不慢的拉動釣竿,吸引葉霞和胡壽山定睛觀看。

    葉霞是軍統的人,眼看秦笛面色白凈,身上的衣服也很干凈,跟一般的漁夫截然不同,不覺心中起疑。

    她轉頭看看周圍,也沒有敵人在附近埋伏,不像是要刺殺胡壽山的樣子。

    秦笛將魚拉上來,發現是一條刀魚,長有一尺半,大約有三四斤重,禁不住大喜:“哈哈,好運道!這可是長江第一鮮,擱到幾十年后,一斤能賣好幾千塊!”

    他把魚提在手里,也不往魚簍里放,道:“這位姑娘,你既然看中了那兩條,就趕緊拿走吧,我得回去了,趁著魚新鮮,趕緊清蒸出來。”

    葉霞眼饞地看著他手里的刀魚,笑道:“小哥,你把這條魚讓給我們行不行?我給你五塊大洋!”

    秦笛擺擺手:“你不要就算了!這條魚,我得拿回去。”

    他把刀魚放進魚簍里,然后一手提著魚簍,一手提著魚竿,離開青石灘往回走。

    這時候,胡壽山也覺得奇怪,心想:“一條魚五塊大洋,這家伙怎么還不肯賣呢?難道說他不是漁夫?”

    他定睛看向秦笛,發現對方很年輕,好像只有十八歲,目光深邃,卻像是中年人,于是心生好奇:“年輕人,別走啊,我給你10塊大洋,行不行?”

    秦笛不吭聲,腳步輕快地走遠了!

    葉霞笑道:“我們跟上去看看,此人既然在這兒釣魚,應該就住在島上,說不定能去他家里嘗嘗這條魚的味道。”

    于是兩人從后跟上去,兩個衛士也跟了上來。

    走著走著,就見前面綠樹掩映中,出現一座閣樓,外表看著古色古香,透過紗窗,可以看見一個絕美女子坐在屋內,而那位“漁夫”竟然走進了閣樓里!

    胡壽山和葉霞都感到吃驚不已!

    葉霞贊道:“不簡單啊!能住在這種地方,連我都覺得羨慕!這是我人生的夢想,人家已經提前實現了!”

    胡壽山一會兒皺眉,一會兒感嘆:“哼,不知道是哪家的少爺!要沒有我們這些將士,在前方抵御外侮,哪來他們的好日子?”

    葉霞站在閣樓外邊,遲疑著道:“怎么辦?咱就這么回去了?”

    胡壽山有些著惱,冷聲道:“幸虧我們是正規軍人,若是來幾個**,還不進去收拾他?”

    葉霞盯著紗窗內女子的倩影看了一會兒,忽然叫道:“我知道了!天吶,那位女子是歌仙雪向晚!我在畫報上看過她的側影!”

    “雪向晚?唱‘長城謠’的雪向晚?她怎么會住在這里?”

    “對,就是她,我的眼睛不會認錯!而剛剛那位釣魚的小哥,就是鼎鼎有名的秦大少!他被評為民國四大美男子,然而刊登在畫報上的照片總是很模糊,而且他剛剛戴著斗笠,穿著短衣短褲,所以我沒認出來!”

    “原來如此!我說誰有這樣的閑情雅致,誰又這么有錢,在這里建個閣樓,陪女人在此消夏呢!”

    恰好這時候,秦大少出現在門口,沖著兩人招手:“既然來了,那就進來歇會兒,嘗嘗我親手做的魚!”

    胡壽山大喜,心道:“這還有點兒意思!要不然,將我這天下第一師的師長擱門外,他不是睜眼瞎嗎?”

    他和葉霞大步走了過去,口中笑道:“沒想到是秦大少爺,冒昧打擾,實在抱歉!”

    葉霞想起先前想拿五塊大洋買人家的魚,不覺吃吃地笑著,心道:“民國四大富豪家族,秦家排第三位,我竟然在秦大少跟前擺闊氣!是我眼瞎了啊!”
qq捕鱼达人3d技巧 淘股吧股票论坛 福彩山西快乐十分开奖 股票指数行情历史行情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技巧 原来的数米基金网怎么没有了 上海快3手机客户端 11选5漏洞赚千万 三分赛车计划六码 山东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 福建22选5开奖 福彩快乐十分最大遗漏 三码中特期期提前开 上海天天彩选4彩控网 七乐彩复式计算器 排列五和尾振幅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