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人仙百年 鬼雨

第300章 鍛神訣

    稍停片刻,秦笛道:“我想請你們去南洋,把女兒和兄弟都帶上,此去南洋,不知何時才能回來,如果能做好這件事,我保你們一輩子吃喝不愁,女兒也能有良好的教育,將來還能去西洋留學呢!”

    王璟搶著道:“我們愿意去!兄弟就算了,家里還有個老娘要照顧。我們家姑娘必須帶上,要不然我舍不得!”

    秦笛點頭:“好,我給你們30萬法幣,盡快把家里的事安排好,后天我們坐船離開。”

    “多謝秦先生!”

    他們先前已經賺了數十萬法幣,如今又多了30萬,交給小舅子王力,可以把家里安排好,至于說李朝庚的家人,都在兵荒馬亂中,被日本人殺害了!

    李朝庚不是四川人,他原本是江西九江人,因為住在長江邊上,家人被日軍禍害了。

    他倒是想報仇,可是連仇人是誰都不曉得!日軍數十萬,他一個人能殺得盡嗎

    他也知道秦笛捐助200架飛機的事,因此心中欽佩,打定主意,想為對方效勞。

    兩天以后,秦笛和晏雪一起,叫上李朝庚、王璟,帶著他們的小女兒阿琳,坐船沿江而下,從魔都換遠洋輪,經過幾天的航行,抵達新加坡。

    秦笛找了一家旅店住下來,然后給了晏雪一個地址,讓她出去找人。

    晏雪腳步輕盈的出去了,秦笛坐在客廳里,翻看本地的報紙。

    李朝庚坐在不遠處,心里感到有些迷惘,因為身處異國他鄉,一切都不熟悉,不曉得接下來該做什么。

    王璟倒是不怎么擔心害怕,她拿出一包餅干給女兒,看著阿琳“嘎嘣”咬著餅干,心道:“異國他鄉又怎樣?袍哥人家,怕過誰來?”

    這里簡單說一下清末民初的幫派源流。

    陶成章著作《教會源流考》中述:“志士仁人,不忍中原之涂炭,又結秘密團體,以求光復祖國,而洪門之會設也。何謂洪門?因明太祖年號洪武,故取以為名……始倡者為鄭成功,繼述而修整之者,則陳近南也。”

    洪門分成五支,五祖各居一郡,開山立會。

    長房天地會:堂號“鳳凰郡青蓮堂”,曾遠征甘肅,主要在臺灣、福建發展,舵主蔡德忠。

    二房三合會:堂號“金蘭郡洪順堂”,主要在廣東、廣西發展,舵主方大洪。

    三房袍哥會:堂號“蓮章郡家后堂”,主要在四川、云南發展,舵主胡德帝。

    四房哥老會:堂號“錦廂郡參泰堂”,主要在兩湖、貴州發展,舵主馬超興。

    五房小刀會:堂號“徳興郡宏化堂”,主要在江浙、山東發展,舵主李式開。

    由此可見,這些幫派都是有淵源的,彼此之間相互交錯,很容易搭上關系。

    而在南洋也有洪門的勢力,在1960以前,新加坡的幫派叢生,多達300多個,包括“洪順堂”、“大赤軍”、“小義和”、“鳳凰山”、“北海堂”等。這些幫派經常為了爭奪地盤而格斗,血腥殘暴,所使用的武器林林總總,巴冷刀、匕首、菜刀、木棍、硫酸、鏈條都很常見。

    當然,單靠李朝庚和王璟夫妻二人,要想在眾多的幫派中殺出來,那是不可能的。

    秦笛也沒想讓他們赤手空拳去廝殺。

    不久,晏雪領著一個女子進來,來人對秦笛畢恭畢敬的行禮:“見過先生,聽說您來這里,弟子不勝欣喜!”

    進來的乃是杜蓉,她嫁的夫婿陳壽廷在廣東、香港和南洋有一些勢力,她的公公陳希哲既是資本家,也是精武會的扛鼎之人,名下有一所武術學校,在南洋幫派中頗有影響。

    秦地笑道:“一晃三年不見,你嫁入陳家,有沒有生下兒女?”

    杜蓉笑著答道:“啟稟先生,我有一個兒子了,才剛剛8個月。”

    秦笛道:“這倒是一件喜事,過兩天我去看一眼。”

    “好啊,先生,歡迎您和晏雪姐去我家里住。”

    寒暄幾句之后,秦笛道:“我這次來,是想在星洲做一筆投資,這兩位是我請來的經理人選,來來,彼此認識一下,以后阿蓉多幫幫他們,別讓他們在星洲受欺負就行。”

    經過一番介紹,杜蓉道:“先生您放心,我保證沒有黑幫騷擾他們,別的方面就不好說了,畢竟日本人掌控了星洲,我也要暫避鋒芒,躲在自家別墅里……”

    秦笛道:“我是來做投資的,講究循序漸進,潤物細無聲,不要驚動日本人。”

    兩天后,秦笛花了30萬英鎊,買下一家“星海置業”的小公司。

    這家公司的老板是英國商人,看見日本人來了,心里害怕,急著想要逃走,所以將公司半價賣了。

    秦笛買下星海置業之后,交給李朝庚夫婦3000萬軍票,再加上800萬英鎊,讓他們慢慢買入星洲的房產,只要在三年內花完軍票就行,英鎊等三年以后再用。

    李朝庚眼見著路子已經鋪好,前景可期,心里也就踏實了。他連刺客都做過,還怕做正兒八經的生意嗎?更何況,若是遇到難題,還可以找到幫手呢!

    隨后,秦笛和晏雪去了杜蓉的家里,兀蘭公園的邊上,有一個占地五六畝的院落,一棟兩層別墅,算不上十分奢華,但也有400多平方米。

    陳壽廷不在家,據說去了印尼。

    秦笛見到了小嬰兒,他伸手摸了摸孩子的骨骼,輕嘆道:“阿蓉,我實話實說,這孩子的資質,還不如你呢!將來頂多能修成暗勁,很難抵達化勁!”

    杜蓉笑道:“先生,練武太苦了,我還沒想好,要不要傳他功夫呢。”

    秦笛道:“稍微傳一些功夫,有助于強身健體。”

    “先生您說的對。”

    “如果不練武,這孩子的壽限不過百,大約90歲就垂垂老矣。若是刻苦修煉,有可能摸到110歲的門檻,你自己看著辦。”

    “這……讓我再想想……”

    陳家是練武之家,這孩子總要習武一段時間,至于能達到什么地步,那就很難說了,歸根結底,取決于心性。

    秦笛叮囑道:“你自己還要繼續修煉,切莫荒廢了武功!”

    杜蓉鄭重點頭:“是,先生,我每天都要練武兩個小時,感覺拳腳更有力氣了。雖然生了兒子,功力并沒有退步。前些天,我還出去偷偷刺殺了兩個日本軍官呢!”

    她轉頭看著晏雪,用羨慕的口氣道:“晏雪姐,這么多年了,你的相貌變化很小,而你看看我,分明有些老了!”

    這一年,秦笛42歲,晏雪31歲,杜蓉30歲。然而從外表來看,秦笛還像20歲的年輕人,晏雪看著仿佛十八歲,保持著青春靚麗的形象;杜蓉卻跟她的實際年齡一致,看著比晏雪大了10歲。

    晏雪上前擁抱她,笑著安慰她:“你這叫成熟,一點兒都不老。”

    秦笛又給了杜蓉一瓶丹藥,道:“雖然說,生孩子沒讓你功力下降,但是耗損了一部分生機。這是我親手煉制的補氣丹,每個月吃一顆,能幫你延緩衰老,保持功力處于巔峰狀態。”

    杜蓉感激的道:“多謝先生。”

    秦笛沉吟道:“阿蓉,我讓你繼續練功,其中暗含著深意。”

    “先生您請說。”

    “我也不瞞你,假如你練功一輩子,強化的不禁是肉身,更重要的則是武魂!我不能保證你的肉身永存,但我有秘法保住你的魂魄,讓你有轉世重生的機會!”

    杜蓉大吃一驚:“啊?先生,人真的能轉世重生嗎?”

    秦笛點點頭:“不是每個人都能重生,只有極少數魂魄堅凝的人,才有重生的可能。每一次重生,都會折損三成的神魂,若是換成一般人,即便能轉世,也多半有缺陷!所以我讓你繼續修煉,自今日起,我傳你‘鍛神訣’!雖然說你的資質有限,即便修煉50年,也不會有太明顯的改變,但是當你生死垂危之際,會爆發出強大的神魂力,屆時我才有施展大法的手段!”

    杜蓉聽了,心中激動,當即雙膝跪地,道:“多謝師傅!”

    秦笛傳了她“鍛神訣”,并且讓晏雪也跟著一起修煉。

    晏雪問道:“先生,我修煉這門鍛神訣,會有什么好處呢?”

    秦笛解釋道:“這門鍛神訣,如果是阿蓉修煉,主要強化三魂七魄;若是你來修煉,會增強神識,神識是駕馭法器的關鍵,也是未來施展‘分神訣’的基礎。有了分神訣,你才能扯出一絲神識,投入到分身的腦海里。”

    晏雪明白了,她雖然有分身秦櫻,目前還是小嬰兒,但是將來要想覺醒,必須要等她進階金丹之后,施展分神訣,才能讓秦櫻醒悟前塵往事,變成她的分身,要不然秦櫻便是獨立的人。

    秦笛和晏雪在星洲住了十天,然后便坐船離開了。

    杜蓉抱著兒子,看著他們的背影消失,才戀戀不舍的回家。

    秦笛和晏雪并沒有直返魔都,而是在越南的西貢上了岸。

    他們斜插西北,直奔緬甸。此時,10萬遠征軍正在緬甸奮戰!
qq捕鱼达人3d技巧 pk10赛车直播视频 股票配资穿仓 湖北快三遗漏数据一定牛 辽宁35选7好运4 好运快三是骗局吗 贵州体彩11选5走势图 股票涨跌对公司的影响 体彩排列五开机号试机号多少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合法 辽宁快乐12软件下载 怎样申购新股中签率高 幸运28预测神测网 黑龙江体彩6十1昨晚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遗漏 下载多乐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