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書架管理 | 推薦本書 | 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無圖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人仙百年 鬼雨

第351章 青幫南移

    抗戰勝利后,杜悅笙自以為勞苦功高,想趁清先生論功行賞的機會,撈個有影響的職位過過官癮,起初他把目光定格在魔都市長,以為自己起碼能當個副市長。

    然而結果他什么也沒撈著,清先生任命錢大鈞為市長、吳紹澍為副市長。

    接下來的1946年,清先生為體現“民主政治”,下令“民選”魔都參議會議員。

    杜悅笙信以為真,有意競選議長席位,哪知就在勝券在握時,忽然傳來清先生的口信:“議長一席,希望由潘公展擔任。”

    潘公展是CC系骨干,清先生的親信。

    杜悅笙自知胳膊擰不過大腿,在選舉結果出來以后杜悅笙當選議長,他馬上宣讀了一份辭職呈文。于是進行第二次投票,選出潘公展為議長。

    自此,杜悅笙就有點心灰意冷,跟清先生有了隔閡。

    他開始對秦笛的指示言聽計從,認真安排香港、澳門的事情。

    他心想:“比起清先生,還是秦師傅更加慷慨!不但在鳳凰城分給我不少錢,而且在澳門賭場,給我留了兩成的股份!我跟著他倒是不錯,既能掙到錢,還有個好的身體,對于來生,又有期盼,這可是打著燈籠也難找的好事啊!”

    于是,他抽時間弄了條大船,親自帶著500個青幫弟子,手里提著大棒,腰里別著手槍,橫掃當地小幫派,統一了澳門的黑幫勢力,派幾個徒弟在那里坐鎮,還聯系三合會的頭目李裁法,為賭場保駕護航。

    隨后,秦笛便徹底遠離政治,不讀書,不看報,不聽收音機,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琢磨結金丹。

    他的金丹已經完成了九成,剩下一成就是水墨功夫,急躁不得,需要慢慢來。

    晏雪的功力驟然升到筑基第八重,也要慢慢適應幾個月,所以兩個人都沒有前往洞天世界修煉。

    顧如梅已經回到魔都了,重新在蘭心大劇院演奏古琴,她的功力也有了很大的進步,距離筑基不遠了。

    這一天,她來到秦府,向秦笛請教。

    秦笛指點的筑基的方式,然后給了她一瓶丹藥:“十天吃一顆,吃完之后,你再來見我,我帶你去某個地方筑基。”

    顧如梅躬身致謝:“多謝先生。”

    秦笛問:“阿虎在做什么?他還在軍中嗎?”

    顧如梅答道:“他請假了,留在九寨溝修煉。”

    “好,你給他寫封信,除了抵御外侮之外,讓他消極對待內戰,不要多造殺孽。”

    “先生,我看報紙上說,國內已經停戰了。”

    “我知道,但這只是暫時的。”

    “您認為還要打仗?”

    “是啊,或許還要打幾年。”

    “最終誰會贏呢?”

    秦笛沖著北方一指,顧如梅就明白了。對此,她的認識很膚淺,并不明白其中的含義。

    秦笛也懶得多講,作為修真人,無論如何,她都不會受欺負,這就足夠了。

    “你現在只學仙音,稍微有些單調了。等你筑基之后,我傳你符箓和陣法。”

    “先生,您說的符箓,是道士畫的那種符嗎?”

    “道士畫的符,多半是假的。我教你畫真正的符箓。比如說仙鶴符,放出去就能飛。”

    顧如梅大喜:“真的嗎?竟然有那樣的符?晏雪姐,你會不會畫?”

    晏雪笑道:“我只會一點點。仙鶴符畫好了,可它飛不起來。”

    顧如梅問:“為什么呢?”

    秦笛解釋道:“因為這是末世,空氣中缺乏靈氣,仙鶴符只能飛幾十丈,因為得不到靈氣的供應,很快就會掉下來。要想讓它持續飛行,需要用靈石提供能量。而靈石在地球上很珍貴,所以許多靈符都沒法用。”

    “那我們學它有什么意義呢?”

    “總有一天,我們會離開這里。去了新的世界之后,靈符興許就有用了。”

    “先生,如果離開了這里,您會想念家人嗎?”

    秦笛嘆了口氣:“等到一個甲子后,你的親人一個個入土,也就沒什么好留戀的了。”

    顧如梅低頭不說話,她在想,以后是不是多回去幾趟,陪父母住一段時間。可是父母老是嘮叨“你為啥還不結婚”,這又讓她感到心煩。

    1946年4月中旬,秦漢旭和惠子從日本回來了。

    自此之后,他們每年有8個月待在魔都,4個月待在日本。直到1949年5月,才帶著小女兒秦汐,去日本長期定居。

    秦笛問三叔:“要不要翻修老房子?或者推倒了建新的?”

    秦漢旭回答:“就這樣保持原貌,滿滿的都是記憶。”

    后來,秦笛又見到大伯秦漢良,秦漢良的說法是:“我反正不回去住了,老房子你看著辦。推到也好,保留也好,都無所謂。”

    這時候的秦漢良,因為得到秦笛的饋贈,拿到明州家紡一半的股份,還有國泰電影院的股份,重新變成了有頭有臉的資本家,自然不在乎一座舊房子。

    于是,秦笛又跟三叔商量了一下,將屬于爺爺和大伯的房子推倒,在原址上建了花園。原本有2畝地的花園,如今變成了四畝大小,房子只剩下兩棟房子,顯得空曠了許多,瞬間提升了檔次。

    這可是在黃浦區,將來寸土寸金的地方,很少有四畝大的花園,還是十分顯眼的。

    秦笛已經打定主意,等到將來三叔離開,定居日本長期不回來住,他那棟房子也會被推倒,到那時周圍只剩下一棟房子,花園面積擴大到五畝。而以母親朱婉諾貝爾獎金獲得者的名頭,也不可能有人覬覦她唯一的房產。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取決于他的父母會不會留在魔都。究竟如何,還沒有確定。歷史太復雜了,留下來的科學家,很多人都受到沖擊。

    秦漢旭笑道:“阿笛,以你的驚人財富,住在這樣的房子里,還是顯得有點兒憋屈。你在日本的兩個溫泉山莊地皮都買好了,設計圖我也帶過來了,你看看,如果滿意的話,我下次回去,便請人破土動工。”

    秦笛大體瞄了一眼,笑道:“可以,回去就開始修建吧。三叔,你幫我在北海道買了牧場嗎?”

    秦漢旭道:“買了一個小型的牧場,只有五百多畝草地。好處是,它跟北海道的溫泉山莊挨著。”

    “那就更好了。過兩年我再去住。三叔,我最近沒看見秦湛,她在做什么?”

    “她從密電所退出來了,正在杭州養胎呢。”

    “喔,三叔眼看做外公了!”

    “哈哈,是啊。”
qq捕鱼达人3d技巧 红牡丹配资 辽宁省快乐12前三组选40期 十一运夺金选号技巧 如何做股票短线高手 福建体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二分时时彩开奖记录 河北排列7预测 湖南快乐十分复式投注表 甘肃十一选五预测 银行怎么给私募基金配资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360 六彩开奖结果直播现场 福建体彩11选5走 秒速快三规律怎么找 股票涨跌是人为控制吗 2020年今晚开奖结果